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英雄】父兄遇害 腹背受敌 曹操如何应对

【三国英雄】之八:腹背受敌(文字版)

曹操不仅父亲和兄弟被人杀害,还被曾经的好兄弟背后捅了刀子,曹操又将如何面对?

我们上一集讲董卓被吕布杀死,天下英雄并起,逐鹿中原。而曹操控制了兖州,收编了黄巾军,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但是在公元193年,曹操的父亲曹嵩和弟弟曹德被人杀害,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敢杀曹操的父亲和兄弟呢?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徐州刺史陶谦。说到陶谦,我们大家可能想到《三国演义》里颤颤巍巍,白发苍苍的敦厚长者,被曹操欺负得够呛,只能找刘备来帮忙。历史上的陶谦并不是这样的。

陶谦小时候特别调皮捣蛋,简直是个孩子王,史书上记载[1],“帛缀为幡,乘竹马而戏”,陶谦小时拿了些家里不用的布缝合在一起,当作战斗中的军旗,骑在竹马上面假装自己是骑兵。这个竹马是什么东西,竹马就是一根竹子,竹子头上挂了个像马头的东西,这就是中国古代男孩子的玩具了。有一个成语叫青梅竹马,也是这个意思。青梅竹马出自李白的诗,“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就是说小孩子骑着竹马,绕着床走,手里还拿着青梅。陶谦小时候就干这个,骑着竹马,驾、驾、驾,假装自己指挥军队打仗,带着一大帮孩子一起玩。

陶谦虽然好玩,但是也好学,成年以后也是一步步做官,上过战场,做过县令。到了黄巾之乱的时候陶谦被任命为徐州刺史。陶谦在徐州刺史的任上虽然打败了黄巾军,但是后来亲小人,远贤人,《三国志》记载[2]“刑政失和,良善多被其害,由是渐乱。”政治失和,很多正直善良的人们被害,所以陶谦渐渐不得人心[3]。

被迫害的人包括后来东吴的著名大臣张昭[4],张昭本来就是徐州人,当时陶谦听闻张昭的大名,征召张昭做官,但是张昭不愿意。陶谦一看,觉得张昭这文人竟然敢瞧不起自己,不愿为我做官是不是,那我把你抓起来。陶谦当时就把张昭给监禁起来,后来多亏了张昭好朋友多方营救,才从狱中出来。后来张昭为什么要离开家乡徐州来到江东,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躲避政治迫害。所以我们看历史上陶谦并不是《三国演义》所描述的那样老好人,反而是个心胸狭窄,有政治野心的人。

我们这里简单介绍一下董卓死了之后诸侯混战的形式。当时关东地区的诸侯,分成两派,一派以袁绍为首,有袁绍、曹操和刘表,另一派以袁绍的弟弟袁术为首,袁术和袁绍本来是亲兄弟,但是袁绍的叔父没有儿子,就把袁绍过继给他的叔父了。袁绍虽然名义上是袁术他哥,但是袁绍这个人是小老婆生的,袁术就看不起他哥了。特别是后来袁绍还做了反董联军的盟主,袁术就更不服气了,心里上下活动。凭什么让袁绍做盟主,一个小老婆生的,怎么骑到我头上来了。所以袁术就拉拢河北的公孙瓒和徐州的陶谦,自成一派,和哥哥袁绍干起来了。袁绍和袁术各自拉了一帮人互相打起来了,这就成了袁家的内战。

我们看地图,袁绍在河北和公孙瓒对峙,黄河以南曹操和陶谦交战,荆州的刘表和南阳的袁术打,六个人分成两派,捉对厮杀,很有意思。结果我们大家后来都知道了,这捉对厮杀赢的都是袁绍这一边的人,曹操赢了陶谦,袁绍赢了公孙瓒,刘表打跑了袁术,最后剩下袁绍、刘表和曹操。当然这是后话,我们继续讲曹操和陶谦。

