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瞒报疫情 武汉至少错过20天黄金防控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1月23日武汉封城后,香港病毒学研究领域专家、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曾对大陆财新网记者明确表示,封城已经错过了黄金防控期,但究竟错过了多少天黄金防控期他没说。根据目前已经公开的信息,我认为错过了一个月,至少是二十天左右的黄金防控期。

公众最早是从中共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口中里得知武汉肺炎可以人传人的。钟南山是哪天说的呢?是1月20日。当天下午,他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说,“目前已经证实了有人传染”,“也证实了有医务人员的感染”。

也正是在20日这一天,习近平对武汉肺炎疫情做出批示:“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全力做好防控工作”。

那么官方又是什么时候得知武汉肺炎可以人传人的呢?最早是12月。

1月29日,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简称NEJM)发表了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等45名医学专家的联合论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态》(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

论文对2019年12月至2020年1月22日,中国境内确诊的共425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进行分析发现,2020年1月1日前发病的病例中,55%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相关,而在此后发病的病例中,仅8.6%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相关。

论文中的一张图表显示,最早两例发病于2019年12月9日左右的病例,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不相关,就是说这两名患者没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暴露史。该图表还显示:从12月底开始,与华南海鲜市场不相关的病例便呈指数增长。由此论文得出结论,“总之,我们发现武汉现阶段的新冠肺炎病例倍增时间约为7.4天。密切接触者之间的人际传播从12月中旬开始已经发生,并在此后一个月内逐渐播散。”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论文还首次公开了武汉医务工作者的详细感染时间表。数据显示,1月1日至22日,武汉共有15名医务工作者感染新冠肺炎,分别是1月1日至11日有7名,1月12日至22日有8名。

但武汉市卫健委在2019年12月31日、2020年1月5日和1月11日三次通报中都称“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直到1月16日,武汉卫健委才稍改措辞称,“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

可见,从2019年12月中旬官方得知武汉肺炎可以人传人到2020年1月20日钟南山通过央视向社会公开这一消息,这中间足足是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退一步说,即使从2020年1月初官方得知医务人员被传染到钟南山公开这一消息,也有长达20天左右的时间,这段时间就是防控武汉肺炎的黄金期。而在这段黄金期里,官方不但一直没公布实情,采取有力的防控措施,反而还散布“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之类的假消息,导致公众对疫情的传染性一无所知,既然政府说“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他们当然也就不可能采取什么防护措施,其结果,一方面是大量的武汉市民被传染,另一方面,是500万武汉人因春运去了全国各地,成为移动的病毒,这就是20日疫情迅速扩散的直接原因。反之,如果官方在2019年12月中旬得知武汉肺炎会在人际间传染之后立即就向社会公布信息,那怕是迟个10天左右,在2020年1月初发现已有医护人员被传染后立即向社会公布消息,并迅速采取包括封城在内的一系列防控措施,疫情的大规模扩散是完全可以被堵住的。

这说明什么?说明疫情的发生固然是天灾,但疫情的扩散却是地地道道的人祸!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