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远快评】美伊会否开战?斩首苏莱曼尼意在中共?解析美中伊三国战略背后战争轨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08日讯】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1月7号星期二。这几天美国对伊朗重磅军方人物苏莱曼尼突袭斩首,引发了中东局势的大幅升级,大家都很关心美伊之间会怎么发展,其中也牵涉到中共在其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今天我就和大家一起来讨论这个话题,也欢迎朋友们留下自己的见解和我们互动。

苏莱曼尼斩首事件的前后大致经过,相信朋友们已经都很熟悉了,因为这几天可以说几乎所有媒体都在反复报导。由于时间关系,我就不罗嗦了,如果还有不了解的朋友,可以自行搜索一下。

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可能就是美伊之间是否会开战。其实对这个问题,现在大家可能都看清楚了,基本上不太可能爆发直接的战争,因为目前双方都明确表态说不想开战,为什么会这样,具体原因我们稍后来讨论。这里我想先把到今天我做节目时候为止,美伊之间最近的动态跟大家简单讨论一下。

苏莱曼尼被杀之后,美伊之间的状态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各自升级戒备,嘴上先开战,但目前还看不到任何爆发大规模战争的迹象。

先说伊朗这边,伊朗先是在4号在他们自己称为圣城的一家清真寺升起了红旗,意思代表复仇,而当天伊朗革命卫队一名指挥官又发出警告,称美国在中东的35个目标都在伊朗的射程之内。而川普当即发推回应,说如果伊朗报复,美军将打击伊朗52处重要目标,其中有些目标对伊朗和伊朗文化具有重要意义。这个话其实是有弦外之音的,因为伊朗的最高统治者精神领袖哈梅内伊,他经常出入的场所,就在这批对伊朗文化有重要意义的地点之内。

仅仅一天之后的5号,伊朗就表示,无意与美国开战,同时也声明,退出核协议,但留了一个尾巴,说如果美国减轻制裁,伊朗可以重新遵守核协议。

然后川普再次发推警告说,伊朗将永远不可能拥有核武器。当然这个警告有非常实质性的内容,我觉得他的意思很清楚,如果伊朗要发展核武,美国一定会炸毁伊朗核设施。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两次了。1981年,萨达姆时期的伊拉克就想发展核武器,结果被以色列远程奔袭全部炸毁。2007年,以色列再次秘密空袭炸毁了叙利亚的核设施。那都是十几年,几十年之前就能做到的,以现在美军的实力,要炸毁伊朗核设施,从技术上可以说不会有太大难度。

结果今天就出来一个令人意外的消息,伊朗外交部副外长阿拉克奇,今天在推特发文说,伊朗“准备重新全面遵守”与世界大国达成的核协议。而且,这条推文并没有提到其他可能需要的附加条件。

大家是不是觉得,这个弯有点转的太快了?其实不难理解。我们看到,从苏莱曼尼被杀后,伊朗所有的反应,基本都局限在舆论宣传层面和外交层面,而看不到任何实质性的进入战争状态所需要的武装人员、医疗救护、国家经济轨道等相应的动员和变化。

可能有朋友注意到了,说伊朗议会今天不是刚通过决议,把美军和国防部都列为恐怖组织吗?其实这同样是一场政治秀,伊朗去年4月就已经秀过一次。那次是美国把伊朗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后,伊朗出于报复,直接把华府列为恐怖主义政府,同时把美军中央司令部及相关军事力量列为恐怖组织。那个姿态,其实是比现在还要夸张的。

好的,以上就是美伊之间的一些最新进展。我们下面就来聊聊为什么双方都不想开战,这背后是什么样的原因。我们都知道,要爆发战争,必须至少其中一方有某种重大战略利益需要,非打不可,战争才可能爆发。那么我们就看看川普的战略是什么。

川普上任后的国家战略重点,其实4个字就可以概括,就是“印太战略”。从亚太转变为印太,这个战略的重点是不言而喻的。川普的目标就是中共。华府自从 2017 年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后,美方就通过一系列的演讲与会议,正式将印太战略向对外界逐步展开。

不管人们对这个战略有多少不同的理解,但其最核心的一点所有国家都认同,就是这个战略旨在围堵中共。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2019香格里拉会议的主题演讲中,毫不掩饰表示,希望华府不要逼新加坡与东盟在美、中之间选边站,很明显就是针对美国印太战略在发言。

