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炮车放毒?绿色和平:蓝色水含有毒化合物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0月26日讯】香港警方动用水炮车对付示威民众后,不少被蓝色水剂射中的示威者和记者都有灼痛、过敏等不适症状。非政府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日前发布报告,指蓝色水剂中可能含有害催泪溶液,或另外两种催泪性有毒化合物,会令人出现长时间过敏症状,严重的还会引起化学灼伤。

蓝色水剂或含有毒化合物

绿色和平组织10月24日发布报告,指出初步化验结果显示,港警水炮车发射的蓝色水剂最少含有色素与黏合剂,虽然目前尚未完全分析所有成分,但当中可能含有害催泪溶液,或另外两种催泪性有毒化合物。

绿色和平分析,催泪溶液与胡椒喷雾的成分类似,对眼睛及呼吸系统都有直接影响,也对皮肤有严重影响,短则一小时过敏现象会消退,若暴露在高浓度下,可能出现长达四星期的过敏反应,严重的还会引起一级或二级的化学灼伤。

港警自8月底使用水炮车对付示威民众以来,不少沾染到蓝色水剂的示威者和记者都有灼痛、起疹或过敏等情况出现,与警方使用的胡椒喷雾导致的不适症状极为相似。

10月20日,港警出动水炮车“清场”时,刻意向尖沙咀清真寺正门喷射“蓝色水”,酿成公关和人权灾难。当时在寺门外与友人聊天的香港商界领袖、印度协会前主席莫罕.禇简宁(Mohan Chugani)等人被水炮射中,莫罕从头到脚都被浇上蓝色水剂。

莫罕后来接受《大纪元》专访时说,当时他就感到全身灼热,眼睛整整约20分钟看不到东西。虽然当天已即时冲凉洗眼,但一天后仍感到身体痛楚、眼睛肿胀。

他本想去私家医院治疗,没想到一家熟悉的私家医院医生却建议他不要去急症室,“因为急症室的那些医生未必知道那些化学药水有什么化学品,反而政府医院的医生会比我们知道多一些。”

但公立医院急症室医生也表示,没接获官方通报有关“蓝色水”的成分,只是按病人临床症状治疗。

在政府总部,水炮车向示威者喷射蓝色胡椒水。(MOHD RASFAN/AFP/Getty Images)

融乐会总干事张凤美当天也被水炮车射中,她说,皮肤持续数小时有灼烧的感觉,洗也洗不掉,质疑政府“是否需要这么毒辣”对待抗争者。

同一天,警方在“清场”行动中还一度将蓝色水剂射向深水埗一间餐厅,水剂经冷气机洒入餐厅内,有食客及员工感不适。

24日,香港副救护总长曾敏霞在消防记者会上,被提问到如果被蓝色水射中应如何处理,她说救护人员会按指引检查眼有否受影响,有需要会用蒸馏水或生理盐水洗眼;若病人呼吸困难会提供氧气及尽快送院。但她没有回应是否了解蓝色水所含物质及毒性。

警方8月25日首次出动水炮车镇压香港抗争运动,但对于水炮车喷射的蓝色液体的成分,一直没有清楚交代。警司刘肇邦曾在短片中称,颜色水是对人无害的食用染料,有机物会残留在衣物及皮肤表面,以供警方辨识示威者是否曾在示威现场。

虽然警方声称蓝色水剂安全,但中文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陈竟明表示,他从清真寺看到,蓝色液体色剂浓度相当高,令人担忧,“颜色可能加了化学剂,那它有什么协同的效应,令大家感觉更加受到腐蚀性的化学剂灼伤。”

胡椒喷雾令皮肤溃烂

除了蓝色水剂,警方使用的胡椒喷雾也被指对抗争者身体造成伤害。海外社交媒体脸书账号“劳工组”发文并配图称,有抗争者被警方用类似胡椒喷雾包装的不明化学物喷中,造成皮肤溃烂,现场救护员也表示从未见过这种情况,不知是什么物质,推断可能是强碱性液体。文中提醒其他抗争者小心。

在网上流传的诸多视频可见,港警随意掏出胡椒喷雾对人群乱喷,有的示威者已被港警制服在地,港警仍对其头部直接喷射胡椒喷雾,令示威者十分痛苦,令网友愤慨。

网上还有视频显示,一群港警对手无寸铁的女市民,狂喷胡椒喷雾,令该女士发出痛楚的叫声,有男士奋不顾身上前将女子带离警方,不少市民为女子冲洗眼睛、脸部。网友留言怒斥港警是流氓团伙。

催泪弹酿生态污染

此外,反送中运动爆发以来,警方使用大量催泪弹,催泪弹虽然被称为“非致命性”武器,但却可能对一些人带来持久的健康危害,甚至危及生命。

陈竟明教授表示,催泪弹中所含的高浓度化学物质,可能会危及生命。而且这些化学物质进入人体时,会直接攻击黏膜、眼、鼻,如果吸入肺部就会令人哮喘、头晕、呕吐,甚至腹泻。

他指出,香港人口密度高,加上很多死角位,这些化学物因为不溶于水,会累积在水泥等里面,恐造成生态污染。

时事评论员潘东凯也担忧,警方施放大量催泪弹以及颜色水,对香港环境造成危害,“除了香港,全球没有一个大城市,试过发射这么多化学成品在外面。我担忧未来香港面临生态大灾难。希望政府尽快交代。”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