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医护人员透露:只有快死的人才能住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31日讯】武汉封城后肺炎疫情依然失控,当地医疗系统陷入崩溃边缘。日前,从英国回到武汉遭遇这场疫情的施女士对美媒说,她父母不幸染病,但医院无法收治他们。医护人员透露说,“只有快死的人才能住院”。

30多岁的施女士1月10日从英国飞回家乡武汉,准备和身患绝症的母亲度过最后一个中国新年。但谁也没料到,她此次回家却遭遇一场世纪大瘟疫。

据CNN报导,施女士返回武汉时,周围许多人都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但她当时并不担心,因为中共政府宣称疫情“可防可控”。

一周后,有认识的医生偷偷告知施女士要戴口罩,她这才意识到情况变得越来越严重。她透露,那名医生私下去各个认识的病人家中劝大家戴口罩。

现在,施女士已回家3个星期,武汉肺炎疫情已蔓延全中国,并且扩散到世界各地。更糟糕的是,施女士与67岁的父亲也疑似感染了武汉肺炎。

1月26日,施女士开始发烧,她去医院看病时发现,有20多名病患在等待,现场只有1名医生在帮大家做检查。

武汉肺炎疫情失控,患者暴增,医院不堪负荷。(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她接受了鼻腔、电脑断层摄影、抽血等3种检查,经过9个小时的等待后,医生说她可能感染冠状病毒,但没办法进行最后的化学试剂测试,施女士只能被当作疑似病例,她的父亲也是一样。

生产这种试剂的之江生物公司表示,该公司每天可生产8000盒试剂,库存原料可检测200万人。但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公开承认,从1月中旬开始,武汉每天只能帮300个病人检测。

武汉许多民众都无法被确诊,因此也无法住院。而且很多确诊的病人也无法住进医院,因为医院已经爆满,没有床位。

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对大纪元披露,武汉现在非常危急,内部人传出的信息指,病人多到抢救不过来,一床难求。而且当地限制发放检测冠状病毒的检测盒,不敢给病人确诊,因为如果都给检测出来了,这责任就大了。

陈秉中表示,中共官方为掩盖疫情严重程度,“限制发检测盒,层层造假隐瞒,很多病人来不及治疗,延误病情,得不到早发现早治疗,这个危机也是当局的大责任,人命关天。”

武汉“封城”后,患病的武汉市民及其家属们被逼入绝境,不少人在网络上求救。1月28日,名为“泰禾18某禾苗”的林某在微博上发帖求救:“我求求你们快找人辟谣、警察抓我、政府找我、只要我父母还有救,求求大家救救我父母。”

图为武汉医护人员正在收治病患。(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经过微博实名认证的林女士,当天13:48分发帖说,“这就是现在的武汉,120终于送到了医院,医院连氧袋都没有,只能放在门诊地上。我爸快不行了,重度病毒性肺炎、呼吸衰竭、重度糖尿病。母亲也于一周前确诊病毒性肺炎,不知道两老能不能挺过去。”

当晚21:16分,她发帖说,“到现在为止,老爸还是在门诊躺着,饭又没有吃进去,情况越来越糟糕,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1月29日凌晨,她还在医院继续发帖,“凌晨40分,依旧无法入睡。不停地根据大家提供的渠道方法打电话,想尽一切可能。可依然有心无力,父母亲还在门诊躺着。”

网名为“一瓶盐汽水儿”的虞某也一直在微博上,为自己感染上武汉肺炎却迟迟得不到救治的父亲,呼吁求救。

1月27日16:11分,虞某在医院里排队等候时发帖说,“120送来只能放在地上,我爸快不行了,我不知道谁能救他。”

3个半小时后他继续发帖说,“我今天看到最多的两辆车,一辆黑一辆白,我父亲现在坐在过道的坐位上,不知道能支持多久。”

杭州女教师胡维丽今年回武汉与父母团聚过新年,不料中共政府所说的“可防可控”,瞬间变成追魂夺命的封城大灾难。胡维丽的父亲感染了新冠状病毒肺炎,无处就医,家中多数成年人也疑似染病。

她在微博上发布求救帖说,“我已经发烧三天,我妈也已经发烧,我弟媳妇也发烧,都没有人管……又不能出去……就让我们在家里坐着,等死。”

胡维丽呼救说,“他(政府)就是不来管,确诊病人都没人管!家里还有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像这样我们一家人怎么活啊?怎么活?请救救我们!我的联系电话:13606717635”。

目前,武汉当地医护已处于崩溃边缘,医护人员不堪重负。一名护士对施女士透露,防护服相当匮乏,大家只能在轮班结束时将防护服消毒,第2天再继续穿。

这名护士就职的医院共有500名医护,其中有30人已感染隔离。另一所医院的护士则说,她们院内至少有10多名医护也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