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乾县弥陀寺主持骗财 败坏佛教声誉被实名举报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22日讯】编者按:我们这个栏目只是给网友提供一个发声的平台,无法核实事件的具体情况。

新唐人近日收到网友举报信,现刊登如下:

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

被举报人:陕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 姜锋
陕西省咸阳市常委、统战部部长姜锋 李晓静

我们实名联名反映陕西省咸阳市乾县弥陀寺主持释果宣历来败坏佛教声誉,公然打着佛教和政府项目的名义欺骗信众、设局诱骗坑害投资人钱财、恐吓谩骂殴打受害人员、威胁殴打僧人夺人寺庙等等恶劣行为,造成极大的社会影响。陕西省相关职能部门领导充当保护伞!

释果宣:俗家名彭继红,女,陕西省西安市人,中国佛教协会理事、陕西省佛教协会副会长、陕西省第八届政协委员、陕西省乾县政协常委、原咸阳市佛教协会会长(2018年12月已被罢免)、咸阳乾县弥陀寺住持等职务。

一、出家前行骗,出家后隐瞒虚构个人经历:

1、七十年代在下乡期间与有妇之夫生育一女孩。
2、嫁到陕西西安长安区楼子村后,育三个女孩。据知情人透露:因在外行骗,大约1982年前后被西安未央区法院判刑两年左右,之后躲入佛门(具体待核实)。
3、剃度出家后更是虚构个人简历:据释果宣的个人博客和网络公开信息,释果宣1980年在耀县大香山寺依宏贤法师剃度出家,1985年到1987年在福建闽南佛学院上学,1987年至今常住弥陀寺,任弥陀寺主持。据弥陀寺所在地陕西乾县三坳村村志记录:释果宣在1984年到弥陀寺。释果宣个人博客和网络公开资料显示,释果宣是1987年到弥陀寺开始建设的弥陀寺。
4、据当地多人证实,释果宣的第四个女儿彭悦今年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1980年剃度出家任多家寺庙主持的释果宣怎么能育有孩子?谁的孩子?

二、兴办慈善学校,让当地孩子冒充孤儿骗取社会声望和各种捐助:

据在当地深入了解,当地群众和当时在校的学生集体反映,释果宣的慈善学校实际收养的孤儿只有二十个左右,基本都是当地的孩子。据当地群众反映,为应付检查,释果宣还从其他地方借调孤儿,欺骗社会。

三、利用中佛协理事,陕西佛协副会长和咸阳佛协会长的名誉威胁殴打僧人夺人寺庙:
据上仁师傅实名反映,2014年前后,释果宣让社会人员半夜骚扰时任陕西乾县青龙寺主持和僧人,释果宣弟子释演能和释宽峰等带人殴打僧人,赶走上仁师傅等僧人,抢夺青龙寺。上仁师傅在当地报案无果,为免于被果宣等人迫害,只好离开陕西!此类夺人寺庙之事很多,管理职能部门可以再去调查。

四、释果宣极其弟子借用政府和佛教名义长期到处招摇骗撞,坑蒙信众钱财:

释果宣打着各种骗来的社会声望和所谓的“高德大僧”名义,忽悠信众和社会爱心人士供养捐款捐物,直接以各种名头直接索要钱财,不择手段。
让弟子出面,自己亲自接待,直接骗取企业和个人进行投资和捐款,释果宣本人不出具任何手续,精心设计、用政府项目名义和利用大家对佛家的信任心理,钻法律空子,形成骗钱套路,让受害人无法申诉,用心险恶。

五、释果宣从出家以来,形成以其弟子和社会人员组成的黑社会团体,狂妄威胁驱赶殴打要债人员:

1.1999年前后在山西金峰寺,河北菩提岛等地寺院,释果宣骗取企业和社会自然人投资,完工后拒绝付款,还让其弟子和社会人员直接动手殴打要工钱的人员。在金峰寺还骗取当地政府信任,利用政府名义骗取众多人员的钱财,坑苦了当地政府。据了解,金峰寺所在地高平市原政法委书记田新光夫妇因为受果宣牵累负债累累,加之身体多病,忧郁病死!田新光儿子田满囤也因此事连累,气氛异常!

