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港府和警察应该倾听李嘉诚的建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3个多月,至今无解。

有两个群体最累:一是坚持反送中“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香港民众;二是天天全幅武装参与镇压香港抗争者的香港警察。9月8日,91岁的香港首富李嘉诚,到慈山寺为香港祈福。他说,香港现时面对非常大的冲击,希望香港人能够渡过这个难关,亦盼年轻人能体谅大局,希望执政者“对未来主人翁网开一面”。法律与人情虽有冲突,只要双方都为对方想一想,可大事化小。

对于李嘉诚,现在中共是万炮齐轰。但是,历史上,中共经常这么干,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不也被万炮齐轰过吗?

古人讲:忠言逆耳利于行。在中共容不得任何不同意见的时候,有一个90多岁高龄的香港老人敢于站出来,说点不同意见,很可能是金玉良言。

香港警察是香港人,香港抗争者也是香港人。香港抗争者的“五大诉求”是什么?说一千,道一万,是希望香港有自由、民主、法治、人权。这不也是香港警察及其父母、妻儿期待的吗?

香港警察的定位是政治中立。香港警察入职都要发誓:“不徇私、不对他人怀恶意、不敌视他人”。

然而,在这场香港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反送中运动中,港府长时间对香港抗争者提出的“五大诉求”不正面回应,却把香港警察推到与香港抗争者冲突的第一线,令香港警民关系恶化到了极点。

对于香港警察成为政治运动的磨心,香港市民有深刻的认识。

9月4日,网上发表一封署名“绝大部分香港市民”致香港警察的公开信。信中写道:“我们本是同根生,是香港人,香港抗争者是为我们的未来而奋斗。他们争取是你和我们的幸福未来,捍卫香港的自由民主。”“请你们不要再用武力对待我们的年青人”!

香港警察中,也有不少有识之士。

7月21日,香港元朗地区发生数百个白衣人用棍棒等无分别殴打香港市民的“恐袭事件”。7月30日,“一群热爱香港的警务人员”发表公开信披露:

7月21晚,几乎所有新界北的警员,被命令呆守上环、礼宾府等,或被特意调走。元朗警区助理指挥官游乃强,对白衣人视而不见、不抓捕,是因为考虑到香港警务处副处长邓炳强曾任元朗警务指挥官,与亲共议员何君尧是结拜兄弟,为报答所谓“黑道恩情”,定时带手下跟元朗乡绅玩乐,还接受性贿赂。

公开信揭露,乡、绅、警、黑,关系千丝万缕;香港警务正副处长卢伟聪、邓炳强,“贪生怕死、玩忽职守”,警察公共关系科及高层“玩女丧志、欺诈公众知情权”。

公开信支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还点名要问责免职多位警队高层。

8月6日,一群“热爱香港,忠于警队的警务人员”在脸书上发表公开信。

信中写道:港府“漠视民意,强推条例,导致6.12警民冲突及其后一连串的地区示威事件”。“警队高层姑息养奸,视巿民生命安全于不顾,亦视社会秩序为无物。元朗袭击事件过后,处方对外一再强调当日指挥无误,现场同事行动合适,以上言论不得不承认直接影响市民大众觉得警队已无力维持社会秩序及保障巿民的人身安全”。

“警队士气已低无可低,警队声望亦已荡然无存”。

“卸下戎装,以香港人的身份退一步看,就会明白到彼方不是一场我们认知中的‘暴动’,而是一场有‘广大民意授权的运动’。因此,我们所学的防暴训练并不一定适用于现今的社会运动上。警察与巿民从来不应处于对立面,更重要的是理解与包容”。

“于警校受训期间,我们学识了服从与纪律,但我们从没有抛弃过做人的尊严及良知。当权者执迷不悟的时候,请不要一次又一次将我们放置于刀刃之上,利用我们当作政治问题的‘挡箭牌’”

当了11年警察的邱汶珊已于7月辞职。据德国之声报道,不愿透露身份的警察Tom受访时表示,他支持抗争者的五大诉求,认为整场反送中风波造成今天的困局,始作俑者是政府。汤姆打算辞职,甚至萌生移民念头。

许多香港警察家属都不希望自己的亲人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7月21日,200多名香港警察家属发表联署公开信。信中写道:“自6月12日金钟冲突以来,当我们每次闻看示威现场消息,均百感愤怒与心酸!我们愤怒:前线警员在因政治争议而起的游行示威中首当其冲,且必须服从高层一些不合逻辑和常理的指令、‘被’出生入死。前线警员被迫承担政府施政失误的后果,导致警民关系急速恶化,已临无法挽回地步。”