陶谦为什么要谋害曹操的家人,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陶谦吃了曹操的大败仗。公元193年秋天,曹操第一次征伐徐州的陶谦[5],连战连捷,攻下十几个城市,在彭城外大胜陶谦的主力,陶谦损失了数万的士兵,士兵的尸体把泗水都给堵上了。陶谦不得已,最后只能固守自己的大本营,不敢应战,曹操因为粮食吃光了也只能带兵回兖州。

陶谦吃了大败仗,愤恨得的不行,以前张昭不为自己做官,都得把张昭关进监狱,现在被曹操打得这么惨,更是要报复曹操了。所以陶谦看曹操一退兵,心里想了,我打不过你曹操,我还打不过曹操你爹吗?当时曹操的父亲曹嵩在琅琊避难,琅琊就是现在山东临沂,也是诸葛亮老家。陶谦当时就要派人谋害曹嵩。

这个事情,史书上有两种说法[6],第一个说法出自世语,曹操当时派遣泰山太守应劭去接自己父亲,没想到应劭去晚了,让陶谦抢了先机。当时陶谦派遣数千骑兵来到曹操家,一开始曹嵩一家人以为是自己人到了,曹操的弟弟曹德就一个人在门口迎接,结果被陶谦的骑兵一刀杀死在门口,曹嵩一看吓得不行,赶紧带着小妾走到后院想要翻墙而出,结果小妾太胖了,翻不出去,曹嵩在下面怎么推也推不出去。没办法,眼见着追兵杀进宅邸,两个人只能躲到附近的厕所里,被士兵发现以后曹嵩全家都被杀,不留一个活口。

第二个说法来自于《吴书》,说陶谦派自己的部下张闿护送曹嵩回兖州,张闿因为贪图曹嵩的钱财,就在路上杀了曹嵩,抢了财物逃跑了。《吴书》的这个说法不太可靠,陶谦那个时候已经和曹操打得不可开交了,怎么还会特意派遣士兵护送敌人的父亲回家呢?

《三国志》的说法是“初,太祖父嵩去官后还谯,董卓之乱,避难琅邪,为陶谦所害” 。看来陶谦是杀害曹操父兄的主谋,是八九不离十的事情。

曹操的父兄被杀,得知消息后曹操非常愤怒。第二年就点起军队再次讨伐徐州陶谦,就在这次征伐途中,发生了一件大事,曹操的好朋友张邈背叛曹操,把吕布接回来占领了曹操的后方兖州。

张邈这个人从小就很有才华,轻侠仗义,当时是士人的领袖,号为“八厨”之一。厨不是说张邈会做饭,厨的意思就是以财救人。 张邈为人仗义,所以周围朋友也很多,张邈、曹操、袁绍三个人很早就认识,关系也很好。三个人还都是讨董事业的好伙伴,曹操不用说了,首兴义兵,袁绍则是盟主,张邈也是其中一方诸侯,在曹操打汴水之战的时候没人帮他,张邈还资助了曹操五千军队。

可是袁绍这个人自从当上讨董联军的盟主以后,为人就和以前不一样了,非常傲慢,张邈就看不过去了,责备起袁绍来了[7]。袁绍这个人不能容人,别人说不得,一听张邈这么说,立马拉下脸来了,我袁某人现在可是联军盟主了,你张邈怎么这么说话呢,注意注意你语气。两个人就心生间隙,到后来张邈躲到曹操那里,袁绍甚至要曹操杀了张邈。曹操对袁绍说,“张邈可是咱们的好兄弟,不管他说过什么,我们都应该容忍他啊。现在天下未定,我们不应该互相算计对方。”张邈听了,更加敬重曹操了。

这个时候的张邈虽然表面上和曹操关系很好,可是内心早已心生芥蒂。张邈原先在三人中最为年长,之前又是陈留太守,现在官越做越小,反而成了以前小弟曹操的手下,张邈内心就不太舒服了。

没过多久,吕布从袁绍这逃亡,路过张邈这里,和张邈两个人手把手,称兄道弟的,好得的不行。袁绍听了非常生气。我们知道袁绍之前想杀吕布没杀成,想杀张邈,曹操给拦著,现在可好,这两个人在一起了,把袁绍气得够呛。

