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评述】中共四中全会非典型安排引发各种猜想 关注换届、疲软经济还是香港问题(下)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0月26日讯】【今日点击】(3603-2)

提要
中共四中全会非典型安排引发各种猜想 关注换届、疲软经济还是香港问题(下)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石涛评述。大家看我这期节目的时候呢,北京应该开四中全会,10月28日。结果10月28日恰恰是阴历的10月1日,农历的10月1日,而农历的10月1日被人们称为,被北方人,中国北方人称为叫寒衣节,中国的三大鬼节当中的最后一个。要给自己死去的亲人,先人啊烧衣服。在香港抗议当中,在黄大仙那些地方,曾经出现过香港人烧衣服,借助当时的鬼节。南方的鬼节跟北方的鬼节,稍微有一点地区上的差异。烧衣服是因为北方要过冬天了,得给自己的亲人带去东西,到了那边冬天了光不溜条他不舒服。另外烧钱买冬储菜,或买点猪肉,现在日子不好过,上下是对应的,我说的意思是上下对应的,是不是猪肉不知道,上下是对应。

它在鬼节上,鬼节这一天它开会,开到10月31日,10月31日万圣节。这世界上西方发达国家,最重要的一个节日,鬼出来,满街都是。通常那天晚上,孩子们会到各家去,我个人从来不过。有个朋友很有本事,很早之前了,他住在新加坡,他说石涛你知道过万圣节的时候,新加坡满街都是鬼,晚上出来,所以鬼都是晚上出来。而共产党习近平在10月1日,招鬼上身之后,共产党却在中国的鬼节,洋人的鬼节之间开鬼的大会,他要不是鬼才怪。那为天灭中共做出了一个人员上和时间上的安排。跟大家分享这期节目的下半部分。

中共四中全会非典型安排引发各种猜想 关注换届、疲软经济还是香港问题

中共四中全会非典型安排,引发各种猜想,换届、经济疲软、香港问题。在我个人眼睛里,这个东西就是完全是表象,完全是表象,它就是一个过程。这种过程就是说当它该死的时候,它今天换成西服了,明天换成大襟了,后天穿着裤衩出来了,无所谓,换什么衣服都没用,到点儿就死了。所以我们现在探讨的叫非典型安排,就是在人的环境中,都会被人解读成要出状况。含意,什么叫四中全会,我觉得这没什么可讲的啦。然后十九大上的正式中央委员,超过两百人,主要是省长、党委书记、军队主要负责人,各主要部门。

而通常召开,比如十八大、十九大是这么开的,他们的核心是政治局常委,我个人觉得这都无所谓啦。然后它提到说,在全会当中比较著名的,是十一届三中全会通过的改革开放。那这一次的会议有什么特殊的时机?十九大之后第二天开的一中全会,然后2018年,连续召开了二中全会、三中全会,所以四中全会跟三中全会之间,超过一年半,很少见,不是很少见从来没有过。一年半发生了很多事情,贸易战、西方的摩擦、中国经济的不景气。而对习近平而言最大的危机是香港。高敬文这是香港的教授啦,他说这种拖延有些奇怪,其中一个可能的原因,习近平觉得中央委员内部有人对他修宪、贸易中缺少让步,以及集中权力的方式不满。

我个人以为呢,是有两种情况出现了。就是在他修宪之后,就习近平修改宪法之后,他完全在把自己塑造成第二个,毛泽东第二,毛泽东2.0,我觉得这是显而易见的。所以当政治局常委都已经,政治局常委不在他眼睛里,政治局是被他用来随便吹牛皮的对象。而他的吹的牛皮,全都是王沪宁满足他的意愿。王沪宁最大的本事就是主子要1,他跟你说到10。主子处理一件事,说这事儿估计有90%吧,他给你弄到200%、300%。他能够把主子打了个嗝,放了个屁,把主子说得能够天花乱坠,这是王沪宁的本事,这是王沪宁的本事。那任何朝代改朝换代的时候,边上一定有这种东西。

另外一个人,洋人来的,美国人说很罕见 2018年连续召开,而这么久之后又召开四中全会。我觉得这个一点不罕见,二中全会、三中全会的召开,就是为了他修改宪法。宪法修改完了,他已经成为思想了,成为核心了,成为蝎子拉屎独一份了,再开不开无所谓了。弄那么多复杂,文人就复杂了。四中全会它说主题不尽相同,大多跟共产党的体制有关,通常是这样。这一次的主题叫国家治理体系,和叫治理能力现代化,政治局要做报告的。而习近平此前讲话提到,国家治理体系跟治理能力,涉及到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等。这些都是骗人的,什么意思,习近平连说话的能力都没有,习近平连说话的能力都没有对吧,这个精甚走向一切,还什么治理能力,这个能力那个能力的,都是骗人的,全是王沪宁编的。

那现在他是把自己放在这个台子上,就是共产党的党政军的所有体系,他自己一屁股坐在上头,所以谁想弄他只能拆这台子,别人够不着。那只能把台子拆了,共产党就完了,所以现在是这个场面,而不是他的能力。没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是句实在话,美国人讲,是没人知道。过去这种事情往往有大事情公布,改革开放,但现在习近平打破了一切。他很可能需要将重点放在几年后的领导换届上,解决香港、中美贸易问题,但我觉得不会宣布什么重要决策,各自说法不一啦。

甚至他认为可能不会讨论香港事务,因为这个分歧太大了,中央委员会的规模也太大了,不希望内部表现分裂。讨论香港问题,香港问题是他习近平一手促成的,所以就讨论香港问题,就在讨论习近平自己。

吴强:经济金融是重点,他说这届会议其实就是往年的三中全会。我个人觉得另外一回事啦,我个人觉得,我跟大家说是鬼在开会,这些人在人间表现出,是中国共产党的核心人物,那在阴间就表现出同样是。这么讲,习近平招鬼,你知道他招哪个上来的,他背后是谁,他也不知道对吧,我相信是对应的。应该是往年的三中全会经济为主题,从发布的消息来讲说,经济议题虽然不在其中但很难避开。而在过往的时候,四中全会往往讨论的是意识形态的问题。意识形态那就是跟党走,意识形态的概念,其实就是一个生命属性的问题,是信党不信自己,党要跟你进行斗争。9月分的讲话中58次提到了斗争,显示目前的状况。58次斗争很大是身边内在斗争。要凝聚力量展现信心,高敬文认为必然通过这次会议,展现他的控制权。而最大意义在于,动员各级领导人的重要任务,大家要有共识。

我个人觉得谈不上,他的控制权早已拥有了,他的控制权早已展现了,不用了。他是只是在这种环境下,他逃避不了这种开会的模式,他个人没有什么太大能力。逃避不了这种个人的模式,或者说他根本逃避不了天意。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说,你问他为什么你现在拖这么久开四中全会,他很可能说,哎呀,大家都说开, 不开不合适吧,大家都喝水,不喝不合适吧,很可能的。有朋友说应该不会,就像我说的,四中全会召开的时间是对的,三中全会的时间不对,可是没有媒体去讨论,这么讨论,媒体只讨论说是不正常的,一个道理。

所以文章最后就提到,每年两会要向媒体打开大门,但中共的会议通常是关闭的。可能会发生很多事情,也可能什么都不会发生,这是高敬文说的。当人无论你多有本事,可是你否定鬼否定神佛的时候,不在生命上看问题的时候,就是这种说法。精英的哲学,逃避自己对现实环境中不把握的这种客观状况。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