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深水埗发催泪弹 新唐人记者亲历烟袭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8月07日讯】8月5日,港人在七区集会后,很多示威者转到附近警署,包围警署继续抗议。警方在多区持续狂射催泪弹及少数橡胶子弹清场。新唐人、大纪元媒体集团记者柯婷婷、黄晓翔等在深水埗现场亲身经历催泪弹的袭击。

深水埗钦州街

8月5日21时半左右,从旺角转到尖沙咀警署聚集的部分示威者转至深水埗,在深水埗警署外聚集,警方其后前往增援。

21时40分,深水埗警署外警方举黑旗,之后放催泪弹。混乱间一名穿记者背心的男子头部受伤,流血倒地。

22时30分刚过不久,在深水埗钦州街的警方再次举起黑旗,说要释放催泪弹。

就在警方说“准备”之时,手持警棍、全副武装的速龙小队和防暴警察,敲打着盾牌,整体往前推进;接着,发射催泪弹。

随后,警察跑步往前推进,并再次施放催泪弹。

新唐人记者为保证解说清晰,直播期间尽量不戴防毒面具。现场大纪元新唐人媒体集团记者柯婷婷,就被浓烈的催泪烟呛得连声咳嗽,又随着镜头追赶跑步推进的防暴警察。

由于催泪烟气味过重,现场记者柯婷婷不断咳嗽,奔向街道民众一旁。

有媒体记者在给民众水和干净纸巾,民众见柯婷婷前来请求援助,便迅速帮助柯清洗。

接着,镜头一直不断地跟随民众。记者柯婷婷因吸入催泪烟,不断发出呕吐、咳嗽、呼吸困难的声音,但她还在坚持解说:“警方刚才多次施放催泪弹,驱散钦州街上的民众,(催泪烟)非常的呛鼻,已经是呼吸困难。”

柯婷婷:“别的记者也有,有一个记者叫黄瑞秋,她也是中了催泪弹,呼吸困难。当时也是有一些示威民众用生理盐水帮她清洗眼睛。”

大纪元新唐人媒体集团记者黄晓翔,接触催泪弹后,手臂出现红肿、刺痛。

现场还有不少民众,他们逗留街头,大多身穿轻便衣服,脚穿拖鞋,应该是周围街坊。

深水埗长沙弯道

接近8月5日24时,深水埗长沙弯道警方突然发射催泪弹。

“警察施放了催泪弹。警察向记者方向施放了催泪弹⋯⋯”现场新唐人记者柯婷婷呼喊著。

只听发射催泪的枪声不断,全副武装、手持警棍的警察跑步向记者方向推进。周围记者有的走避,有的仍在跟着推进的方向进行拍摄。

“警方一直在施放催泪弹,在驱赶民众。”柯婷婷再一次呼喊。

“抓人了。”呼吸不顺畅的柯婷婷解说道,“防暴警察在这边拘捕了民众。”

现场至少超过5名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抓住了一位身穿黑衣、头戴黑帽的民众。

镜头又转向另一边,该处烟雾弥漫,已经蔓延到周围的民居。

不久后,警方向后撤退。

在撤退的方向,警察又用警棍和语言威胁,暴力驱散民众。一度,柯婷婷也被防暴警察当作示威者进行驱散。

“记者,记者⋯⋯”柯婷婷一边被警察驱赶后退,一边解释。

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他们的眼睛就在她的镜头里。

警察手持警棍,依旧在周围不断驱赶民众。旁边还有多辆警车,民众则不断向警察解释著。

随后,柯婷婷出现在镜头前方进行解说,她身着写有“press”(记者)的萤光色外挂,头戴游泳镜,脖颈上还戴着耳机,并没有其它防护用具。

而她的背后正是黑压压一片的防暴警察,以及散在街道四周为数较少的民众。

“刚才警方进行了一波清场行动。我们也看到警方在举起黑旗之后施放了多枚催泪弹。”柯婷婷边解说边指著旁边的警车,“警方在清场的时候,跑到小巷子里面去抓人。”

柯婷婷解说道,就在刚才清场过程中,警方不仅施放了催泪弹,还发射了橡胶子弹。

之后,警方多辆警车开始撤离,周围依旧是全副武装、手持警棍的警察在巡查。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链接:大纪元新唐人记者不畏危险 坚守第一线报导
相关链接:新唐人香港直播 记者亲历强力催泪瓦斯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