张邈知道袁绍生气,内心更不安了,总担心袁绍势力大,哪天又要了自己的命。恰好这个时候曹操第二次征伐徐州,陈宫就对张邈说了,“现在群雄逐鹿,天下分崩,您现在有着重兵,占据着四战之地,足以成为一方诸侯,为什么要寄人篱下,反而受人节制呢?现在曹操东征,后方空虚,而吕布是大将,战无不胜,不如我们将吕布迎来,一起控制兖州,成就一番霸业!”这番话是把张邈说心动了,张邈也不顾什么情谊了,就决定和陈宫一起迎接吕布,背叛曹操[8]。

张邈的背叛,曹操是万万想不到的。第一次曹操征伐徐州的时候,曹操曾经对家人说,“我要是战死沙场了,你们以后就依靠张邈了。”可见曹操有多么信任张邈。

那么现在曹操失去了兖州,前面有陶谦,身后有吕布、陈宫和张邈,曹操又将如何面对呢?

吕布刚到兖州的时候,曹操的部下完全没有防备,张邈派使者向驻扎在鄄城的荀彧求粮,说道“吕布大将军来兖州帮我们曹公打陶谦来了,我们赶快给吕将军供应粮草。”荀彧一听就知道其中必然有诈。我还不知道吕布是什么人吗?吕布能来兖州替我们打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所以当时荀彧就下令士兵戒备,同时发信给驻扎在濮阳的夏侯惇,让他赶快回鄄城,夏侯惇一接到信,二话不说就赶去鄄城了,为什么啊?因为曹操的家人妻小都留在鄄城,曹操的父亲兄弟刚被陶谦所杀,现在妻子儿女不能再被人害了。夏侯惇到鄄城以后,有人发动叛乱,夏侯惇连夜斩杀数十个叛军,这才稳定下局面来。

夏侯惇前脚刚离开濮阳,吕布带着张邈、陈宫就占领了濮阳。不仅如此,整个兖州都反了,只给曹操留下了三座县城。

曹操回到兖州以后,晚上偷袭濮阳城外吕布的别营,从晚上打到天亮,勉强打了胜仗。可是还没来得及撤退,吕布从濮阳城带着军队赶来支援,双方在濮阳城外大战,又从早上战至晚上,大家都不睡觉了,连续熬夜打仗。

吕布打仗是非常勇猛的,身先士卒,来来回回几十个回合不分胜负。当时曹操三面被围,形势非常危急。曹操不得已招募敢死队,曹操手下有员大将典韦,典韦是陈留人,体型高大魁梧,臂力过人,喜欢用一把八十斤重的大长戟。典韦这个时候应声出战,同时招募了几十名战士,这些敢死队员把盾牌全给扔了,身穿两层盔甲,手持长矛长戟。

当时曹操军队的西面告急,防线马上就要被吕布突破了,典韦带领敢死队死守防线。吕布的军队是箭如雨下,同时还有士兵冲锋。典韦先是趴下躲避箭雨,头低下,不看对方,对身边的人说,“敌人来到十步远的地方告诉我。”旁边的人说,“已经十步了。”“五步远再告诉我。”旁边的人胆子都吓破了,“敌人已经来了!”

典韦听到这句话,手里拿着十几把武器,大吼一声,跳起来冲入敌军,手中的武器就像长了眼睛一般杀下敌军,敌人应声而倒,片刻就倒了一大片。吕布的军队一看打不过典韦,这才后退。双方在濮阳城外一直打到太阳落山,曹操的军队头天晚上出来夜袭,到现在打了整整一天一夜了,趁著暮色,这才得以撤退[9]。

没过多久,濮阳城内有一大户人家田氏诈降曹操[10],说我给你打开城门,你来把吕布给杀了。曹操当时就听信了,带着士兵进入濮阳城。没想到这边曹操刚一进城,那边田氏就把城门给烧了,就是告诉曹操,我其实是诈降,现在要断你后路。曹操这一进城,吕布早有准备,要把曹操瓮中捉鳖。

