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贵一时梦幻泡影 荣华一世过眼烟云

文/君子兰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6月17日讯】长须入梦

唐大足初年(武则天时期),有个书生随新罗使臣一同出行,在海中被大风吹到一个岛国,名曰扶桑洲长须国。国中之人皆长须,语言与唐朝的语言相通,人口众多,物产丰富,建筑和服饰与中国稍有差异。他们官署中的官吏品级,有正长、戢波、目役,岛逻等称谓。书生四处拜访参观,长须国的人们都很尊敬他。

海上航行(Getty Images)

一天,有人驾着数十辆马车来到书生住处,说长须国的国王要召见他。书生坐上马车行了两天才抵达王宫,身穿盔甲的卫士把守着城门。使者引导书生入城拜见国王,只见宫殿高大宽敞,国王威仪端坐。书生下拜行礼,国王微微起身,见他来自大唐上国,遂拜其为司风长,并招为驸马。却说那公主特别漂亮,美中不足的是腮边也长著长胡须,令书生郁闷。书生在该国地位声名显赫,富有珍珠宝玉,但每次回家看见妻子心情都不好。

长须国国王经常于月圆之夜举办宴会。一次宴会上,书生冷眼一看,发现国王身边的嫔妃一个个也都长著长须,于是有感而发,赋诗一首:“花无蕊不妍,女无须亦丑。丈人试遣总无,未必不如总有。”国王听后大笑:“驸马呀,你竟然一直在为小女的胡子而耿耿于怀吗?”书生在长须国一晃就生活了十余年,与长须国公主生育了一儿二女。

一天上朝,书生见国王和大臣面色忧愁,书生奇怪的问其缘由,国王泣泪道:“国家有难,祸在旦夕,非驸马出面斡旋不能获救。”书生吃惊的说:“如果可以消除灾祸,即使拼上性命,我也不敢推迟。”

国王于是命人准备船只,派两名使臣跟随,对书生说:“有劳驸马去觐见东海龙王,就说东海第三汊第十岛长须国有难求救。我们国家实在是太小了,龙王根本就不知道,所以一定要再三说明。”

龙(Getty Images)

国王流着泪同他拉了拉手分别了。

书生登上船,不一会儿就到了岸边。上岸后发现岸边海沙全是七宝沙,人都穿长衣戴大冠。书生就走上前去,请求拜见龙王。来到龙宫,只见如同中国佛寺壁画中所描绘的天宫,光彩耀眼夺目,不能正视。龙王走下台阶迎接他,又陪他顺台阶走上宫殿。龙王问其来意,书生说明原委,龙王当即下令速查。过了好一会儿,外面有人禀报:“所辖境内并没有这个国家。”书生又哀声祈求,详细说明长须国在东海第三汊第十岛上。龙王喝令使者:“仔细寻找勘查,快速回报。”过了一顿饭的工夫,使者回来,禀报导:“这个岛的虾正该供大王这个月食用,前天已经捉来了。”

龙王笑着说:“客人原来是被虾迷惑了。我虽是龙王,但吃的东西都必须遵照上天的安排,不能随便乱吃。现在就为客人少吃一点吧。”说着命人带他前去观看。书生见到如房屋大小的铁锅数十个,里面都装满了虾。有五、六只红色的大虾,大小如人的手臂,看见了书生就不断跳跃起来,好像在求救一样。

虾(Getty Images)
虾(Getty Images)

领他去的使臣指著一只大虾说:“这是虾王。”

书生看了不禁伤心落泪,龙王就命令放了装有虾王的这一锅虾,又派两位使臣送书生回中国,只一晚上就到了山东登州,书生回头再看那两位使者,原来是两条巨龙。

这是唐代段成式笔记小说集《酉阳杂俎》卷十四里记叙的故事。这位书生被海上大风吹到了一个神秘王国,被招为驸马,显贵一时,灾难降临方知真相。真是同床共枕十多年,不知娇妻不是人。而他到龙宫求救时,他的虾王、虾妻、虾孩已在人家的锅里,差点成了盘中菜。他被龙王送回中国,虾国荣华仿佛梦一场。

【唐】段成式撰四部丛刊子部景上海涵芬楼藏明刊本
《酉阳杂俎》前集(卷十四至卷二十)(公有领域)

南柯一梦

类似的故事还有唐朝李公佐的《南柯太守传》。这里是虾国,“南柯一梦”中是蚁国。说的是中唐时,有个东平人叫淳于棼的,与朋友在宅旁古槐树下喝酒大醉,恍惚间被一使者迎至槐安国,官至南柯太守,又被招为驸马,与金枝公主生了五男二女,荣耀显赫,一时极盛。后檀萝国进攻,淳于棼作战失利,公主病亡,荣华散尽,被遣返回乡,矍然梦醒。梦醒后,见家仆在打扫庭院,二友人尚在,斜阳犹未西落,杯中酒还未喝完。遂与二友寻槐下洞穴,原来槐安国是他家大槐树下的蚂蚁洞,但见群蚁隐聚其中,南柯郡、公主的坟墓等在蚁国二十年所历一一呈现。三人大惊,将蚁穴掩埋如旧。不料一夜风雨,群蚁消失。檀萝国则是宅东附近一株大檀树旁的蚂蚁洞,檀树上缠绕着藤萝。

蚂蚁(Getty Images)

蚁巢(Getty Images)

黄粱美梦

除了“南柯一梦”,还有唐沈既济《枕中记》著名的“黄粱美梦”。说的是有个姓卢的读书人,整天为得不到荣华富贵而苦恼。一次,在去邯郸的旅店里,遇到了道士吕翁,就向吕翁诉说自己的贫困和苦恼。吕翁给他一个枕头,叫他睡觉。这时旅店的主人正在煮黄粱(小米)饭。读书人在枕头上睡着后,做起了美梦,梦见自己封官拜相,娶妻生子,享尽了几十年荣华富贵。可是一觉醒来,他看到一切依旧,连店主人的黄粱饭都还没煮熟。刚才自己所享受的一切,不过是人家煮黄粱时自己做的一个美梦罢了。

南柯一梦和黄粱美梦现已是成语,意义相近,常用来比喻荣华富贵如梦一场,短暂而虚幻。淳于棼从自己的南柯一梦中觉悟了人生短暂,皈依道教,戒酒绝色,三年后于自家逝世。您从这些故事中领悟到了什么吗?人生苦短,转瞬即逝,唯有修炼正法,放淡名利,永保人身,方不虚做人一场。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