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专访李南央 李锐六四日记叹“何以谢天下”(上)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6月08日讯】【今日点击】(3484-1)

石涛评述

提要
专访李南央 李锐六四日记叹“何以谢天下”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石涛评述。那这期节目是咱们讲,89六四特集当中的最后一集。其实在整个讲89六四的这个,就是我们过去怎么说呢,整个这一套系列当中,跟大家分享的主要是我个人,在整个89六四期间,我个人遭遇过的一些故事。就是就凭借我个人的眼睛看的,是零散的、是切断的和零散的。

我印象比较深的呢,就是在5月17、18、19,其实是这个赵紫阳出事前后,就赵紫阳在温家宝的陪同下,到了天安门广场去看那些绝食的学生。那个时间呢当时在北京城出现的故事,就是我补充跟大家说我经历过的。

全北京人全出来了,只有康华公司的标志没出来,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公安局的人也出来了,在中山公园跟劳动人民文化宫,要镇压的,但最终他们没有出来。所以在那个大游行的过程中,这是我补充的资料。我当时是在天安门广场的这个,人民大会堂跟把角处,你知道它有那个,原来是有摄像机的,是一个摄像平台,是照那些国庆节啊、什么大阅兵啊,那个中央电视台放摄像机的位置。我在那个地方之下面我爬到那树上,那都是松树我爬到树上,在那儿待了将近一天,人来人往。

看到的,看到比如说比较典型的,我现在还记得比较清楚比较典型的,钓鱼台的大厨打了牌子,我们是钓鱼台的,讲江青啊讲中共的高官怎么奢糜。最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们吃孔雀肉,孔雀的肉,他们吃孔雀。那是在那个年代里,大家会觉得孔雀是一种不会被杀掉的,人们不会,不是鸡啊不是鸭,对不对,不是人吃的。他们怎么能吃孔雀肉,那大厨就去声讨,这是我印象满深刻的。

另外比较深刻的就是,当时已经开始绝食了,广场里全是人。在西边可以到了复兴门,东边可以起码到了东单,东单西单基本就全都满了。复兴门和东边的建国门,那个地方有很多开着各种车,去把人们往里送,往广场里送。而那上百万人相当有次序,救护车呼啸来呼啸去,去说广场又有学生饿晕了,又有学生饿晕了,又有学生饿晕了。有很多朋友后来说,那学生当时有些人没有真正绝食,有些人偷吃东西这个那个的,就我个人来讲无法证实。但就我个人来讲,我觉得在整个当时的过程中,人的那种精神,向中共抗争。但是你说向中共抗争吧,他们确实没有反共产党,这也是真的。

在确实没有反共产党的背景之下,共产党把人杀了,所以不是你反不反它,而是共产党代表的权力者他怎么想。一个崇拜权力的人,一个握有权力的人,他就怕别人抢走他。咱说句玩笑话,娶了个太太,太太很漂亮,现在太太都爱到外面招摇撞骗,招摇撞市,你带着到外面去招摇的时候,你自己挺牛气的时候,你看我太太多漂亮,别人多看一眼你就受不了。你带着太太出来就让人看的,人一看你又受不了,就这个类似,我只是打比喻,权力者类似。那男的也一样,对不对,你家你觉得你先生挺优秀的,先生那边出个女孩跟先生一打招呼,你底下就在大腿根上掐一拧,说,谁,干嘛来的你们俩有过什么故事,完了,还一样,这东西男女通吃。

我说的意思就是权力者拥有的那一份,完全超越于其他正常人,对权力者的判断对吧,对权力者的判断,共产党就是这个。所以学生当时很单纯,包括北京市民也很单纯,一直认为他们永远,他无论到怎么样,它不会杀人的,怎么折腾也不会杀人的。所以那个时候在北京充满了希望,人们变得善良,人们变得相互的一种信任,那是相互信任。善良、相互支持,那是真的过程。所以我讲说学生在这个绝食的时候,你看大家维护秩序啊,那个人与人之间那种相互关怀,都是人,但是他让出的那种救护车道啊,挺让人感触的,这是我个人挺让人感触的。

那江泽民是89六四最大的获利者,获利者,所以这是在我眼睛里看到的前后的故事,基本上我经历过的故事就是这些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每个人都有那个特殊环境下的那种,怎么说呢只能叫局限性,因为每个人都看到的是一面。包括后来说,在天安门广场撤出来的各种传说也都有,这都是传说啦。那在今天呢,在89六四最后30周年的时候,我看到很多人写纪念文章。比较两个特殊的人,一个是鲍彤,一个是李锐,这两个是体制内的高官对吧。他们在当时的回忆,就是现在对当时的回忆,我觉得给所有朋友有个借鉴之际,借鉴,因为他们是体制内的人。

专访李南央:李锐六四日记叹“何以谢天下”

李锐,在他的李锐日记里面,记述这段故事,被他的女儿讲给了自由亚洲电台。文章是这么说的:专访李南央,当时李锐的六四日记说何以谢天下。明报拿出了李锐日记中关于六四的部分,当时是中央顾问委员会的委员。六四开枪在北京血腥的行为痛斥不已,发出了事已做绝,何以谢天的质问。其实当时包括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习仲勋因为89六四,从而被邓小平轰出了北京城。所以到现在习近平的母亲,依然生活在住在深圳,不在北京。

李锐曾经是毛泽东的秘书,前中组部的常务副部长,中顾委的委员。当时的这个中顾委的委员会,中顾委就是邓小平领导,实际就是垂帘听政者,垂帘听政者。胡耀邦也好、赵紫阳也好,实际是被中顾委完全给控制。李锐他当时住在木樨地的部长楼,跟大家解释过部长楼,他当时正部级的官员。枪声渐近,在描写军人时,冲锋枪端的时候是斜射的,时而扫地时而朝天,他所看到和听到的民众伤亡的情况。木樨地打枪是最厉害,李锐住所靠近了长安街,同一栋楼不少人家人被子弹击中。他们住在六楼前面是一排车库,枪是仰角的正好可以打到7楼,比较起来还算安全,但他们是在阳台上看。

我们家对面的孙冶方家,那个铁窗上被打了子弹。孙冶方也是中共的高官。日记是由李南央按照李锐生前的愿望,捐给了史坦福大学的胡佛研究所,明年可能会向世人公开。日记披露他在家附近有多个住客遇难,包括保姆和幼儿,时任最高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关山复的女婿在家中被打死,另外一位13岁的小孩中弹,不准送到医院,抢救最后死亡。那关山复的女婿在家中被打死,说到这儿想起一个故事,就是薄熙来的老婆,薄瓜瓜在那个时候大概只有1岁是2岁,薄瓜瓜。就在89六四的时候,他的孩子瓜瓜是得病了发高烧,薄熙来的谷开来,坚持要送孩子上医院看病。薄一波因为这事把谷开来骂了,大骂一场,说子弹不长眼睛,而下令打学生的其实包括薄一波,八大老之一。

所以在那个故事中,在我们2012年,跟大家分享薄熙来、谷开来的故事的时候,谈到了这部分。所以当时应该是谷开来嫁到薄家之后,薄一波最发怒的一次,那当时我忘了薄熙来当时的表现是什么,但原因是孩子发烧,原因是这个。6月3日夜间跟4日凌晨,北京市民的愤怒,和党内开明派高官的绝望。李锐本人整日不宁,流泪不止,解放军上将萧克斥诉当局,千古罪人遗臭万年。体改委的副主任安志文,何以为党?何以为党?这话问得多蠢哪!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