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翎燊:弊端丛生的中国高等教育

今年恰逢家里有晚辈高考,打电话跟我咨询报志愿的事。在经历过令我极度失望的四年大学生活后,我不关注中国的高等教育已经很多年了,亲戚的一通电话倒是让我回想起自己多年前在北京上大学的经历,中国高等教育的种种丑恶也渐渐浮上心头,让我恶心得难受。

一、盲目扩招,学位名不副实

翻看中国高考历年的招生数据,不难发现无论是高考录取人数还是录取率总体上而言都呈上升趋势,即便是个别年份有所回落,其变化幅度也非常小。2018年高考共录取考生790.99万人,录取率达到81.13%,与1977年录取27.3万人,5%的录取率形成了鲜明对照。

我并不否认目前中国的高等教育比起文革刚刚结束的时候有所进步,但这爆发式增长的招生人数中间难道就真的没有一点猫腻?正当我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电话那头的亲戚抢先向我说出了一个可怕的事实:“现在考零分都有学校要!”

考零分都能上学?怎么可能!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而电话那头的声音却慢慢道出了玄机:虽然一、二、三本和大专都有对应的分数线,但由于近些年高校扩招太甚且新学校层出不穷,导致很多大专院校的冷门科系招不满人甚至招不到人,于是他们只能在专科批次的补录环节降低标准,再加上大专的计划招生人数多于实际招生人数,“零分被录取”这种原来只会在电影中上演的荒诞剧便堂而皇之地进入了现实世界。

大学盲目扩招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教育质量的下降和学位的贬值。在上个世纪,拥有一纸全日制本科甚至大专文凭就能找到很好的工作,然而现在的大学生和大专生很多却只能找到端盘子、扫地这样技术含量不高也难有发展前景的工作,2003年甚至传出了轰动一时北大文科状元迫于生计当屠夫的新闻,连中国的最高学府—北京大学都沦落至此,可见中国高等教育的质量贬值有多严重。

当大学变成人人都能进的厕所,大学文凭变成人人唾手可得的厕纸,大学还有意义吗?

二、学术舞弊,假货泛滥成灾

如果说盲目扩招点燃了中国高校教育质量下降的导火线,那么学术舞弊无疑是对其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和无数的莘莘学子一样,刚迈进大学校园的我怀着一颗渴求真理的赤子之心。但短短几个月之后,我发现我渴望的一切原来竟都是妄想,因为造假在这所大学早已成了家常便饭:出勤率全是假的,课后作业都是抄的,论文可以花钱请人代写,连期末考试都会允许考生互相传抄答案。这样的大学,与我心中纯洁无暇的象牙塔简直是天壤之别。

学生还只是学术舞弊的最下层,造假、作弊顶多是为了混个学位。但大学教授参与的学术造假却足矣对大学的声誉和科研工作造成毁灭性的影响,其中影响最甚的莫过于十几年前的“汉芯事件”。

2003年2月,时任上海交大教授的陈进委托他弟弟从美国某公司买来一款芯片,雇来民工将芯片原有的表示磨掉刻上“上海交大”的字样,伪装成研制出来的国产芯片向政府邀功。一时间,陈进声名鹊起,在党媒“中国人有自己的芯片了”的假新闻的炒作声中成功骗取了上亿元的科研经费。即便是在2006年陈进被人举报造假之后,他也只是被撤销公职,上亿元的科研经费至今仍不知所踪。

今天中国身陷贸易战旋涡,芯片也成为西方国家要挟中国的手段,中共政府一面借华为之口欺骗人民,一面偷偷派人跑到国外出卖国家利益跪求谈判,如此颠三倒四、狼狈不堪的吃相安之不是平时学术造假太过的结果?