曹操一和吕布交战,人少打不过,士兵都四散而逃,吕布的骑兵追上了曹操,但是不认识曹操。那个时候资讯也不发达,也没照片,可能连皇帝长啥样都不知道。这个骑兵抓着曹操就问,“快说,谁是曹操?”曹操一听,赶快说,“你看,那个骑黄马逃跑的人正是曹操。”说完吕布的骑兵放开曹操转身就去追那个骑黄马的人。当时城门着火,火势正盛,曹操骑马穿过着火的城门,这才回到自己军营。

曹操和吕布在濮阳这么相持了一百来天,那年闹蝗灾,铺天盖地的蝗虫席卷兖州,蝗虫一过,什么庄稼都不剩了。百姓吃不饱肚子,吕布和曹操也没有粮食了,所以双方这仗就打不下去了,双方引兵撤退,各回各的家。

第二年曹操和吕布又在兖州展开决战[11]。当时吕布带着陈宫一万多人来进攻曹操,曹操的军队恰好出去收割麦子,留在营寨里的不足一千人。曹操只能派妇女守城,自己带领士兵出营迎战。当时曹操营寨的西侧有一条又长又高的河堤,河堤南面有一片树林,草木茂盛幽深。吕布这个人一瞧,曹操带着这么少人出战,曹操这个人平时计谋多端,肯定是设下了埋伏,想要引诱我深入,想让我上当,没门。吕布带领军队撤退往南走了十几里驻扎下来。

第二天,曹操带领援军和吕布交战,曹操将自己的军队一分为二,一半躲在大堤后作为伏兵,另一半放在大堤外面迎战吕布,两军交战,大堤后面的士兵突然翻过河堤,从河堤上向下面的吕布军队进攻,吕布进了埋伏,腹背受敌,大败而归。曹操这一仗算是彻底将吕布击败,收复了兖州,吕布则狼狈地向东逃亡到徐州。

曹操和吕布在兖州打了两年,过程是非常惨烈的。著名大将夏侯敦的眼睛就是在和吕布战斗中受伤的,所以夏侯敦又有个绰号,叫“盲夏侯”。夏侯敦自己是非常厌恶这个外号的。每次照镜子都非常厌恶自己眼瞎,都要把镜子摔碎[12]。

曹操几经波折,在公元195年,曹操终于重新收复兖州。而就在同一年,汉朝的皇帝汉献帝却狼狈离开了自己的都城长安,汉献帝为什么要离开长安,最终又会去哪里呢?请看下集《献帝东归》。

注释:

[1] 《三国志 裴松之注》吴书曰:谦父,故余姚长。谦少孤,始以不羁闻于县中。年十四,犹缀帛为幡,乘竹马而戏,邑中儿童皆随之。

[2] 《三国志 陶谦传》广陵太守琅邪赵昱,徐方名士也,以忠直见疏;曹宏等,谗慝小人也,谦亲任之。刑政失和,良善多被其害,由是渐乱。下邳阙宣自称天子,谦初与合从寇钞,后遂杀宣,并其众。

[3] 《资治通鉴》谦信用谗邪,疏远忠直,刑政不治,由是徐州渐乱。许劭避地广陵,谦礼之甚厚,劭告其徒曰:“陶恭祖外慕声名,内非真正,待吾虽厚,其势必薄。”遂去之。后谦果捕诸寓士,人乃服其先识。

[4] 《三国志 张昭传》刺史陶谦举茂才,不应,谦以为轻己,遂见拘执。昱倾身营救,方以得免。

[5] 《三国志 陶谦传》初平四年,太祖征谦,攻拔十余城,至彭城大战。谦兵败走,死者万数,泗水为之不流。谦退守剡。太祖以粮少引军还。

[6] 《三国志 裴松之注》《世语》曰:嵩在泰山华县。太祖令泰山太守应劭送家诣兖州,劭兵未至,陶谦密遣数千骑掩捕。嵩家以为劭迎,不设备。谦兵至,杀太祖弟德于门中。嵩惧,穿后垣,先出其妾,妾肥,不时得出;嵩逃于厕,与妾俱被害,阖门皆死。劭惧,弃官赴袁绍。后太祖定冀州,劭时已死。韦曜《吴书》曰:太祖迎嵩,辎重百余两。陶谦遣都尉张闿将骑二百卫送,闿于泰山华、费间杀嵩,取财物,因奔淮南。太祖归咎于陶谦,故伐之。