2.多年以来,释果宣在陕西乾县弥陀寺,利用政府项目名义哄骗上十家企业和人员,让大家都血本无归,还强硬威胁殴打讨债人员,采取无赖和恶人先告状的方式,隐瞒和欺骗地方政府管理人员,让受害人员无处和无法申诉!

六、陕西乾县弥陀寺败坏佛教声誉,违规建设藏秘建筑:

1、乾县弥陀寺本为女众寺庙,但弥陀寺释果宣豢养多名男众做打手,甚至当地知情的村民反映弥陀寺有男女混住现象,一对一对的似夫妻住在一起,因此当地村民几乎没人去寺庙烧香拜佛,说弥陀寺乌烟瘴气,一派乱象,收留的人员来历不明。据村民和在寺庙打工的人员反映,弥陀寺收留有逃匿的犯法涉案人员。

2、据在乾县弥陀寺做工的民工反映,在弥陀寺僧人的斋堂竟然发现过大量的牛羊猪肉,该民工感到不可思议,该民工从此不再相信弥陀寺,也劝其他人不要再去弥陀寺烧香拜佛。果宣弟子佛慧几乎公开吃肉抽烟喝酒等。

3、乾县弥陀寺公开建设藏传佛教的秘法殿、孔雀明王殿、带有地下福位的藏传密塔等建筑,释果宣在汉地寺庙收藏密弟子,公开传播藏密,其弟子并以此为吃肉喝酒抽烟的借口。
4.释果宣一向霸道骄横,唯我独尊,自称陕西唯一的“佛爷”,大肆索要骗取信众钱财,欺骗信众,危害社会,走向了邪恶邪教的道路!

5、祝赵勇(佛慧、成功法师):身份证号:61010219660414091X,2016年7月陕西乾县弥陀寺剃度出家,释果宣的弟子,户籍地:西安市新城区东四路226号副10号。乾县弥陀寺释果宣主持的骗局代言人。

受害人实名联名反映陕西省咸阳市乾县弥陀寺主持释果宣长期以来败坏佛教声誉,公然打着佛教和政府项目的名目欺骗信众、设局诱骗坑害投资人钱财、恐吓谩骂殴打受害人员等等恶劣行为,造成极大的社会影响!

黎永冲夫妇被骗经过:

2017年12月底,黎永冲夫妇经朋友介绍认识高飞(陕西乾县弥陀寺主持释果宣干儿子),高飞以陕西乾县弥陀寺的名义与黎永冲夫妇签订了施工协议。在此期间,陕西乾县弥陀寺主持释果宣给黎永冲夫妇看了政府的立项规划,并说这是2018年乾县的重点工程。黎永冲夫妇于2018年3月9号开始进场施工。

2018年初黎永冲夫妇让设计院对弥陀寺景区进行整体规划与设计并进行基础施工,此后几次催要工程进度款无果。2018年5月23日,黎永冲夫妇在陕西乾县弥陀寺主持释果宣、佛慧法师和高飞诱骗下又与弥陀寺又签订了《项目合作合同》,被挂靠的公司由佛慧提供(陕西靝途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项目规划总投资约3.7亿元,用于弥陀寺禅养孝文化园整体规划建设,首期投资1.5亿元建设32万福位。合同签定以后黎永冲开始组建了销售和策划团队,并在西安君临大酒店租了两层办公室开始工作。后黎永冲夫妇发现事情不可控,就和果宣法师协商注册了“西安弥陀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把原合作合同作废,签订了另外一个合作合同,合作合同压在弥陀寺迟迟不给当事人。

在2018年7月22号,弥陀寺释果宣又以高温为由,把工地停工,但黎永冲夫妇坚持施工到8月20号。因为弥陀寺贴了禁止销售福位的通告,而全面停工。(后了解到政府已定为了违建)私下里释果宣哄骗黎永冲夫妇说这是应付检查,9月底就开工。一直欺骗黎永冲夫妇投资资金,至此黎永冲夫妇债台高筑。施工期间佛慧和高飞向黎永冲夫妇索要现金15万元。2018年10月8日,释果宣要求黎永冲夫妇给寺庙植树、绿化环境,又被骗进去17万元。2018年11月份释果宣骗取黎永冲的信任,黎永冲朋友借给果宣现金125万元。

