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主流媒体的新年决心:停止撒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05日讯】自从川普特朗普)宣布竞选美国总统以来,主流媒体——显然应该是为了保护我们和自己不受可怕的川普的伤害(尽管川普的参选和总统任期内为许多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好处)——就一直放任自己对几乎所有关于川普总统的报导都进行歪曲、捏造、撒谎和夸大其词。

我们都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但它是如何运作的呢?其实,也没那么复杂。在莎士比亚《皆大欢喜》(As You Like It)中的精彩演讲中就已经说到了“间接谎言”和“直接谎言”,但更现代的版本可能就是“电话门”谎言 ,或者更简单的“泄密门”谎言。

这种“泄密谎言”是当今大多数新闻媒体渎职行为的根源,尤其是对于任何政治事件来讲。这也是为什么众多的民意调查结果都显示,公众已经对新闻业界缺乏尊重和信任。

多年来,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模式。无论是哪个部门(美国国务院、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五角大楼、白宫……) ,或者有谁认识了某个内部人士,或者有人认识了哪个认识某个内部人士的人,或者认识某个认识某个内部人士的人士……,(好吧,你可能已经领会了其中的含义),都会打电话给他们最喜欢的记者——这个人是受到培养的,有时则是多年的共生关系——“泄密”一些“非常重要”的信息。

那么记者是怎么想的呢?这些信息是真的吗?也许在某些情况下是这样想的。而更有可能的是,这(看上去)够不够真实?我可以卖掉它吗?我可以让它听起来像真的吗?它能称为独家新闻吗?如果是的话,那更重要的就是,它会对哪一方有好处?会攻击哪一方?它能满足我的读者/观众吗?我的老板会同意吗?(或者,正如《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的执行主编迪恩•巴奎(Dean Baquet)所说的那样:“我们写了很多关于‘通俄门’的文章,我不后悔。我们的工作不是确定是否存在违法行为。”) 而且,最棒的问题是,我能得到普利策奖(Pulitzer Prize)吗?(尽管最近的几个普利策奖已经被证明是基于“泄密谎言”,但这些奖项不会被收回。)

如果所有这些问题的答案都被划上了对的勾,特别是如果“被攻击的一方”是川普或者他身边的人,哪怕只是与他关系很远的人,那么第二步就会迈出:从其它来源寻找“确凿的证据”。

与第一步一样,这些来源同样几乎总是匿名的,他们在文本中被称为“据接近……的来源透露”(无论是什么或是谁都不很重要)或“有权获悉……的人”等等。

大多数报纸在发表一篇文章之前,都需要有一定数量的确凿的消息来源,但是谁知道他们是否真的查证了这些消息,因为他们的消息来源都是……匿名的。

这种泄密行为——无论是真实的、谎言的,还是通常情况下两者兼而有之的——当然都是非法的,但尽管司法部和其它部门做出了承诺,这些泄密者却很少受到起诉。依赖泄密者的记者就成了他们的自我保护层,他们想发表什么就发表什么,几乎没有风险。除了少数例外,他们很少因为散布谎言或半真半假的事实而受到惩罚,从而创造出一场完美的“泄密者+记者”的谎言欺诈双人舞。

然而,这正是现代政治新闻报导的精髓所在——与昔日的警察记录本或水门事件前的需由“谁、什么、为什么、何时、何地、如何”等标准大相径庭。当时的新闻业虽然也不是那么高尚,但你仍然可以拿起一份报纸来读一读,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确信,你不会被主流媒体的谎言宣传所误导。

我们的主流媒体是不是应该在新的一年里回到过去的时光中去呢?能否下决心永远不发表任何基于或者包含匿名来源的文章呢?

也许对于偏离正路的主流媒体来说,还有许多其它可能的解决方案,但至少这也是一个开始。就像俗话说的:“一步一个脚印”。解决这个问题并不容易,毕竟,我们都是带有偏见的人。但是,如果我们当中的一些人开始这种尝试,那么其他人就可能会跟进。

新年快乐!

作者简介:

本文作者罗杰•西蒙(Roger L. Simon),他是曾获得奥斯卡奖提名的编剧,他的新小说《山羊》(The Goat)的平装本、精装本、有声读物和Kindle都有在出售。

原文New Year’s Resolution for the Mainstream Media: Stop Lying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