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点如地狱 武汉病患设法出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06日讯】武汉疫情感染及死亡人数快速攀升。尽管中共“封城”应对,并采用 “小汤山”模式,快速建立多所医院,但疫情仍然快速蔓延,大批重症病人被隔离在社区或宾馆等地自生自灭。有病患称,隔离点犹如地狱,有患者为求生而出逃。

隔离酒店等死亡 想方设法出逃

由于武汉肺炎疫情感染的人数众多,武汉各社区及宾馆等也均设立了隔离点,大批重症病人在此自生自灭等死。

2月6日,《大纪元》报导说,武汉市硚口区王女士的爸爸(王相凯)和大伯(王相酉)均在酒店隔离,而且仅仅一天,她就痛失了其中一名亲人。为此她通过社交媒体在向外发出求救信息。

1月23日,王女士的爸爸和大伯相继发烧咳嗽,1月28日两人去社区疫情排查,到市四医院拍CT后都是显示肺部有磨玻璃状,医生说高度疑似武汉肺炎,但无试剂盒确诊。

1月29日,王女士的大伯开始气喘,再次求社区协助,依然无床位。次日早上,王女士的大伯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家人苦苦哀求社区安排病床救治无果下,她妈妈和大妈情绪失控大哭。

当天下午,她爸爸大伯被带走隔离了。王女士和父亲通话才知道他们不是去医院的隔离病房,而是一家隔离酒店,里面全是发热的疑似患者,根本没有医生。

次日早上,王女士的大伯走了。她说“在那样的环境下,看到的不是政府的援助,也没看到有效的治疗,就是把发热的疑似患者隔离在一块自生自灭!”

“只能回家!只能靠自己!爸爸想方设法地逃了回来,家里人还来不及悼念大伯,因为眼下,眼前还活着的人,也随时会有意外,没有时间给我们伤悲!”

王女士表示,她父亲逃出后,他大伯尸体还在那里没有人管。到社区打听才知道,她们没有权利追悼死者,处理办法:交800元,15天后去指定位置拿骨灰盒。

由于医药匮乏,她父亲病得更严重了。雪上加霜的是家里的大伯妈、妈妈、弟弟都相继出现症状。

她说自己已经无能为力,欲哭无泪,只能通过网络求助,她们正遭遇着重大灾难,没有床位,没有救治,但他们想活下去!

图为武汉医护人员收治一名武汉肺炎疫情患者。(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武汉杨女士呼吁,救救她唯一的亲人!

武汉杨女士家也遭遇同样的恐怖经历。她的妈妈1月27日走了。杨女士说,从妈妈发病到去世仅7天。做了肺部CT结果双肺感染,见磨玻璃阴影,血项指标都不好,直到离世也未能等到确诊!

她妈妈死前一直因没有病床得不到及时治疗,直到她去世前一天晚上才住进医院。

杨女士介绍,1月23日,她爸爸也出现发烧症状,29日爸爸住进隔离酒店,但隔离期间在那里无人照应,每天反反复复发烧,最高时40℃。整个人气喘吁吁,胸闷气短,隔离在酒店里无人问津。

尚未在失去母亲的痛苦、恐惧中解脱出来,杨女士不愿意再失去父亲,她透过微博向外求救:救救他唯一的亲人!

图为武汉当局新改造的条件稍微好一点的隔离区。示意图(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患者关在隔离点统一送死

在此之前,还有推友发布微博截图显示,2月2日,一名武汉网友在微博实名发出讯息,质问武汉的隔离点是否是集中营?

该网友称,她的舅舅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已发烧11天,双肺感染,跑了几家医院也没有确诊。2日下午,舅舅突然被政府工作人员接到隔离点,全家人一开始还以为是个好消息。

结果到了晚上,舅舅十分困难地给家里发信息,说里面不给治疗,连退烧药也不给。

该网友质问:这是把一群发着高烧的人关起来统一送死吗?如果是这样,让他们回家。她还强调,自己对所发布的信息负法律责任。

图为武汉市工人4日在一展览中心临时改建的隔离区摆放病床。(y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事实上,即使是医院的隔离病房或社区的隔离点,环境同样极为恶劣。

自由亚洲引述知情人士披露,武汉洪山区的社区隔离点,因为缺乏医疗物资,工作人员不敢进病房,更谈不上护理和治疗。因此,大批被隔离的患者,除了每天有人将饭放在门口,根本无人照管。

1月31日,武汉一名23岁的考研女大学生也在微博爆料,说自己在医院的隔离病房等于自生自灭,不给输液,不给打针,隔离病房如地狱,而她的病情持续恶化,生不如死,已经写好了遗书。

上述的案例事件,只是武汉千千万万个武汉家庭的缩影,还有大批比他们更为悲惨的家庭。

武汉市的疫情危机极为深重,由于医疗物资紧缺,许许多多的肺炎患者无法得到救治,导致全家感染,甚至酿成一幕幕家破人亡的人间惨剧,同时,中共当局封锁小区、封锁消息,武汉被指成为人间地狱。

同时网上不断传出行人倒地死亡及武汉医院急诊室成如停尸房的视频。武汉网民直指当地早已经变成“死亡之城”。

图为临时改建的隔离区病床。(视频截图)

目前武汉为收治大量疫情患者,仿照小汤山医院模式,火速建成了武汉武汉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并在洪山体育馆、武汉客厅等地兴建了3所“方舱医院”,把大量轻症患者在此隔离。

但这些医院的内部完全无防护、无隔离,上千张病床摆成大通铺。网民批评,这样交叉感染风险更大,认为这根本是等死的集中营。

火神山建造之初,就有网友发文揭露,2003年萨斯大爆发,北京建小汤山医院收治患者,但患都均“有去无回”。医院甚至把还有呼吸的患者直接送入焚尸炉!中共一贯漠视生命,为能保住中共权贵,让病患就地消失。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