黎永冲夫妇在垫资一千多万元做了福位的基础建设后,果宣坚持把资金打到弥陀寺寺管会(寺管会主任:果宣法师),由弥陀寺掌管资金使用,这样做违背合同、资金不安全的要求,投资股东坚决不同意,双方发生争议,释果宣单方让工程停工。合同被迫无法执行。
在工地施工和停工之后,释果宣以诱骗的形式给黎永冲夫妇不断索要供养,累计达20多万元。为了能够顺利结账,黎永冲夫妇只能默默承受。

2019年元月,黎永冲夫妇要求果宣结算植树款和工程款,果宣开始推诿,最后把黎永冲夫妇公司工作人员赶出寺庙,封锁公司在寺庙的所有办公室。施工工人向黎永冲夫妇逼要工资,黎永冲夫妇被迫带工人在冬天雪地里向果宣索要工程款,但是果宣避而不见,还挑拨离间、谩骂污蔑,威胁黎永冲夫妇如果和弥陀寺硬碰硬,要想好自己的下场和后果!

黎永冲向陕西乾县和咸阳市等各主管部门反映,无果! 2019年春节,追债人员打上门要钱,黎永冲身无分文,被迫借钱离开陕西礼泉县,躲债到四川成都老家过年!

2019年2月1日,政府下了批文,并说该项目属于违建。黎永冲在释果宣精心安排的骗局下,有家不能回。黎永冲认为这是在乾县弥陀寺主持释果宣和一帮人员精心策划下骗取投资人的信任,诈骗钱财的行为。

陕西乾县和有关部门领导声称“乾县弥陀寺建设项目”政府没有颁发任何政府文件,并说【干发改{2017}11号】文件系假批文。但在弥陀寺后墙挂的乾县宗教局的弥陀寺规划图,还有各级领导到弥陀寺视察和讲话,还有至今在政府网站上关于该项目的宣传!这种赤裸裸的勾结和睁眼说瞎话的行为,把我们受害人置予何处?释果宣甚至叫喧冤有头,债有主,叫我们不要找她。我们受害人就不知道谁是债主??债主是政府还是弥陀寺?

自从2018年四五月份开始,受害者们多次分别逐级向各级管理部门实名举报陕西乾县弥陀寺主持释果宣欺骗的事实,也向陕西佛协反映,但是均被无视而没有任何结果。受害者多次向陕西省委统战部实名举报,在陕西省委统战部的干涉下,咸阳和乾县宗教部门却和果宣一致认为是经济纠纷。

2019年三四月份受害者们向陕西省公安厅举报,举报材料被转给乾县公安局后,乾县公安局把举报的所有受害人员当犯人一样审问,只录取对弥陀寺有利的笔录,故意把诈骗案件引导到经济纠纷上去。据有人透露,乾县公安局在通知受害者们做笔录调查案件的前一天晚上和弥陀寺人员已经密商好了对付受害者们的方案!乾县公安局把举报人员当做犯人一样审问,毫不尊重举报人员。明显的具有包庇释果宣的嫌疑。

最终陕西咸阳和乾县政府管理部门都纷纷指责受害者们,均被以合同纠纷和没有提前向他们咨询的名义推诿和拖延著。(乾县公安局一个队长甚至告诉我们果宣就是一个坏人,只是骗得了你们外地人。乾县宗教局副局长甚至说果宣就是一个贯犯)

受害者们连续向陕西佛教协会实名举报释果宣的恶劣行为,陕西佛协推卸责任,否认释果宣是的陕西佛协的人,陕西佛协王副会长狡辩说释果宣没有拿佛协的工资所以不是佛协的人!陕西佛协秘书长宽严师父积极配合乾县宗教局联合歪曲事实,把弥陀寺诈骗演变成个人私人借贷!

多次向陕西省宗教局实名举报,没有实质结果。2019年4月份再次联名举报至今亦无结果!

咸阳宗教局李科长和乾县宗教局局长无视受害者的举报事实和提供的证据,只一味的替弥陀寺辩解,指责受害者,甚至拿着弥陀寺的伪造证据随便定性受害者是滋生闹事!政府官员和弥陀寺串通一气,公开替陕西乾县弥陀寺主持释果宣辩解,咸阳宗教局和乾县宗教局在咸阳市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李晓静和乾县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师虎的直接领导和授权下,对宗教系统一手遮天、恣意妄为,给上级隐瞒虚报实情,压制乾县公安机关对乾县弥陀寺主持释果宣的调查,忽悠欺压举报人员,对举报人的生死麻木不仁!师虎、李晓静是陕西乾县弥陀寺的保护伞代言人!陕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姜锋在多次收到举报后任袒护如此虚伪的所谓法师?!

