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共党衙内们的反应透露了什么

我在很早之前便收到美国普渡大学工学院的邀请,今年秋天会在那里有一场演讲。后来,他们决定与文学院一起合办,共同邀请。于是我在七月便写好演讲稿,发给了大学。

今年秋天刚开学,普渡大学便公开了我将到那里演讲的消息。

那些靠着上辈人在中国国内利用权力贪腐搜刮来的民脂民膏被送到普渡读书的马列子孙们竟然以CSSA(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的名义向普渡大学的管理层写抗议信,要求他们取消邀请我演讲的计划,并以“否则将在校园里进行游行抗议”相威胁。大学通过电话向我表示,绝不会对他们利用美国言论自由破坏他人言论自由的无理要求做任何的回应,在普渡我想讲什么,他们都欢迎,一定会保证我想讲什么就讲什么的言论自由。

不过,我们还是就“用什么题目更好”交换了看法。后来,把原来的“中共绑架中国、祸乱世界”的题目变成了“人工智能与人权”,增加了一些意在强调必须防止中共独裁政权利用民主国家开发的现代人工智能,监控自己的人民、践踏人权的内容。

没想到那些衙内们竟然把我们对题目的修改看成是他们向校方抗议后大学被迫妥协的一个成果来宣传,以此向中共邀功请赏。就在演讲开始前三个小时,我看到了这则消息。在晚上的演讲中,我通过准备好的讲稿狠狠地揭露、痛批了中共流氓集团怎样长期迫害人权的反人类罪行;讲明了中共如何利用人工智能、现代科技打造面部识别和动态识别系统,配合天眼工程监控人民,迫害人权捍卫者,防止中国实现民主。

演讲中我强烈呼吁世界各国的科技公司,不要做中共独裁者的犯罪帮凶,要像防止恐怖分子拿到核武器那样,防止中共独裁政权拿到现代科学技术。呼吁民主国家的国会、议会应及时立法,禁止利用现代科技迫害人权,防止人工智能被反动组织作为犯罪工具,阻碍人类的发展进步。

据全程贴身保护我们的警察透露,很多中共国来的留学生因没有入场票被警察挡在了门外。不过,在提问环节还是有一些小粉红精心准备的自以为有难度的所谓难题来问我,比如:印度有民主,贫困人口却占10%,中国没有民主,但贫困人口只有3%,还说这是来自CIA的消息。在之前通话中,校方曾暗示我,他们会向我提难题。娇生惯养的衙内们能提出什么样的难题?真是高看他们了。

我在演讲前与众教授们交流时,得知普渡大学2018年悄悄地关停了所谓的孔子学院,此事在校内连个通告都没发,更别说有媒体报导了。目前,全球针对中共邪党的抗议此起彼伏,国际形势随着对共产专制邪恶本性的认识越来越清楚,抵制其毒化影响做出各种改变的举措也日趋明朗。无论是大张旗鼓,还是润物细无声,都在迅速地向“共产党专制是人类的毒瘤”这一共识推进著。

面对这一大趋势,中共只有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可小粉红们似乎没有他们的家长们那么有城府。要知道,衙内们急不可耐地跳出来为中共站台是会有后果的,衙内的家长们一定会因衙内们的冒失而惊慌失措,叫停他们这类坑爹也坑自己的狂妄无知和愚蠢行径。就算衙内们为家人和自己考虑,也要为树倒猢狲散那天的到来积点阴德,留条后路,这才是衙内们的当务之急。

透过衙内们的反应,我仿佛看到了中共高层的惴惴不安与无可奈何,共产大厦的倾倒在即,“上帝让谁灭亡,必先让谁疯狂”,衙内们的疯狂正透露出共产暴政气数已尽,天数已定,谁也无法逆转。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