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叶城外:从翠西说到川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最近中美两位女主播隔空对话引起海内外不少华人的关注,一些舆论认为中方女主播刘欣占了上风。实质上,这并非由于美国女主播翠西政经知识不全面或辩论能力差,而是因为翠西开始对话不久就主动放弃了追问与辩论。

从视频来看,谈话一开始时翠西显得有点“咄咄逼人”,但几句对话下来,见刘欣一脸谦卑诚恳,翠西的态度马上软了下来。可以看出,翠西是典型的美国“女孩”,无论多大年龄,她们一开始与人交涉时表面总是故意显得强势,内心其实简单善良,一见对方认怂,马上心慈手软。特别是当听到对方在一定程度上承认中国确实存在剽窃知识产权时,翠西面显意外之色,瞬间放弃了“对峙”,之后刘欣一直现可怜,便宽以待之,没有得理不让人地追辩。此处也并非质疑刘欣的谦顺,观者都明白,她不过是一个主播,那表情分明是在说:我真不是共产党员,千万别毁我,成不?刘欣整个的表白基本上与中共官方的说辞一致,她也只能这么说。另一面,刘欣敢在媒体上“隆重”强调她不是共产党员,可见现今共产党之力已何其弱。

值得注意的倒是另外一方,翠西的态度。其实翠西在一定程度上具有美国外交风格的影子。

20世纪70年代末,面对陷于绝地的国民经济,中共政权才决定施行改革开放的策略,为自救而打开国门。在对美关系上,很容易便得到了美国人的接纳与轻信。之后进入中国的外来资本和技术挽救了中共政权,使其能存活至今,给了其规正和更新的机会。美国整体上对中国的态度是宽容与帮助。

经过40年的经贸,此政权没有在价值理念和制度上改进,真正自救,并顺应自由和自然的国际社会的秩序,与他国相惜互益一同繁荣,倒像病变细胞一样,向外腐蚀,冲击了美国的经济,甚至越洋过海威胁到美国国内工人的生存。这正是现在川普政府发起贸易战和制裁中国企业的根本历史动因。

但与翠西和前几任美国总统不同,川普趋向于不在对正确做法的坚持上半途放弃。川普政府也许最初只是单纯从经贸公平的角度采取制裁手段,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中共的制裁政策正在自然而然地逐步转向聚焦问题的根本,即人权问题和共产党体制对世界构成的危害,并已开始采取措施迫使中共在这些问题上做出改变。如,美政府人员最近发出通告,将对迫害人权和宗教信仰者拒签,甚至已获签证或“绿卡”但参与迫害者也可能面临不准入境。其中受迫害最严重的群体在美可提交实施迫害者名单。再如,最近“六四”事件被美国官方称为“对和平抗议者的大屠杀”。后者同时也透显出正统的价值观和评判是非标准的一种回归。

正是共产党不尊重生命、反自然的体制造成一层层问题,美中显示出的贸易逆差问题是在表层。比如,几十年贱卖中国工人的血汗劳动是长期美中巨额贸易逆差的一个重要原因。再如,漠视他人的心血,窃夺知识产权每年给美国造成的数千亿损失。川普的智慧恰恰在于其对常理常识的坚持,从表层问题开始追问,一层一层不断追索至根源。从贸易逆差到结构改革,现开始聚焦人权

我从前曾在文章中说,川普是反共产主义的。共产主义的一个核心特点是从负面鼓动人心,并将其理论化,造成人群之间的对立及仇恨,以制造灾难,最终达到异化人性,毁灭道德的目的。其主要的着手点是人的妒忌心。如在历史上,中共煽动工人和农民抢劫资本家和地主的财产,甚至将其屠杀;再如,挑动人们相互揭批,互斗。其实是利用人的妒忌心,以公平之名,“平均”了人们的道德水准,使其降落到一个低点。直到今天整个社会的道德危机。

川普的外交风格则无意中反此魔道而行之,常常显示出以公平贸易的理念或其他政策施压,来提升对方的施政伦理和经贸道义。此点亦对共产意识及其势力构成反制。川普的风格是以公平让人守规矩走正,向上提升;共产主义是以“公平”叫人行恶,向下堕落。所以我从前在文章中说,川普是反共产主义的。无论他是有意或是无意。

很多分析说,中共如果不合作,川普还有B牌、C牌、D牌可以打。但无论打哪一张牌,最终的目的是迫使中共守规矩,遵守一个公理,而非如中共一样打任何一张牌都是为了维护其集权暴政和既得利益。再如,对待北韩的问题,川普也是以施压和正面鼓励的方式让其放弃核武,并尝试帮助其国走向开放与进步,而且是认真的。

当然,此处非指川普有多了不起,本质原因是,现在世界处于一个正在回归正统价值的时代,只是在秉持普世价值的第一大国美国的新总统身上表现得比较集中和明显而已。在这个时代,每一个个体,若想在回归的潮流中有所建树,无论在政治前途、公司经营、学业、技术等任何领域,必积极顺应正统的价值观,提升品行,方可成就。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