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债累累!800余中共地方政府变“老赖”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12月08日讯】中国经济严重下滑,中共地方政府债务违约激增。英媒称,今年10个月内已有831个中共地方政府,因为拖欠承包商的款项,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以乡镇一级政府居多,累积拖欠款项达69亿元人民币。在此之前,已有1000家地方政府变“老赖”。但业内人士说,中共治下此举无法逼地方政府还款。

中共部署加快所谓“建设社会信用体系”,声称旨在让失信者在全社会寸步难行,并透露已经拥有9.9亿人和2,591万家企业的记录。而被社会信用评级列在失信被执行人老赖)名单的,不只是个人或机构,许多中共地方政府也是上了黑名单。

根据“信用中国”网站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底,有480个地方政府是“老赖”,以乡镇一级政府居多,大多因为欠债多年被罚;受罚代表为单位领导。

《金融时报》消息则称,今年前10个月,已经有831家中共地方政府,因拖欠承包商款项,而被法院列入“老赖”名单的,大多数违约都发生在县镇一级政府,累积拖欠款项69亿元人民币;而去年底,违约地方政府有100家,拖欠款项41亿。

按照法律程序,“老赖”政府的领导人作为法定代表人,就如其他“老赖”一样,会被限制高消费,包括不能搭飞机、高铁;不能住星级以上旅馆、酒店;不能在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消费;不能购买房产;不能购买非经营必需的车辆。

“老赖”政府招商引资、基础建设、资金周转等方面也会被限制。若地方政府的“老赖代表”因个人需求,需要买楼买车,可向执行法院提出申请。

让地方政府还债很难

不过,英媒认为,让地方政府还债很难,官方并没规定将政府资产用于清算债务。因中共“优先”管控法律法规,地方政府即使不支付债务,也不会有什么后果。

业内人士对此举的效果也不抱希望,认为当今中共政权下的法律无法令债权人拿到政府还款。

英媒称,前10个月831个中共地方政府,因拖欠承包商的款项变“老赖”。(AFP/Getty Images)

12月8日,《香港苹果》引述专门研究社会信用体系维权人士何培容的话称,此举只是纸老虎,将地方政府列为老赖成效有限。而地方政府的失信理由五花八门,以拖欠债务居多,其他失信原因包括违法强拆、拒绝赔偿原告地上种植物损失、伪造证据等。

何培容认为,限制出游、限制高消费,对老赖政府的代表根本不痛不痒。 县底下是镇,镇底下是乡,大部分政治代表出入都不需要搭飞机、高铁,整体而言对代表的影响不大,自然没有逼地方政府还债的作用。

例如,江西省奉新县政府,因拖欠江西沿河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10年的市政工程结算款项,而被列入“老赖”名单后,县政府曾以出让土地抵工程款项,但余款尚未结清,公司每周都去县政府催款,但始终要不到钱。

再如,山东省红河镇政府拖欠当地一家房地产开发商2600万,今年5月份接到法院的支付判决,但是政府并不计划支付。一位官员说,要有更多资金才能还债。

北京一位为承包商代理拖欠案件的律师表示,当你成为政府的承包商时,你不要指望完工后拿到款项,你只能拿到欠条和一个不确定的还款日期。即使地方政府不给承包商还债,也不会受到惩罚,他们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

中共地方政府债务违约激增

中国经济下行又给地方政府更大压力,在过去3年中,已经有1000个地方政府被列为失信执行人。

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分析说,因为经济不景气,各级财政收入,包括企业的税收都在减少,各种税费收入都会减少,那它就会入不敷出,上级的财政可能也不想管,那它就赖账。

地方政府财政不断恶化,地方债危机凸显。根据中共财政部数据,截至今年9月末,政府以债券方式融资的债务规模已达21.415万亿元。

而上述831家被列为“老赖”的地方政府,所拖欠的69亿债务,并不包括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由地方政府操作的公司等隐性债务。“隐性地方债”是指需要地方政府承担偿还责任的其它债务,包括城投债、养老金缺口等。

各国机构及专家估算,大陆“隐性地方债”高达30到50万亿元。

据悉,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已经在当局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中,获得了相当数量的国有银行资金。

淡江大学财务金融系教授聂建中表示,中国的隐性债务规模大、底数不清,但债务违约潮有发生,存在银行受债务违约破产的风险,若政府通过印钞或让货币贬值来控制,则会引发国内通货膨胀,同时也难以控制资金外流。而在经济下行之际,中共是否有能力接盘也是个问题。

中共地方政府财务恶化前景之显著,不少分析师警告可能引发社会动荡。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范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