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设“安全地带”跨境扫荡库德族民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0月11日讯】土耳其9日跨境入侵叙利亚北部,打击库德族民兵团体人民保卫军(YPG)与库德工人党(PKK)。库德族率领的“叙利亚民主力量”(SDF)此前放话将“不计代价”抵抗土军进犯。为此,联合国与阿拉伯联盟均紧急召开会议,欧盟(EU)呼吁安卡拉停止此一片面军事行动,美国国防部则封锁土耳其取得联合情报监视资讯的管道。

挥军扫荡库德族民兵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当地时间9日下午4时10分在推特(Twitter)上推文,土耳其和叙利亚国民军(Syrian National Army)对达伊沙、对人民保卫军及库德工人党展开“和平之泉行动”(Operation Peace Spring)。他推文表示:“我们的目的是要摧毁试图在我们南部边境形成的恐怖走廊,带来区域和平。”

叙利亚国民军是叙利亚反对势力组成的武装部队。达伊沙(Daesh)是激进武装团体伊斯兰国的别称。

9日,土耳其军队和结盟的叙利亚反对势力先对库德族民兵发动空袭。土耳其国防部10日表示,行动开始以来,土军空袭和榴弹炮共击中181处军事目标。

土耳其接着试图对边境城镇特尔阿布雅德(Tel Abyad)发动地面突击,但库德族自治区实质军队“叙利亚民主力量”表示,他们击退了这次攻击。

“叙利亚民主力量”指出,他们在叙国更为偏东地区拉斯埃恩(Ras al-Ain)地区阻挡了另一项进攻行动。他们的军队在塔尔哈勒夫(Tal Halaf)及阿鲁克(Aluk)一线对抗土耳其占领军的入侵行动。

不过,土耳其国防部坚称,这次“和平之泉作战行动”(Operation Peace Spring)如计划彻夜从空中及地面成功进行,攻占了“既定目标”,但未说明目标为何。

土耳其媒体报导,这次行动的主要目标,是在深入叙境30公里并沿着拉斯埃恩及阿布雅德之间大约120公里边界的地区设立土国所称的“安全地带”。

2019年10月9日,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发起“和平之泉行动”,图为叙利亚北部已见浓烟。(BULENT KILIC/AFP via Getty Images)

联合国开闭门会议 阿拉伯联盟紧急会商

针对土耳其的军事行动,由15个理事国组成的安理会,应英、法、德、比利时和波兰5个欧洲理事国的要求于10日举行闭门会议,讨论。

联合国发言人哈克(Farhan Haq)表示,秘书长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十分关切”叙利亚东北情势发展,“所有军事行动都必须完全遵守联合国宪章和国际人道法”。

阿拉伯联盟(Arab League)各国外交部长也将在埃及要求下,12日齐聚开罗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土耳其对叙利亚领土的侵略行动”。

阿拉伯联盟副秘书长萨基(Hossam Zaki)认为,土国的进攻行动“趁人之危,对一阿拉伯成员国的主权发动攻击,违反国际法,令人无法接受”。稍早的另一项声明中警告,土国快动作展开的攻击行动,“恐助达伊沙重整势力”。

2019年10月9日,土耳其对叙利亚城镇塔尔阿比亚德(Tal Abyad)发动空袭。(BULENT KILIC/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10月9日,土耳其对叙利亚城镇哈萨克省东北部城镇Ras al-Ain发动空袭。(DELIL SOULEIMAN/AFP via Getty Images)

埃尔多安挑战大

中央社报导,埃尔多安数月前即扬言发起这项跨境军事行动,对叙利亚的库德族民兵发动攻势或许可满足支持者期待。库德族民兵掌控叙利亚幼发拉底河(Euphrates River)东岸土地,虽然是华府的盟友,却被安卡拉视为“恐怖分子”。

同时,埃尔多安还扬言,如果欧洲国家用“侵略”来批评土国军队的“和平之泉行动”,安卡拉将“开门把360万难民送去欧洲”。

土耳其拥有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仅次于美国的第2大军力,先前两度跨境进入叙利亚展开军事行动。安卡拉这次出兵锁定库德族主导的叙利亚内战军事同盟叙利亚民主力量(SDF),而SDF已放话将“不计代价”抵抗土军进犯。专家评估,SDF或许拥有可能对土军构成威胁的反坦克与防空武器。

美国国防部7日将土耳其从打击伊斯兰国(IS)联军的联合空中作战中心(Combined Air Operations Center)空中任务指派系统中移除,土耳其取得联合情报监视资讯的管道也遭封锁。

目前不清楚美方是否禁止土耳其战机使用叙利亚东北部空域。若土耳其在这处空域遭到禁飞,地面攻势势必受挫。

尽管战事刚起,但已有分析针对安卡拉可能“任务偏移”提出警告。埃尔多安以沿边界在叙利亚东北部设置约400公里长、32公里宽的“安全地带”为口实进军邻国,虽然强调“对叙利亚东北部没有野心”,但安卡拉没提出明确退场策略。

土耳其得提防库德族民兵反击,边境城巿蒙受威胁。土耳其东南边境的尚勒乌尔法省(Sanliurfa)杰伊兰帕纳尔镇(Ceylanpinar)9日遭叙利亚境内的迫击炮攻击。马定省(Mardin)努塞宾镇(Nusaybin)则遭到来自叙利亚东北部城市卡米什利(Qamishli)的6枚火箭攻击。

土军跨境后的形势演变将使叙利亚民主力量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达成什么协议,令人关注。

而土军进兵叙利亚库德族区,隐含的经济风险很高。如果这项行动对仍未从去年货币危机中全面恢复生机的经济造成持续性压力,那么出兵造成的伤害恐怕将超过埃尔多安得到的短期政治利益。别的不提,光是川普7日声称扬言毁灭土耳其经济的推文就造成里拉重贬2.2%,为6个月内最大贬幅。

美国国会因为土耳其采购俄罗斯武器而磨刀霍霍,安卡拉早已蒙受制裁风险。现在川普逆转叙利亚政策导致国会激烈反弹,一旦库德族平民丧生或流离失所的消息登上媒体,国会对安卡拉出兵一事采取报复措施的风险也将随之升高。

欧洲联盟(EU)则呼吁安卡拉停止此一片面军事行动,并批评安卡拉准备在夺下的土地上建立“安全地带”,认为强迫重新安置叙利亚难民的作法“不符合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UNHCR)规定的国际准则”。

(责任编辑:程以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