川普也的确在很坚定的推进这个战略,就是说,美国要把从911后一直奉行的以中东反恐为中心的战略,转变为以印太反共为中心的战略。要做到这一点,从中东撤离,是必须的一步。

川普此前从阿富汗撤军,然后宁肯被民主党对手攻击他通俄,送普京一份大礼,也要从叙利亚撤军,都是为了推进这个战略。

说到这里,可能有朋友已经注意到一个奇怪的现象,此前川普的国安顾问博尔顿,主张对伊朗强硬动武,包括对朝鲜动武,但川普一直不同意,甚至不惜最后分道扬镳,直接把博尔顿开除。但现在我们看到川普自己却主动升级了对伊朗的武力,这不是矛盾吗?

其实不矛盾,川普当初不想对伊朗朝鲜动武,就是因为他要执行这个战略;现在他突下重手击毙苏莱曼尼,同样是为了执行这个战略。击毙苏莱曼尼,和他击毙巴格达迪,从政治意义上说是一致的。击毙巴格达迪,川普等于拿到了撤出叙利亚的通行证,击毙苏莱曼尼,很有可能成为川普撤出阿富汗,甚至逐步撤出伊拉克的通行证。这个行动其实只是川普要撤离中东过程中的回马枪,而不是要进入中东发动进攻的杀手锏。

川普的目标一直都在锁定中共,他不想重蹈小布什和奥巴马政府的覆辙,他知道伊朗朝鲜的背后都是中共在支撑,擒贼擒王,搞定了中共大BOSS,这两个小喽罗自然就失去破坏力。

我想伊朗对此应该是心知肚明的,伊朗的战略是什么?其实也很清楚,就是利用核谈判以及操纵代理人实施恐怖活动,来进行核讹诈与恐怖讹诈,换取美方取消制裁,然后趁美国撤出中东造成的权力真空,扩大自己影响力,逐渐成为中东地区大国。

这个战略曾经取得成功,标志就是奥巴马时期达成的伊朗核协议,伊朗尝到了甜头,想对川普依葫芦画瓢再出一次老千。但没想到刚打出几张牌,就被川普直接掀了桌子。

所以,伊朗的战略,其实和金三胖的核讹诈很相似,他们的处境也都很相似,他们的目的,都是要通过先制造危机和麻烦,再以解决危机和麻烦为筹码,从美国获取最需要的经济好处,而不是要和美国真的翻脸刀兵相见,那样他们不但得不到任何经济好处,政权还肯定保不住,这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

所以我们就看到,当初金三胖也是这样,玩火玩到要失控了,川普要动真格了,马上就自己找个台阶收摊了。从这个角度,我们就不难理解,伊朗之所以迅速转弯,恐怕和美国真要动手有关。川普既然敢灭掉伊朗二号人物,再炸个核设施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当然,美伊不会开战,不等于是风平浪静,伊朗可能针对美方在中东的部分目标,以及对以色列甚至沙特,采取有限的报复措施,美方也可能根据情况进行反击,但我想伊朗应该会很小心的掌握分寸,不让这些报复措施越过可能引爆全面战争的红线。

下面我们接着聊大家都很关注的一个问题,就是中共在这场博弈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中共当前的战略很清楚,要在老二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取代美国成为老大,这就是中共说的要从富起来转变为强起来的核心含义。但这个战略目前遇到最大的困难,就是美国的印太战略,开始对中共全方位遏制与竞争。

我们都知道,中共能几乎不受外来干扰迅速坐到老二的位置,有一个关键的原因,就是911事件改变了美国战略,给中共创造了至少10年的发展期。

把中共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其实并不是川普的原创。早在2000年总统竞选期间,小布什就称中共为“战略竞争对手”,并且上任后承诺竭尽所能保卫台湾,这实际上已经有现在川普战略的苗头。但2001年发生的911袭击,让整个美国的战略发生重大改变,从后冷战时期遏制中共的战略,转变为中东反恐为中心的战略,这个转变等于改变了对中共的定位,几乎在一夜之间,从竞争对手变成了战略伙伴