陕西省咸阳市乾县弥陀寺主持释果宣在面对受害者时说,不管你到哪儿去告,陕西,中央,你随便去,我无所谓,哪怕你现在到联合国去告我!!

陕西省咸阳市乾县弥陀寺主持释果宣狂妄得觉得没有哪级政府能管得了她,并且说陕西、中央都有她的弟子、都有她的后台,联合国也管不了她?!

乾县弥陀寺主持释果宣采取恶狗先咬人的方式,和一些保护伞勾结,对受害人先发制人,显得好像自己有理,自己委屈,其实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假善人假慈悲,假借弟子行骗,对抗组织审查!释果宣口气狂妄!

至此,受害者们在陕西省竟然没有说理的地方,没人实际在管!受害者们无奈之下,只能向中央机构、社会各界实名反映我们的问题,揭露果宣的无耻无赖黑社会邪恶行为,让受害者们起码能活下去!受害者们坚信有关管理部门会调查和处理受害者们被恶意圈套欺骗的事情,也相信社会正义一定会得到伸张!也相信为维护社会正气,以陕西乾县弥陀寺主持释果宣为首的掩藏在佛教系统内的邪恶势力会得到彻底铲除!

希望上级领导严惩陕西乾县弥陀寺主持释果宣的骗子行径,还受害者血汗钱!严惩有关保护伞,还公众一个交代!!

以下受害人为不完全统计:

1、受害人上仁师傅陈述:

释果宣利用中佛协理事,陕西佛协副会长和咸阳佛协会长的名誉威胁殴打僧人夺人寺庙:
据上仁师傅实名反映,2014年前后,果宣让社会人员半夜骚扰时任陕西乾县青龙寺主持和僧人,果宣弟子释演能和释宽峰等带人殴打僧人,赶走上仁师傅等僧人,抢夺青龙寺。上仁师傅在当地报案无果,为免于被果宣等人迫害,只好离开陕西!

2、受害人任金平陈述:

1999年任金平在乾县弥陀寺跟随果宣,果宣让任金平去山西高平市金峰寺大雄宝殿做了十八罗汉和三个大佛,果宣只付给任金平不到一万工钱。后任金平去弥陀寺找果宣要钱,被弥陀寺的四个打手手持钢管撵出寺庙,任金平媳妇吓哭,任金平说自己惹不起果宣就不敢再要钱了。

3、受害人胡新民陈述:

1999年胡新民(现宝鸡政协委员)经人介绍认识果宣,带十二个工人给果宣在山西高平市金峰寺做了塑像等活。果宣哄骗着让胡新民垫了工资和材料费十几万元,但是果宣只给了一万两千元后,就不再给钱,让寺庙的打手把胡新民等人打出寺庙,胡新民气愤的说:果宣不但是佛教骗子,还是个政治骗子。

4、受害人陈述:

1999年前后在山西金峰寺,河北菩提岛等地寺院,骗取企业和社会自然人投资,完工后拒绝付款,还让其弟子和社会人员直接动手殴打要工钱的人员。在金峰寺还骗取当地政府信任,利用政府名义骗取众多人员的钱财,坑苦了当地政府。据了解,金峰寺所在地高平市原政法委书记田新光夫妇因为受果宣牵累负债累累,加之身体多病,忧郁病死!田新光儿子田满囤也因此事连累,气氛异常!

5、受害人陈述:

据受害人了解,1999年在山西高平市金峰寺,果宣诈骗人数很多,涉及被骗资金一千多万。被果宣使用极其无赖手段欺诈的企业和人员多不胜数,相关管理部门多年收到无数举报。乾县弥陀寺所辖阳洪镇派出所给弥陀寺出警和收到的报案不下十次,有人因为要被骗的钱被果宣安排的打手打伤住院两个多月,有人因为被果宣骗取一千多万哭昏在咸阳宗教局等。

6、受害刘小平陈述:

2017年6月,陕西兴平市油漆厂职工刘小平在朋友介绍下给弥陀寺供油漆,果宣承诺把油漆送到寺庙就付款,但是当刘小平把三万一千元油漆送到寺庙后,并说好油漆送到就付款,果宣以一贯无赖的方式一拖再拖,拒绝付款,反而威胁谩骂刘小平。声称不许再来寺庙要钱,最后彭继红干脆耍赖否认欠油漆款,一直不给。造成刘小平总计损失4.5万元。

7、受害人白航线陈述:

2017月3月份,在朋友介绍下认识了佛慧高飞。佛慧高飞给他大肆宣扬弥陀寺景区美好前途,吹嘘景区多么赚钱等!白航线也见了果宣,相信了弥陀寺和果宣,随即签了施工合同。2017年3月30日,乾县弥陀寺以祝赵勇的名义和我签订《工程承包合同书》建设乾县弥陀寺“莲花手指印墙、艺术墙体”工程,祝赵勇即弥陀寺僧人佛慧法师的俗名。佛慧索要工程保证金15万元、并向白航线借款30万元!佛慧在合同里承诺修建完弥陀寺景区的“二十四孝墙”后分12次付款,欺骗白航线说“二十四孝墙”结缘价值400万元,承诺给白航线分200万元,寺院拿100万元,佛慧自己分100万元。但是至今寺庙也没有还本钱,白航线因此负债累累。期间果宣安慰白航线不要着急,答应亲自给白航线钱。现在寺院和果宣佛慧不但拒绝还钱,还威逼白航线不许再来寺庙要钱!至今乾县弥陀寺不给我还剩余的200多万工钱,现在居然还否认白航线在寺庙干活的事!果宣还威胁白航线不许到寺庙要钱!

8、受害人崔涛陈述:

2017年初,崔涛在朋友张进京介绍下,在长安区丰裕口的观音禅院做了彩绘、油漆、木工、铁艺护栏、古门楼等总计32.6万元的活,到2017年9月完工时果宣只给16万元人工工资。果宣给崔涛说:“师爷不差钱,师爷出去一趟就有钱给你了,你这点钱还叫钱?”等。2017年11月份果宣又让崔涛去陕西乾县弥陀寺干活,让她的弟子佛慧和高飞安排做弥陀寺孔雀明王殿和九个福塔的彩绘壁画。

崔涛按照果宣和其弟子佛慧的要求设计了多个方案,果宣认可了其中一个,总造价219664元。施工期间佛慧和高飞让崔涛开车不断拉着他们在外面跑,花费很大,但是佛慧和高飞不但不给钱,还要崔涛管他们两吃住和零花钱。2018年2月份,果宣回到弥陀寺,让崔涛加急施工,说:“你这点钱算什么,弥陀寺活多着呢,够你干很多年,师爷不会亏你钱,以后师爷直接给你工钱”等等。

但是在崔涛东借西借钱垫了十几万时,果宣不给钱!5月份工程完工后,工人急着回家收麦子,在多次催要下果宣只给了几万工钱,其他钱拖着不再给了,崔涛陷入极端困难中,孩子上学都是问题!现在果宣不但不给钱,还给崔涛打电话威胁不许再要钱,让崔涛等著,有人会收拾崔涛! 扬言再敢要款就打死崔涛!

2017年到2018年分别给释果宣师父当主持的终南山观音禅院和乾县弥陀寺干的油漆绘画等活,拖欠我三十多万工程款,至今不但不给钱,还威胁我不准再去寺庙要钱,我一下处于极度困难之中,生活都成问题,现在弥陀寺还欠我35万不给还款。

9、受害人侯忠选陈述:

2017年初,侯忠选经人介绍下认识了陕西乾县弥陀寺主持释果宣的弟子佛慧。佛慧让侯忠选给乾县弥陀寺装修办公室,干完活之后释果宣的干儿子高飞让侯忠选去释果宣的观音禅院有一批急活让我干,从此侯忠选认识了释果宣。经释果宣同意,侯忠选带领二十多人给观音禅院做装修活(涂料、油漆装修),完工后,只付给了侯忠选2万元。

之后,释果宣四次当面给侯忠选说让侯忠选带人去弥陀寺做涂料、油漆装修活并承诺干完活后观音禅院和弥陀寺干的活全部结清,结果只给了侯忠选5万元。2017年年底给了侯忠选2万元。至今,释果宣再未付一分钱。工程总计费用还欠50万元左右。但至今寺院释果宣不再给侯忠选付款,果宣反而打电话让侯忠选滚出寺院!侯忠选认为果宣和其弟子根本就是打着佛教和政府工程的名义欺骗,没有做人的基本素质,出尔反尔,言而无信,是佛教的败类!