“我们心酸:指令危险且行动频密,惟指令者即使犯错,目前为止却无人须问责!前线警员长时间受社会严厉责骂、排斥,压力爆煲,身心健康已出问题,更因长期执勤或候命而影响家庭关系。当前线警员因种种原因有口难言,我们作为亲人只能默默承受。”

公开信向港府提出三个诉求:(1)不能继续以警员作为人盾;(2)成立法官主持的“独立调查委员会”,以公众认同的方式,找回社会公义;(3)保证警方高层从此不再下达不当指令。

香港警察曾经有过辉煌的历史,是“亚洲最佳”。

1997年7月1日,英国将香港交到中共手上时,香港是一颗“以廉洁的政府、良好的治安、自由的经济体系及完善的法治闻名于世”的东方之珠!

中共公开、明确向全世界承诺: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50年不变。然而,仅仅过了22年,所有参与镇压反送中运动的香港警察,不妨扪心自问一下:现在的香港还是“一国两制”吗?

警察使用催泪弹的历史可追溯到1912年。英国统治香港155年,发射过多少枚催泪弹?但是,最近3个月,港警发射了2000多枚催泪弹!抓捕1453人,伤者难以计数。网友Dayi Yeung爆料称,6月12日至9月10日,香港累计已有102起“自杀”个案!

香港警察中的黑警滥权、滥暴、滥捕,使整个香港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导致这一切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源于中共对于官、警、民关系的定位。警察是中共掌权者最重要的专政机器之一,是镇压民众的工具。

1997年中共收回香港后,当时的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及其“军师”曾庆红,通过他们在中央政法委的亲信,遥控香港中联办警务联络部,将香港警队一步一步变成中共镇压香港民众的工具。

今年香港警察镇压香港反送中运动还有一个大的政治背景,就是中共对法轮功长达20年的迫害。

从1999年7月20日起,江泽民动用全部国家机器,以古今中外最邪恶的流氓手段,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大迫害。江泽民以为,他可以在极短时间内铲除法轮功;但是,至今20年过去了,法轮功巍然屹立不倒!

20年来,全世界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坚韧反迫害,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滔天大罪,曝光于天下。2004年11月,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将中共反天、反地、反人类、反神佛的邪教本质,昭告天下。

从2000年8月香港法轮功学员朱柯明等向北京最高法院控告江泽民以来,全世界法轮功学员在几十个国家和地区把江泽民告上法庭。2015年5月以来,全世界约21万法轮功学员实名向北京最高法院控告江泽民。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伟大壮举。江泽民等一直处于担心被清算的恐惧中。

今年6月17日,英国伦敦“独立人民法庭”做出判决:中共反人类罪成立,其活摘良心犯器官已大规模存在多年,并仍在进行,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这个判决,令江泽民等惶惶不可终日!

中共对信神敬神、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长达20年的迫害,使中共堕落成全世界最腐败、欠血债最多、最卖国、破坏传统文化最邪的国家恐怖主义政党。

进入2019年,中共内外交困,四面楚歌。从外部来说,美国总统川普已将中共确定为美国最大的战略对手,以贸易战为先导,从军事、科技、人权、宗教、台湾、意识形态诸方面发动对中共的全面围堵;从国内来说,过去几十年积累的深层次矛盾都被激发出来,中共已陷入经济、政治、文化的全面危机中。

国难当头,中共不仅不思化解矛盾,相反,对民众的迫害变本加厉,将对法轮功的迫害扩展到对基督教徒、新疆维吾尔人、维权律师、金融难民等的迫害上。中共正在加速向“中国共产党亡”的末路狂奔。

过去3个月来,中共对香港反送中抗争者的镇压,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如出一辙。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1989年初,只有3%的德国人相信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德国统一。然而,正是在那一年的11月,横亘于东德和西德之间的柏林墙倒塌了。

此次香港市民反送中运动,不是一个偶然事件,不是一个局部事件,而是世界已进入从地球上最后铲除共产主义恶魔阶段的重大历史事件。这是顺应天理人心的历史大潮,是任何人想挡也挡不住的。

香港是一块神佑的福地。这块弹丸之地,既保有中国传统文化,又一直与自由世界互联互通,与普世价值接轨。融合中西,贯通古今,香港得以从一个偏僻的小渔村发展成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

香港市民乐善好施。有调查显示,90%以上的香港年轻人参与过公益活动。2008年汶川大地震,香港人捐款230亿港币,捐款之多,为世界之最。地震发生的第2天,香港首富李嘉诚就捐出3,000万,第3天追加1亿。

李嘉诚之所以能成为香港首富,是因为他信神敬神,是一个有德之人。

这里,我建议香港政府和警察,听一听李嘉诚这位90多岁老人的建议。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