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评述】香港正迎来一场“人民战争”(上)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8月24日讯】【今日点击】(3549-1)

【石涛评述】

提要
香港正迎来一场“人民战争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 石涛评述。今天是星期日8月25日,这是香港抗争第12个星期的开始的。6月9日那一天是星期日,西方是这么算的,还不是我算,是人家西方媒体算。你今天如果看媒体,在谈到有关香港抗争的问题,它会说这是第12个星期的第一天。在我们节目中大家看到的故事,我觉得看到的故事非常有趣,里面所包含的这种定数的成分呢,其实我个人就还一直讲那个概念,如果你对你自己的生日很在乎,你对父母长辈的忌日很放在心上,那就是定数。没有定数,就没有黄泉路上无老少这句话。没有定数,就没有民间的,这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说法。

没有定数,其实也就没有周文王。周文王当初见到姜太公,明明姜太公是被神派来的对吧,是被元始天尊派来的,他就干这事的。可是当文王去找姜太公的时候,姜太公得让道三次,都让了三次,让了三次之后他才见到姜太公。到了刘备三顾茅庐,人们只记得这个故事,人们却很少意识到,当时找这个姜太公的时候也是三次。而最早这个轩辕黄帝找广成子学艺,求离世之法,同样去了三次。所以我们说了,其实事不过三在哪儿,在天、地、人。意味着每一个生命,每一个人,我们都拥有我们自己的天,我们的地,我们的人的这一面。哪儿说哪儿了,这个完全都是我自己的理解的,完全都是我自己理解的。

如果我没理解错,天,是我们灵魂的来处,我们不死的魂魄。地,可能就是,可能是啊,这事我只能这么说可能是啊,就是三界里轮回转世这故事,我们转不出去了。我们转得最高,只不过到了跟七仙女他们那一面,可能跑得最高还在那儿,这是地,是指人的轮回转世出不去的这个环境,就被称为地。因为我们的魂魄是在之外,人,是我们这块肉。当这东西真的是这么回事的时候,如果你理解的话,简单,就这么一过脑子,有一点人的知识的话,有一点生命认识的话,你立刻意识到,诶!是这么回事儿。

天不在之外,我们自己的天如果不是我们灵魂的话,那修行就不存在,是不是这道理,修行就不存在。因为修行是出去,不在轮回中。如果地不是轮回,那我们哪儿来的跟你媳妇的缘分,我们的魂魄被困在这里,这是地。转着圈的,转着圈的,所以一切都是转着圈的一种概念。人是我们这一世这块肉,这一世这块肉。

所以你看当初姜子牙,在元始天尊那儿待了30年,但他还是三魂七魄,他还是个人,他就注定修不成。但赵公明不是三魂七魄,对不对,赵公明当他已经把三魂七魄混为一个体的时候,他才能够掌控那24颗定海珠。后来佛家里的二十四层天,为什么是二十四,不知道。西游记、封神演义,两本书是奇书。西游记讲述的是每一个个体人,其实里面蕴含着你的伟大。而封神演义在讲述著当你托生成人,这环境的一切叫万劫不复。

那在这个时候,今天我们看到的故事,一切都在定数中。我没跟你说吗,共产党从1921年到现在98年。他习近平这一次到莫高窟,第一次他去莫高窟,这一次到莫高窟,是2019年5月13日,到这个时间点98天,你怎么说吧,14个七。人说是12是最大,他应在14个七,14就是两个七,14七上加七,所以我说是他结了佛缘,就是结果的结,始终的终,终止的终,因为他用了那句话,现在都是终止这一切。很奇妙的,这是跟他的行为前后都对应。跟那个,你看莫高窟这个菩萨,这个窟,文殊菩萨这个窟是第61窟,6加1七。香港问题死了6个人,现在差一个,蛇打七寸。

推背图是第43图,4加3还是七,就讲著现在的故事,你说为什么?那书都不是我说的,都是人家老早就定下来的。七的定数是我说的,也不是我说的,人早存在的,只不过我一眼睛大一眼睛小,一蒙,蒙著,怎么会有这事儿,对吧。这是讲这是完结的标志,真的这是完结的标志。第二天他习近平就去了长城的头,

天下第一关嘉峪关。他从长城尾去了长城头,你看完了,他倒著走,这圈完了。他又去了这个红四方面军,叫西路军,那是张国焘的,在那里全军覆没,82年前。我不知道为什么82年前,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去那儿。

张国焘跟毛泽东完全分裂。毛泽东后来在这种相互对应的过程中,包括遵义会议之后,包括这个叫什么,西安事变之后,西安事变好像1936年。结果他们张国焘被弄掉的是1937年,中央给第四方面军下命令,一会儿往西,一会儿往东,让他就在这转悠。徐向前做为前线总指挥,在这个转悠过程中,被当地的马家军,8万多人就全给他吞掉了,打死在高台县,习近平去的就这地方。邪了门了,全军覆没。而西路军第四方面军,曾经是中共红军最强悍、人数最多。徐向前带了不到1千人跑回延安,张国焘从延安跑了。那他为什么去那?马家军是清末时期出来的家族势力,回回。习近平现在对新疆的政策,人家看,诶!这是啥回事咧。

然后他参观完高台这个西路军的展览之后,他去了养马场。你看,我跟你说,我都搞不明白,他去了马场,马场对应了马家军啊。他今天习近平对应了红四军,红四方面军。而下了这个嘉峪关之后,有人叫总书记万岁,万岁就是死了,对应着林郑月娥同一天说已经死了,已死了,我郑重说已死,她就用这词,中文说的。

这东西就是命,都是来算账的。

 

纽约时报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香港正迎来一场人民战争。这词用得,正迎来一场,还没打呢,打到这分上还没打呢。香港人之间巨大差距,他们却在几个月里面,形成了一个人,一波一波的抗议,反对来自中国的侵犯。这词,这个词,

反对来自中共国的侵犯,那一国两制怎么叫侵犯?争论的焦点在,在于是否采取非和平行动,还是如何避免暴力。跟占领机场做为例子,打了两个大陆人,其中一个是环球时报的记者。由于担心分歧,后来呢抗议者又道歉,因为他们的情绪不当所为。

 

香港正迎来一场“人民战争”

 

这件事情的原因,是香港警察装成抗议者,来达到香港警察不可告人的目的。做为抗议的人,我们看过一个,就是香港之路的一个短篇,抗议的人在香港在占领机场时候,接受媒体采访时候,他明确说,我们非常害怕,我们非常恐惧,我们没有未来。我们看到的警察也非常害怕,到我们不抗争,就更完了。非常真实的描绘著其中所有抗议者的心态,对吧。他是一只兔子,对方是一只恶龙,一切的权力都在对方的手里。那在那个背景之下,才出现了香港机场的这一份抗争。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