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部募捐黑幕曝光 4.9亿买理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18日讯】贵州24岁的贫困女大学生吴花燕去世后,以其名义募集捐款的中共民政部旗下的中华少年儿童慈善基金会被揭,一直在利用重症儿童的名义募集大笔捐款,但捐款至死都没有给被救助者,而将4.9亿救助款用于投资理财

综合媒体报导,去年10月吴花燕住院后,中华少年儿童慈善基金会(简称儿慈会)设立的“9958救助中心”利用两个平台,在吴花燕及其亲属不知情的情况下,以吴花燕的名义募得捐款100万元,宣称给其治疗专用。

但儿慈会1月14日表示,只在2019年11月4日,给医院转款2万元,用于吴花燕的治疗。而贵阳第二医院则表示,他们连这2万元也没有收到。外界质疑筹款去向。

网名为“猫妈45”的公益人,在网路举报9958主管王昱用同样的办法利用了多名重症儿童的名义募集大笔捐款,但最后大量的捐款都没有给被救助者,甚至这些孩子在去世以后,9958还在以这些孩子的名义募集捐款。

郑鹤红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大量无钱治疗的中国孩子在绝境中挣扎,但儿慈会公开的账目上显示,他们已将4.9亿本应该紧急用于救助儿童的款项用于投资理财,比如购买基金,甚至投资了所谓的金融公司,并且一直无人追究。

“猫妈45”本名为郑鹤红,自称是9958创始人之一,2012年因个人原因从9958离开,此后陆续接收到志愿者和患儿家属对9958的投诉消息。郑鹤红对陆媒《当事人》透露,她在2018年向民政部实名举报了9958主管王昱,目前还未得到处理回应。她认为9958隐瞒事实为吴花燕筹款,是一场骗局。

郑鹤红还表示,从2018年她在微博公开举报王昱之后,不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相反,王昱甚至找了一个公安威胁要抓她。

此外,中共喉舌央视17日报导称,在中华儿慈会网站公布的2018年财务报告中显示,短期投资中银行理财产品的账面净值在2018年底达到4.09亿元,与年初数相比,理财收益为4400万元。而2019年财务报告还没有发布,仅仅2018年账上就有4亿元买理财。

不少网民质疑儿慈会4亿理财是否在吃利息?儿慈会2018年的财务审计报告显示,理事长王林的年报酬为36.35万元。儿慈会2018年平均职工人数为55人,2018年度工资为891.91万元,人均工资额为16.22万元。

郑鹤红也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9958主管王昱一边悄悄扣着巨额的善款不给急需的患者,她自己一边却拿着高薪。2017年,王昱仅工资和奖金就有30多万元,至于没表现在账面的别的金额则不得而知。

民政部募捐黑幕引发网民痛批:“天杀的,这些人渣没人管吗?”“拿救命钱去理财,没有人性了。”“性质恶劣远超抢银行!”

“慈善救助基金会平均工资16.22万元,太过分了!”

“此行业已经病入膏肓无法医治!”“整个中国都是无法医治了!”

据报,吴花燕父母双亡,与弟弟相依为命,生活上极度节俭,导致长期营养不良。23岁的她仅1.35米高,体重43斤。去年10月,吴花燕因心脏瓣膜损伤严重入院,因无钱治疗在网路众筹医疗费。随后,她的故事被媒体曝光,获得民间的同情和捐助。但就在外界以为这名女大学生不需再受苦时,却传出了她去世的消息。大陆媒体报导,吴花燕于1月13日下午去世,年仅24岁。

吴花燕去世后,自由亚洲电台援引华府智库“对话中国”副所长项小吉律师的评述,在中共政府推进实施“全民脱贫计划”之际,吴花燕去世的消息显得尤为讽刺。项小吉认为这显示当局声称的2020年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精准扶贫等等形成矛盾。因为吴花燕跟美国一些贫困群体的情况不一样,她不是精神、毒瘾、拒绝帮忙的问题,而是纯粹的贫困,政府机构没有为她提供有效的救济渠道。

针对众筹平台和公益组织对吴花燕情况的描述煽情却不实,涉嫌利用吴花燕的不幸当“资源”,项小吉律师认为,为弱势群体提供救助,本来就是政府的责任:“民政机构要针对贫困人口有统计和调查,在社会广泛关注的情况下还继续出现这个问题,可见当地的民政部门严重失职。另外就是社会普遍文化的问题,慈善事业要保证有人道救援。”

在美国的民间组织“中国妇权”创办人张菁则表示,吴花燕事件的问题本质不在救助。只要政府的政策没有对贫穷家庭的孤儿有所照顾,社会制度没有落实扶贫,加上层层的盘剥,这种状况不改变,类似的事件还是会继续发生。而且中国的NGO组织是没有办法施展作为非盈利、非政府组织的作用,说真话就被政府认为是跟官方作对,和他们步调不一样就取缔你。

张菁还表示,吴花燕事件并不是单一案例,中国拥有庞大的贫困群体,但由于中国政府的制度存在缺陷,贫富悬殊状况越演越烈。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