10、受害人郑式坤陈述:

2017年2月份,郑式坤在佛慧和高飞的带领下到西安长安区丰峪口观音禅院拜见了果宣师傅。果宣亲口给郑式坤介绍说“乾县弥陀寺东沟树葬工程是乾县重点工程,并列入乾县政府工作报告内。寺院工程资金绝对有保证,不会拖欠一分钱工程款,你们大胆去干,以后还有大量的工程给你们做,具体和我的徒弟祝赵勇(佛慧、成功法师)去谈,我已经全权委托他全面负责寺院景区建设了”等。

2017年2月26日,郑式坤正式和佛慧签了施工合同并开工建设“树葬工程”,佛慧向郑式坤借款17万元。在施工过程中佛慧以各种理由迟迟不付工程进度款,诱骗郑式坤继续垫资建设!在郑式坤发现弥陀寺没有任何建设手续被果宣、佛慧、高飞等师徒欺骗时,已经投资了130万元!后郑式坤和弥陀寺多次交涉,在2018年2月11日佛慧承诺从3月起在9月15日前按照工程本金分多次结清!但是,至今一分不给。

11、2016年11月16日,佛慧法师(祝赵勇)以“乾县弥陀寺佛像墙项目城建处”负责人的身份,以建设乾县弥陀寺佛像墙(万佛墙)的名义骗取陕西兴平市黄炜(610421197305220514)20万元,佛慧法师(祝赵勇)至今以各种理由拒绝归还被骗款,目前祝赵勇失联。但在受害人准备联名报案时,高飞却突然主动联系黄炜说还钱,继续哄骗。

12、2017年9月1日,乾县弥陀寺主持释果宣干儿子高飞以“乾县弥陀寺佛文化旅游景区管理委员会”负责人的身份,以“弥陀寺孔雀明王殿建设项目”的名义骗取“兴平市世欣商贸有限公司”刘欣50万元。款打入高飞提供的所谓寺庙专用账户内(开户名:罗芳儒,农业银行:6028480228691986472)。至今高飞拒绝还款,失联。事后查明“乾县弥陀寺佛文化旅游景区管理委员会”的章子是高飞私刻的公章,该管委会也是高飞虚构的,而当时弥陀寺孔雀明王殿实际早已建好,但是没有正式挂牌子。在受害人准备联名报案时,高飞却突然主动联系刘欣说还钱,继续哄骗。

13、2018年元月份,高飞以释果宣干儿子、祝赵勇以乾县弥陀寺监院身份,以弥陀寺孔雀明王殿购买佛像的名义骗取陕西名石电子商务有限公司80万元。在陕西名石公司发现被骗后,去寺庙追要被骗资金,释果宣让社会人员殴打名石公司人员。后在陕西名石公司不断举报和陕西省统战部的干涉下,在陕西乾县宗教局办公室,释果宣才被迫付了骗借陕西名石的钱,协商对陕西名石造成的损失和其他欠款计65万元会后解决。但是至今遗留问题没有处理,释果宣和其弟子祝赵勇还谩骂污蔑名石公司,威胁名石公司。

犯罪嫌疑人释果宣对外宣传自己能代表弥陀寺景区项目的开发主体,借此与他人签订大量的投资协议和索取钱财,收取了巨额的款项。犯罪嫌疑人的上述行为不仅已经导致多数被害人巨大财产损失,还给社会造成了重大的负面影响。犯罪嫌疑人没有履行合同的能力。该项目的立项文件存在问题,而且没有用地批准文件,新建建筑被列为违章建筑,要求强拆。事实上犯罪嫌疑人完全没有该项目业主的实际履行能力。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4条之规定:“犯罪嫌疑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手段,骗取他人赞助费等款项,数额巨大,自身又没有履行能力,其行为已涉嫌构成合同诈骗罪”。《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6条规定:“犯罪嫌疑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涉嫌构成诈骗罪。

希望上级部门给予积极处理为盼!

致礼!

举报人:
黎永冲,四川威远县碗厂镇古埝村6组27号,身份证号:51102419750919819X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