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被瞒 中国民众失望愤怒 纷纷“三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01日讯】从2020年1月23日至30日,大量大陆民众利用各种途径声明退出中共及其一切附属组织,“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相信只有远离中共,才能保命、保平安。

这段时间正是中共对武汉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封城之后的第一个星期。大陆民众亲历了中共隐瞒疫情、草菅人命,导致病毒传播至全国、乃至世界,死亡和感染人数飙升、局势失控的惨状。他们感到极度地失望、愤怒。

本文内容选自武汉被封城后短短一周内大陆民众在海外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发表的“三退”声明。自2004年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以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认清中共的残暴、虚装、邪恶的本质,至今已有3.5亿中国人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

武汉疫情带来的觉醒

1月27日,一位在武汉打工的人士给自己起了个化名叫“求生”,声明退出中共共青团组织。他说,他现在出现发热、咳嗽、腹泻的症状已二天了,去医院找不到医生,只好在药店里买一些药物治疗。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得了现在流行的传染病。

他看到很多病人在痛苦中煎熬,得不到医生的治疗,他不甘心自己就这样死去。他曾听亲戚说,退出党、团、队能保平安,详细的亲戚也不敢在电话里说。他在家里已无法上网,就给同学打电话,委托同学帮他在大纪元网站上声明退团。

湖北人羊羊声明退出少先队,写道:“这次发生在中国湖北的疫情是天灾加人祸造成的!官员们为了政绩,隐瞒实情、草菅人命!在关键时刻还每天歌舞升平、空喊和谐。中共的行为令人作呕!天灭中共!”

苏晓松对中共在武汉重大疫情上,欺上瞒下、不顾老百姓死活的作法,“失望到了极点!”因而郑重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声明退出共青团的庆青古说,“此次武汉肺炎疫情,中共愚蠢的操作和让人极度担心的后果,让人心凉害怕。”他希望家人平安,也希望中华民族能避免此劫难,迎来新的开始。

化名为“初夏”的四川人对中共在对待武汉肺炎疫问题上的各种隐瞒欺骗民众的行为,感到深深地失望,“从此对中共不再抱有任何期望”。他最近还了解到许多中共迫害无辜群众的事实真相,因而坚决退出中共附属的团、队组织。

黑龙江的李晓明声明退出少先队,其署名为“依老四”的朋友声明退出党、团、队。他们写道:“中共统治下的几十年的暴政,给中华民族带来了史无前例的灾难,人神共愤!现在国内大面积爆发病毒,官方漠视、隐瞒疫情,天灾变人祸!”

“中共是邪灵”

“我今天突然明白了!共产党不是一个政权组织,不是一个什么专政团体,也不是一个什么独裁党派,它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邪灵!它有生命、有血肉、有爪牙,关键是有它的生存目的。”署名杨德福的人士在其退团、队的声明中如是说。

“它(中共)的生存目的是什么?是饮尽国人之血,充盈邪灵之体!中国人,不过是其刀俎上的鱼肉而已。”

杨德福说他看过大纪元发表的《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的系列文章,一开始还把它们视为揭露共产党邪恶的书、“反党的书”, 现在才恍然大悟:“这些书的最重要的意义是点出了共产党是一个邪灵实体,完全意义上的生命体,有着独立意识、自我形象和组织肌理的兽类物种!”

“《共产党宣言》里的第一句话是,‘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游荡”。这不是比喻,是其真实的自述! 真实的自述!真实的自述。’

他曾经被法轮功朋友们劝说过“三退”,尽管他对共产党没有好感,但却总是一再拒绝他们的好意。因为他觉得这种方式不会对中共有什么打击,没有让它少一枪一炮,没有让它少一分钱的税赋贡入,也没有让它的党员登记册上的数位减少一个,所以他“一直一笑而过”。

但是,杨德福在想通了共产党的真实存在形式后,他表示,他突然明白了法轮功朋友劝人们“三退”的“心情和想法”, “他们是对的!”

“那些隐瞒疫情的官员,那些说明辩解的粉红,那些‘顾全大局’的顺从屈服之徒,他们其实本质上是邪灵机体的一个细胞,尽管他们不知道。他们张口时,其实是邪灵在背后发声;他们行动时,其实是邪灵在背后伸爪……”

他认为自己了解三年的大饥荒、了解文化大革命、了解“六四”、也了解所谓“天安门自焚案”背后的戏份,也知道活摘器官是长期存在的。

“我愤懑过、狂怒过,也深深地思索过,为什么这些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呢?中华民族怎么摊上这么个统治的政党? 现在,我一通百通了,明白共产党的本质后,一切都有答案。”

在此,他郑重声明退出团、队组织。这是让“我身体的一部分消失,曾经属于共产邪灵的那一部分,曾经或被动或主动地供其驱使的那部分身体,曾经在宣誓的那一刹那,注入我身体的那一层,自今而后,与我永远地再见了!”

同时,他劝他的一位朋友退出来,他问朋友:“你能逃脱历史的责任和道义的谴责吗?即便能够逃过人世间的这些;假如真有不可知的力量存在,如何面对那未来的审判?它(中共)史上攒下的无边罪业,哪怕作为它的一个分子,所分摊的那些,你能承受吗? ”

看着电视上报导出的不断增长的被染上武汉肺炎的人数时,他的朋友也同意退队。

来自广东署名为“林任我行”的人士说,经历长时间的翻墙和自我思考,“我彻底决定公开退出党、团、队,抛弃共魔。这个时间已经很长了,我知道中共很邪恶,整个共产邪教也很邪恶。”

这位人士的亲戚是做企业的,他得知亲戚们都已“三退”,大家都劝他退出。他看到最近武汉肺炎疫情的恐怖,看到当年苏联对切尔诺贝利核泄漏后的那种低效率和无能在大陆重演,他感到失望,表示要“彻底抛弃共产魔教,而且把他们所灌输的一切全部丢进历史的垃圾堆里去!”

另一位人士说,他当年加入中共组织时,思想单纯,没有认识到共产党的邪恶本质。然而“踏入社会后,亲眼看到共产党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腐败党。党的官员大多数都是贪污腐败分子,部分贪官们拥有百亿、千亿财产,而底层民众却极其贫困,社会两极分化十分严重。共产党已成为最邪恶的利益集团。”

“共产党用谎言欺骗民众,用假恶斗维持政权。因此,我决定脱离共产党这个邪恶组织,退出少先队、共青团,与其决裂,做一个善良的中国公民。”

署名为“天佑”的人士说,他在大陆生活了几十年,对中共恶行深恶痛绝,加上这次肺炎疫情的真相被中共一直隐藏,让他对它不再抱有任何希望。他请其朋友帮他退出中共团队组织。#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