三、崇洋媚外,歧视本国学生

我在大学时代因为英语成绩优异,曾受学校指派为留学生当翻译,因此“有幸”进入过一般人不被允许进入的留学生公寓。一进去我就震惊了,这哪是什么公寓?分明是宾馆的豪华套房!留学生一人住一间房,房间不但装修精致,还配有厨房、厕所和24小时的热水供应,沙发、电视、空调一应俱全,连Wifi用的都是当时国内最先进的4G网络外加“翻墙”用的VPN。而我们呢?我们也是学校的学生,是正儿八经的中国人,住的却是一栋有80年以上历史的危楼,墙壁已经开裂,有的地方甚至已经被青藤腐蚀;我们两个人睡一张上下铺,8个人一个房间,50个人共用一个厕所;我们夏天没有空调,冬天的暖气也时断时续,供水、供电都时常出现问题。

我正欣赏著留学生公寓里的种种陈设,忽然迎面走来一个管理员,二话不说就把我轰出去。站在留学生公寓的楼下,我仿佛看到那栋精致的四层小楼处处都写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类似的事其实还有不少,远的不说,单是今年就发生了好几起:山东大学被爆出给每个外国留学生配三个“学伴”(且都以女生为主);福州一名埃及留学生殴打交警,结果只是被学校批评教育;北大以47万奖学金录取汉语成绩不及格的菲律宾学生……

中国高校待外国留学生如此之好,他们又是什么感觉呢?

我曾与一位同我关系较好的加拿大留学生谈及此事,对方听完之后没说话,只剩一脸鄙夷的表情。

孟子曰:“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一个处处歧视自己,轻贱自己的国家,又怎能得到别国的尊重?

四、洗脑教育,扼杀大学精神

“大学精神”大学的灵魂,是大学自身存在和发展中形成的具有独特气质的精神形式的文明成果,它是科学精神的时代标志和具体凝聚,是整个人类社会文明的高级形式,其本质特征可以概括为创造精神、批判精神和社会关怀精神。

现在中国内地的大学看上去都有模有样,有学生,有教授,有校训,有五花八门的学院、专业和课程。然而,无论学生上的是哪一所大学,读的是哪一个专业,都要上一门在国外的大学几乎看不到的课:马克思主义哲学(下面简称“马哲”)。

马哲学课不仅是必修课,而且学分奇高,在我的印象中大学语文的学分是3分,大学英语的学分是3分,高等数学的学分是4分,马哲的学分竟有6分之多,是语文课和英语课的总和。好在那一届的大学领导都有过留洋经历,思想比较开明,在实际计算绩点的时候马哲会以4个学分计算。

为什么实用性并不强,也不收国际社会欢迎的马哲课的学分会那么高呢?答案很简单,马克思主义中共邪党的立“国”之本,大学里的马哲课就是中共邪党洗脑大学生,让大学生对党惟命是从的工具!

然而这门哲学又能世界带来什么呢?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近一百年来的经验告诉我们,马克思主义带给世界的是战争、屠杀、饥饿和专制,时至今日,马克思主义已经在全球范围内造成超过1亿人的非正常死亡,这其中,有至少7000万人的非正常死亡发生在中国。

更可怕的是马哲对于大学精神的毁灭。大学生群体作为通过国家选拔的,拥有一定智力水平的人群,本应拥有独立的创造精神、批判精神和社会关怀精神。但在马哲强制性的洗脑下,中国大学生本该具有的大学精神被套上了一层枷锁:创造精神可以有,但创造的事物必须符合党的精神;批判精神可以有,但是批判共产党就要坐牢;社会关怀精神可以有,但是关怀异议人士、维权律师、法轮功学员等群体就是自寻死路……总之一切一切都要顺从党的意志。在这种精神高压下,学生或是因为真的相信马哲,或是因为恐惧,都自觉或不自觉地成为了学术进步和社会发展的阻力。从前短短三十余年的民国时代大师辈出,今日中共篡国夺权七十年大师却寥寥无几就是这个原因。

马克思主义,一个坏透了的思想,除了维护自己腐败的既得利益外,中共当局还有什么动机强迫学生接受它?

其实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并不难,只要中国人民团结一致,同心协力地要逼中共解散,马哲就回顺理成章地退出大学课堂,失落已久的属于中华民族的大学精神也能慢慢地在故土上生根发芽,像民国时代一样结出累累硕果!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