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中共猛抓思政课 党化洗脑害少儿

近期,中共教育部、组织部、中宣部等五个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新时代中小学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表明中共将在中小学加强洗脑宣传。该文件从侧面反映出大陆中小学马列课的现状:师资不足,职业不具吸引力。中共近来频频高调向左转,凸显其“维稳”忧虑之深,亦当令外界警醒:红色“教育”还要毁掉多少孩子!

70年来,中共在大中小学层层安排思想政治课,作为其愚民政策的一个重要部分。这类课程充斥虚假的内容和空洞的理论说教,历来不受欢迎,这些科目的教师之形象也大大受损。为了应付考试和领导,老师硬著头皮讲,学生闭着眼睛背,家长无奈兴叹。大量国家资源、人力和时间被浪费在无用、无趣且有害的思政课上。此乃中共治下的教育怪像,毁人无数。

据陆媒报导,中共教育部相关负责人介绍本次《意见》的思路时称:“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落实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

此说引人质疑处有三:第一,泱泱中华,承传五千年文明,中国的学校教育为何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以社会主义为方向?当前,马克思主义早已被证明为灾难学说,社会主义处在被诸多政府抛弃、遭到普遍唾弃的境地,中共反而抱住马列不放,逆世界潮流而动,只能把国家和人民拖离国际文明的轨道。

第二,中小学是少年儿童树立人生观和世界观的最重要阶段,在社会科学领域,学生们需要了解中国和世界的历史,公民和政府的概念,重要的哲学流派以及主要宗教等等。可是,中国的孩子却被剥夺了接触这些内容的权利,中共当局把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以及中共领导人的观点混杂起来,作为唯一正确的理论,强加给不谙世事的学生,迫使他们在童真年代就开始批判资本主义,陷入课本与实际生活严重脱节的混乱,并且在疑惑中展开背诵谎言的人生。

第三,中共把贯彻党的方针和“立德树人”并列,其实是自相矛盾。党化教育何以立德、树人?

中共的“祖师爷”马克思弃上帝而信撒旦,写下污秽的幽灵之书。中共信奉无神论,崇尚斗争,宣扬暴力夺取政权,中共的发家史和建政史贯穿着谎言、整人、杀人、迫害人。党员们争先恐后地贪污、淫乱,前腐后继、祸国殃民。

上世纪1966年8月,北京的“红卫兵”在一个月内就打死了1772人,遇害者包括中学校长、老师、打人学生自己的父母、邻居等市民。“红卫兵”并未因命案受到惩罚,他们颠覆伦常、砸烂传统,是在听党的话、跟党走。

1970年2月,安徽省固镇县人民医院门诊部副主任方忠谋因为说了些支持刘少奇、邓小平、彭德怀的话,被丈夫和儿子张红兵举报,因此被军代表抓捕。事后,张红兵应要求写了揭发其母的材料,最后还写:“枪毙方忠谋!”当年4月,方忠谋被判处死刑,执行枪决。张红兵还到了行刑现场,他“大义灭亲”的事迹被中共宣扬。多年后,张红兵常常梦到母亲,醒来后嚎啕大哭,痛悔当初。

1989年六四事件后,中共开始在重点高校实行学生信息员制度,即安排学生监视教师、鼓励告密。几十年来,这一制度不断推广,甚至扩大到一些中学。

此次中共下发的《意见》还提到,“对在教育教学活动中损害党中央权威、违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按相关要求从严处理”。“损害党中央权威”、“违背党的路线方针”指什么?就是不按党的规定照本宣科、说假话,就是敢于讲出真相,包括向学生和同事等揭露中共的罪恶,介绍共产主义在世界范围的灾难性实践,弘扬中华传统价值观,维护普世价值,为大陆受迫害民众说公道话等等。

1999年7月,中共发动镇压法轮功后,对法轮功的迫害被延伸到大、中、小学校园。在时任教育部长陈至立的指挥下,诬陷法轮功的内容被编进中小学政治教材及各级考题,坚持修炼法轮功的师生被开除、劝退、抓捕。法轮功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中共教育系统配合迫害,逼迫广大教职工和学生远离“真善忍”。

2008年,北京画家、前八一中学美术教师秦尉被学校开除,只因他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秦尉历经冤狱,失去工作后以教授绘画为生。他始终坚持低收费,处处为学生和家长们考虑,深获赞誉。2016年5月,秦尉第八次被公安绑架,2017年7月又被判刑两年半。这样一位德艺双馨的人才,被剥夺了教书育人的权利,饱受折磨,无法在社会立足。

如今,中共要加大力度,封闭中小学生的思想、割断他们与传统的联系,企图将其打造成忠于党的奴隶。对此邪恶计划,中共美其名曰“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令人不寒而栗。红色基因将在少年儿童的心灵里埋下什么种子?那绝不是“真善美”,更不是传统的仁、义、礼、智、信,而是谎言、野蛮和暴戾。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