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恶名连累亲友 准警嫂摊牌:不辞职就分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2月06日讯】香港警察对反送中抗争者的残暴镇压,引来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美国则出台香港人权法制裁中港人权恶棍,而港警的家属和女朋友也对警暴看不过眼。近日,一名准备与警察结婚的女子向未婚夫摊牌,如果不辞职就分手。

据法新社5日报导,一位准备与现任警员结婚、自认是温和派支持抗争者的准警嫂May,最近接受访问时透露受尽各方压力,被支持抗争者的印刷商拒印喜帖,连伴娘也表示不想出席婚礼。

现年28岁的May表示,她与未婚夫拍拖8年,伴侣的职业从来没有引起过问题,但反送中运动中出现强烈的对立阵营,她才感到压力,令她明白,警民的关系撕裂有多严重。

有朋友渐渐疏远她,当大家谈到有关警察的政治笑话时,气氛即变紧张,“其中一名最要好的朋友,我的伴娘告诉我,她正考虑是否要去我的婚礼。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失去我的朋友……这令我非常、非常伤心”,May说。

最让她感到震惊的是,最好的朋友陪她选婚纱时,竟暗示她应和未婚夫分手。May认为自己是和平、理性、非暴力(和理非)人士,曾多次参与和平的游行集会,也亲眼见过暴力冲突,但她并不相信自己的未婚未会用警棍打抗争者头部,或伤害他们。

但May也感觉到,政治立场氛围已经影响两人的感情,她形容未婚夫完全政治冷感,也没兴趣了解她的理念,男方的友人多次批评她的政治立场,更指她“疯狂”。

受尽人际关系压力之余,May筹备婚礼时也遇到实际上的困难。

香港婚庆产业从业者已经于11月8日发布联合声明,拒绝承接警察的婚礼,以致她的喜帖难产。

一名筹备联合声明的摄影师对港媒说,有约350间婚庆公司参与联署,其中包括婚礼筹划、摄影、妆发、音响、场地布置等相关公司。

声明中说,香港警察行为“已经失控”,并出现“大量滥权、滥捕、滥暴情况”,在政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前,一律不再接受任何警察的婚事预约。

May还有一个担忧,即使自己办婚礼,也可能会有抗议者前来抗议。9月,一名疑似速龙小队成员的香港男警与未婚妻在酒店摆酒宴,近百名抗议者到场“祝贺”,在现场撒下大量冥钱,并高喊抗议口号,以示对警察的不满。

结果警员摆酒的场地以催泪烟、橡胶子弹的冲突画面收场。

这一切都令May伤感,她感到婚礼不会获得祝贺,只因为她伴侣是一名警察。May相信未婚夫的人格,认为他不会殴打抗争者,但自己在集会上亲眼见过暴力冲突,几经挣扎决定与未婚夫摊牌“辞职或者分手”,原定明年2月的婚礼暂取消。

图为港警家属也参与反送中活动。(警员亲属连线脸书)

除May外,自反送中运动以来,已经有许多与警察交往的抗争者最终都是以分手收场。

而一些警察的家庭也因这场运动被波及。甚至有警嫂与警察在街头对峙。

26岁的港警妻子桑妮(Sunny)是一名抗议者,走上街头谴责中共高压政策;而她的另一半每天要上12个小时的夜班。自反送中运动以来,这对夫妻的相处模式一直是“夜间站在路障的对立面,第二天一起抚养两个女儿”。

他们目睹了街头不断加深的裂痕,而这场斗争正在挑起他们以及类似家庭的不和,甚至导致警队内部的不和。

桑妮说,警察已成为大街上让民众愈来愈讨厌的政府替身。通过和丈夫的对话,“好像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42岁的菲利丝(Phillis)是其中一名成员。这名为小学生服务的社工与一名警官结婚已经21年,但随着她愈来愈多参与反送中,她感到她的另一半已经变成陌生人。

她在群组表示,“等我们的孩子长大成人了,我要考虑离婚的问题。”她还说,为避免家庭冲突,她不再看电视,并且只和女儿们在外面讨论政治问题,避开丈夫。

香港警队内部也因这场运动出现分化,一些警察也反对暴力镇压。

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男警员Tom对媒体说,他是警队中少见的支持“反送中”的。他认为,反送中造成今天的困局,始作俑者是政府。

另一名警员Peter在警署负责后勤执法工作,他赞成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滥权滥暴事件。他们二人都表示打算辞去警察工作。

超过200名香港警察家属早前向特首林郑月娥发出联署公开信,要求港府“政治问题政治解决”,不要将警察当作人肉盾牌。

港警家属也曾冒雨举行“还警于民”集会,他们提出的诉求,包括成立全面独立调查委员会,呼吁警队高层重定行动手法,恳请前线警察克己自律等。

除家属外,港警内部也有不少警察抱怨道:“政治问题是要政治解决,政府无能,警队高层不断把我们推去‘送死’。”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