从2001年9·11事件,直到2011年这十年,中国经历了两次高速增长,第一次是中国加入WTO后,迅速成长为全球贸易大国。第二次是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全球经济重心,加快向亚洲和中国转移,中国经济规模迅速超过德国和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所以,中共可以说是美国进行中东战争的最大得利者。这个甜头,中共品尝了两次,一次是阿富汗战争,一次是伊拉克战争。刚才我们讨论了,川普的战略,就是要脱离中东泥潭,重返亚太对付中共,那么对中共来说,最直接的应对,就是想办法让美国继续陷入中东的慢性消耗战,因为中共当前仍然需要一段脱离美国遏制的所谓战略机遇期,才能真正达成世界老大的目标。

从这个角度,中共有最充分的动机来支持伊朗。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中共长期以来,一直是伊朗最重要的支持者,从美国2018年退出核协议对伊朗开始制裁,中共就一直不顾禁令在购买伊朗的石油,甚至在中共企业珠海振戎公司被美国制裁的情况下,依然没有停止。可以说,来自中共的大量援助,是美国对伊朗制裁效果不佳的最主要原因。

我们都知道,中共从18年开打贸易战,就一直在加强外汇现金管制,到去年贸战失利,中共自己都开始缺美元外汇,以至于不断对民营企业下手抢劫。而且中共对伊朗的援助也一度缩水,这也是造成伊朗国内经济出问题,引发大规模抗议的原因之一。但一个比较反常的现象是,中共去年下半年开始重新加大对伊朗的援助,甚至有消息说中共在开始使用美元现金购买伊朗石油。这个消息当然是无法核实,但我们看到的一个客观事实是,伊朗的确在最近几个月突然加强了对美国的武装挑衅,包括击落美军无人机,袭击沙特油田等等。

伊朗通讯社自己在去年底报导说,中共将对伊朗提供37亿美元的经济援助,仅仅几天之后,苏莱曼尼就被击毙,而川普毫不隐讳宣布,是为了阻止更大的袭击才先发制人。

更重要的是,中共在军事上给予伊朗的支持。去年12月底,中俄伊三国在阿曼湾举行了联合军演,这是伊朗1979年发生伊斯兰革命政权更迭以来的首次,其标志性意义自不怠然。而在苏莱曼尼被击毙后仅3天,中共驻伊拉克大使张涛就面见伊拉克总理,表示北京愿意为伊拉克提供军事援助。

这就非常微妙,要知道伊朗伊拉克在萨达姆时代本是死敌,双方分属穆斯林什叶派和逊尼派。萨达姆倒台后,伊拉克什叶派上台掌权,和伊朗关系日益密切。苏莱曼尼能够操纵指挥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组织攻击美国,就足以说明问题。

所以,中共扮演的角色,实际上远远超出它表面上那几句四平八稳的官方声明。胡锡进出面否认所谓战略机遇期的说法,说中共在伊朗有巨大石油利益,美伊开战不符合中共利益等等,其实是欲盖弥彰。

按照中共现在的评估,他们认为距离超越美国基本上只差最后一公里,如果美伊开战能够换来10年战略机遇期,中共会毫不犹豫促成这件事,相比起取代美国,损失一个伊朗这样的助手,可以说是一本万利的事。

而事实上,即便伊朗政权被更迭,中共的石油利益也不一定会受到什么损失。美国伊拉克之战后,中共大型国企趁机大举投资,竞标开采。伊拉克石油产量近一半被中国买走。纽约时报2013年曾经专门写过一篇报导,标题就是:美国打败萨达姆,石油却归了中国

对这一点,川普看的很清楚,不会轻启战端,击杀苏莱曼尼,不仅对伊朗,对金三胖和中共都是震慑;而伊朗也看的很清楚,一旦开战中俄都不可能介入,所以自己最多充当一个雇佣兵的角色,干脏活是为了挣钱,而不是卖命。

中共当然希望美国再次深陷中东泥潭,但这可能只是一厢情愿的算盘。川普完全有这样的实力在中东选择何种方式应对,既可以做到制止中东升级,又不影响其继续印太战略的推进。我想中东以后可能会由更多的无人机、特种部队以及斩首战,来取代过去靠大规模军队部署所达到的震慑效果。

好的,今天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我们下次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