[7] 《三国志 张邈传》袁绍既为盟主,有骄矜色,邈正议责绍。绍使太祖杀邈,太祖不听,责绍曰:“孟卓,亲友也,是非当容之。今天下未定,不宜自相危也。” 邈之,益德太祖。太祖之征陶谦,敕家曰:“我若不还,往依孟卓。”后还,见邈,垂泣相对。其亲如此。

[8] 《三国志 张邈传》吕布之舍袁绍从张杨也,过邈临别,把手共誓。绍闻之,大恨。邈畏太祖终为绍击己也,心不自安。兴平元年,太祖复征谦,邈弟超,与太祖将陈宫、从事中郎许汜、王楷共谋叛太祖。宫说邈曰:“今雄杰并起,天下分崩,君以千里之众,当四战之地,抚剑顾眄,亦足以为人豪,而反制于人,不以鄙乎!今州军东征,其处空虚,吕布壮士,善战无前,若权迎之,共牧兖州,观天下形势,俟时事之变通,此亦纵横之一时也。”邈从之。太祖初使宫将兵留屯东郡,遂以其众东迎布为兖州牧,据濮阳。郡县皆应,唯鄄城、东阿、范为太祖守。太祖引军还,与布战于濮阳,太祖军不利,相持百余日。是时岁旱、虫蝗、少榖,百姓相食,布东屯山阳。二年间,太祖乃尽复收诸城,击破布于钜野。布东奔刘备。

[9] 《三国志 典韦传》布有别屯在濮阳西四五十里,太祖夜袭,比明破之。未及还,会布救兵至,三面掉战。时布身自搏战,自旦至日昳数十合,相持急。太祖募陷阵,韦先占,将应募者数十人,皆重衣两铠,弃楯,但持长矛撩戟。时西面又急,韦进当之,贼弓弩乱发,矢至如雨,韦不视,谓等人曰:“虏来十步,乃白之。”等人曰:“十步矣。”又曰:“五步乃白。”等人惧,疾言:“虏至矣!”韦手持十余戟,大呼起,所抵无不应手倒者。布众退。会日暮,太祖乃得引去。

[10] 《三国志 武帝纪》袁暐献帝春秋曰:太祖围濮阳,濮阳大姓田氏为反间,太祖得入城。烧其东门,示无反意。及战,军败。布骑得太祖而不知是,问曰:“曹操何在?”太祖曰:“乘黄马走者是也。”布骑乃释太祖而追黄马者。门火犹盛,太祖突火而出。

[11] 《三国志 武帝纪》布复从东𦈏与陈宫将万余人来战,时太祖兵少,设伏,纵奇兵击,大破之。魏书曰:于是兵皆出取麦,在者不能千人,屯营不固。太祖乃令妇人守陴,悉兵拒之。屯西有大堤,其南树木幽深。布疑有伏,乃相谓曰:“曹操多谲,勿入伏中。”引军屯南十余里。明日复来,太祖隐兵堤里,出半兵堤外。布益进,乃令轻兵挑战,既合,伏兵乃悉乘堤,步骑并进,大破之,获其龙车,追至其营而还。布夜走,太祖复攻,拔定陶,分兵平诸县。布东奔刘备,张邈从布,使其弟超将家属保雍丘。

[12] 《三国志 夏侯敦传》太祖自徐州还,敦从征吕布,为流矢所中,伤左目。魏略曰:时夏侯渊与敦俱为将军,军中号敦为盲夏侯。敦恶之,每照镜,恚怒,辄扑镜于地。

新唐人、大纪元《三国英雄》联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