田园:为何中文推特大屠杀 3大原因和2大应对策略

——6月1日为何中文推特大屠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从5月31日起,大量以中文为主要语言的推特账号被封杀或者禁言。在数量上,有人说几百,有人说上千,还有的说近万。有少数发过中文推文、和被禁中文用户有互动的西方人发现,他们的账号虽然未被封禁,但是关注者的数量突然锐减。这件事情被披露出来,推特中文圈自然一片哗然。

在美国弗罗里达州联邦参议员马可·鲁比奥抨击之后,美国媒体亦跟进报导。推特公司不得不发表声明,公开道歉。

前副总统钱尼(Richard Cheney)的国安顾问叶望辉(Stephen Yates)等前政要,也对此事表达了关注。

截至目前,遭封停账号的确切数量尚不明确。斯伯丁认为“至少1000人”,叶望辉则称“大约700人”,有中国网友则形容这是“推特大屠杀(twitter massacre)”。

据我所知,这是推特公司第一次大规模针对某一种语言的用户实施封禁。但是,这不是推特公司第一次大规模封禁守规矩的用户,也不是该公司第一次因查禁言论而公开道歉。对社交媒体稍有观察的人都知道,一旦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些公司的说辞无非是以下几种:1)算法有问题,2)误操作,3)流氓员工。算法错误一次一次的上演,误操作或者疏忽一遍一遍的重复。迄今为止,好像没有人因此丢掉工作。

社交媒体的回答永远是这样的缺乏新意,如果你还相信它们很公正以及这些愚蠢的说辞,你要不是个左派,要不是头脑秀逗了。事实上,如果你谨守它们的规矩仍然被封号,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你的观点不受欢迎!推特这类的公司声称支持言论自由,实际上却是我们言论自由的一个巨大障碍。如果你因观点被封,就不要做梦去寻找正义了。到推特等那里去寻找正义,就如同到旧金山搜索没有排泄物、毒品针头的干净街道。2018年一个美国医疗协会因此拒绝在该市开年会。就好像去波特兰寻找和平、善良、宽容、非暴力的反法运动蒙面恐怖分子,这比大海捞针、骆驼过针眼还难。

有人问,这些公司为什么要这样做?答案很简单。首先,逐利是公司的本质之一,而维护我们的言论自由不是。若两者冲突,他们第一个放弃的就是道义和言论自由。推特等都是上市公司,每季度都要发布财报,每年都得交出成绩单。这些人看到中国那么大的市场,口水直流。要不然,扎克伯格会见原中共网路沙皇鲁伟时,干什么非要摆出一套《习文选》?小扎想进中国很久了!只是至今不得其门,所以才要学习《习文选》。哪天美国要严控社交媒体了,让小扎学习《川普文选》,以其极度反川的立场,估计他都愿意!推特创办人杰克·多西嘴上说无意进军中国,但是如何解释前几年雇佣一个曾经供职中共二炮(现中共火箭军)研究所的女人?即使杰克对中国没兴趣,难道推特高层中就没有一个对中国有兴趣的人?这些人没有一个是靠得住的。

其次,俗话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也许有人认为推特等都是大公司了,必然在公司内部管理中有一套完整的制度。但是,不要忘了,制度是人去解释、执行的。2017年,一个“流氓员工”在离职前删除了川普总统的推特账号。这件事情一下子让我惊醒:这些社交媒体公司绝不是什么中性的平台,它们其实就是民主党的宣传部,因为它们大多数的员工就是民主党的基本盘,就是反法运动蒙面恐怖分子。这些人作为言论的守门员,后果可想而知:你发色情图片,他们喜闻乐见;你呼吁川普应该被暗杀,他们欢呼雀跃;你宣扬白人都该死,他们支持赞成;你去挺川普,那就得小心了。著名演员詹姆斯伍兹(James Woods)在推特上就是这么被禁言的。推特给他的罪名是“Abusive behavior”(辱骂行为)。他根本没骂人,只不过痛斥通俄门猎巫式调查,并用了个标签“#hangthemall”(绞死那些叛国者)。

有人说,民主党人支持民主党可以理解,那为什么非要针对中文用户?我觉得有这么几种可能。第一别忘了,民主党是欧洲社会民主党的表亲(看架势,两家马上变亲兄弟了,都搞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上中共的远亲。在上世纪50年代之前,西方的民主自由对民主党来说如腐鼠一般,莫斯科、斯大林才是他们心中的灯塔。为了维持共产主义的完美形象,《纽约时报》记者不惜刻意隐瞒乌克兰大饥荒的事实。后来斯大林的画皮被揭开,民主党人对共产主义的苦恋终于告一段落,但是暗恋仍然存在。比如,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桑德斯自称终身是个社会主义者,蜜月都是在莫斯科度过的。另一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说,中共不是对手,而是盟友。推特等大公司里面,极可能存在这样一批把中共当盟友的人。他们也许不会公开维护中共,但是暗中打个太平拳,封杀几个敢于批评中共的账号,然后由推特出面推给算法,一点风险都没有,何乐而不为!

第二,民主党中有一翼坚定的威权主义者。他们唯一相信的就是暴力。为了打击川普,他们毫无底线。他们可以去偷、抢居民庭院中的川普竞选广告牌;他们可以黑衣蒙面,当街辱骂、殴打川普支持者;他们可以因为未成年人带“让美国再次伟大”(MAGA)帽子而攻击他人;他们善于伪造仇恨罪,然后嫁祸他人。一旦发生这样的事情,基本不用问,肇事者一定是民主党。他们连川普的推特账号都敢删,几个普通中文用户,算得了什么!

最后,有人说推特是不是被中共收买了。这个绝对有可能。那么多华裔员工,谁敢保证一个中共间谍都没有?8964大屠杀30周年马上就要到了。每逢此时,中共必在中国大陆四处扫荡,抓的抓,禁的禁,被旅游的被旅游。如果推特内奸配合一下中共的攻势,实不属意外。想在推特找气节,实在是找错了地方。

那么,怎么办?第一是坚持。如果无故被封,先转世再说。第二是投诉。推特、等都有类似机制,虽然颇有些聋子的耳朵——摆设的意味。第三,联系美国媒体。左媒虽然已全盘赤化,也许对你的言论遭到审查、禁止而拍手称快,但是表面上至少还要装出公正。可以充分利用这一点。第四,对于中国大陆来的人,类似推特的地方还真不多,但并非没有代替品。比如gab.com就提供类似推特的服务。这个网站宣称绝对不会审查言论。

最后一个策略就是不用社交媒体,但是不知道多少人能做到。要记住,你使用社交媒体的时候,你不是用户,而是社交媒体的产品。你替它们免费创造内容;你如果成网红,最赚钱的不是你,而是它们;每次推特的财报数据之一,就是账号数量和用户增长率。这样的吸血鬼,我才不要去养。我曾有两个推特账号,其中一个在推特开始封锁言论之后关闭,以示抗议。另一个只用作工作用途,至今不发一言。要我为言论自由的敌人做贡献,休想。

——转自《阿波罗网》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