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中国和日本红十字会之间的距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多年前,“奇女子”郭美美让中国红十字会饱受非议;若干年后的今天,山东寿光援助武汉的350吨蔬菜让武汉红十会饱受非议;几乎就在同时,湖北红十字会发布的《物资使用情况公布表》让其自身饱受非议。当中国的各家红会丑闻缠身、并都急于跳出来“辟谣”时,有网友反问,“你反思一下为什么你的事情这么多?”

仅一个武汉红十字会,就曾在2011年时,被一家陆媒曝光了“救灾备灾仓库出租13年,却没人知晓”的丑闻。当时,该陆媒记者“遍寻了国土规划部门、建设部门、工商局、市政府、卫生局以及湖北红十字会”,都“没能找到武汉市红十字会的上级监管部门”,因为这“六部门相互推诿”。于是,人们这才发现,公开打着旗号收受捐赠物资的武汉红会,竟是“无人监管”的法外之地。

武汉红会没人管,其它的红会又如何呢?有网友“随机查了几个省/市,发现红会会长均是副省/市长兼任”。若以此类推,我们不难想像,这大概就是中国各级红会的“标准配置”。由此不难看出,中国的红会不过是一个“听党指挥”的政府机构而已。

在一党专制下,给这样的政府机构捐钱,不就是“肉包子打狗”吗?平时“喂狗”,中国人还觉得于己无关,因此,就这样纵容红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腐败多年。如今,事关民族危难与个人的生死存亡,中国人似乎已从被骗、被坑、被害的噩梦中醒来。

BBC有中文记者在一个微信群里发现,“红会分拨物资不公问题曝光后”,“捐赠者明确表示不走红会”;“大多数人走定点捐赠:即自行联系受捐单位,无需红会调配”。还有网民帮转“我们的部分物资陆续屯到了距离黄冈只有一江之隔的九江市,……不用入境,在高架桥下面甩货就行,我们会有人弄进去”时,不禁感慨道,“做慈善像打游击,看着太堵了”。可见,此时的中国人宁愿选择冒险偷运,也不再相信红会的安排、调配了。

至此,人们发现,武汉、湖北等各级红会已被人民放在了对立面,在他们心中或已名存实亡。同时,人们还发现,与中国红会“无人监管”、“名存实亡”的现状形成强烈反差的,是日本红十字会严谨自律、行之有效的运转。

据当下在网上疯传的《日本红十字会真的太恐怖了!》一文介绍,“日本的红十字会发展的太可怕了”;“他们不单单募集爱心捐款、招志愿者、招献血者,居然还有医疗事业、护士等人才培训、血液事业、社会福祉事业、急救知识讲座、青少年红十字会、志愿者活动等等”;“是一个庞大的,非常系统的体系”。

其中,仅“医疗事业部”就是一个“拥有93家医疗机构,在职56000医护人员的庞大机构”。此外,日本红会还“拥有6家高度急救中心,2家新型急救中心,4架急救用直升机,7家儿童急救中心”。就连“传染病医院”都按照“特定感染症”、“第一种感染症”以及“第二种感染症”被分成了三家指定的医疗机构。

由此足见,日本红会所做的慈善不仅是捐钱、捐物,还包括“治病救人”、“救死扶伤”。它不是医院,却胜似医院。这种细致的规划让人深切的感受到,他们对“救人于危难“的重视,不是只停留在口头上,而是在行动上做好最充分的准备、最妥帖的安排。

既然是红十字会,就必然会收到大量的捐赠。因此,其资金、款项的流入和流出就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那么,日本红会是怎么做的呢?

从它的网站上不难看出,小到一次地震灾害,都“直接用数字展现……派了多少个人,救了多少人,发了多少个毛毯,等等都很清楚”。另外,资金流向也在清晰的图表上得以呈现。如图所见,“从募捐者捐出资金到红十字会,然后义援金分配委员会发到各个市町村,再由市町村发给每一个受灾群众,流向清晰明了”。

往大了看,红会的整体“收支报告”也同样事无钜细。上面的“收入和支出是一摸一样的”;“每1日元的去向”、“精细的费用计算,透明,清楚”;“谁都可以看得懂,谁都可以知道钱去哪里了”。

日本红会告诉人们,每一笔经费都有来源和出处,这才叫“透明”。同时,将其系统的做成报告,放在互联网上,供所有人参看,这才叫“公开”。亲眼目睹了日本红会的透明、公开,中国人恐怕要嗟叹,中共的红会可能连什么是透明、公开都不懂。实际上,就是假装不懂。

这样的透明、公开,遍观中国,不仅在红会的网站上难见,在所有党、政、军部门的网站上,或许都不可能看到。别说中国纳税人的钱上交之后,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中共政府还会变本加厉的主动搜刮民脂民膏。说到底,日本红会与中国红会之间所呈现出的天壤之别,就是民主与专制的差别。

这样的洞见恐怕已在不少武汉、湖北民众当中形成了共识。当武汉、湖北红会以及中共各级政府、官僚引发民怨众怒之时,有人在草拟的《武汉临时政府湖北独立宣言(征求意见稿)》中疾呼,“在政府非民选、言论不自由的体制超过70年的肆虐中,神州大地从一个灾难走向又一个灾难”;“我们一群血性武汉人,……再次郑重宣告成立武汉临时政府,宣布武汉独立、湖北独立!独立于中共暴政之外!”

该宣言还指出,“武汉是全体武汉人的武汉,不是少数唯诺于朝廷之官僚的武汉;成立武汉临时政府、宣告武汉独立湖北独立之目的,就是回归共和;武汉临时政府之任务,就是尽快在武汉市范围、在湖北省范围实现议会与行政首脑双普选,实现新闻自由、司法独立、人权保障、多党政治”。

该宣言发布后,民众中一呼百应。大家都在喊,“是反抗的时候了”、“打倒共产党”、“这是顺应天意”、“光复武汉,时代革命”。这声声呐喊中所蕴藏的,正是无数中国人迫切的想要抛弃暴政、走向民主的心声。人们开始认识到,只有让中国实现了由专制暴政到民主共和的转型,红十字会也好,政府也罢,才能真正接受人民的监督,才能真正顾及民生、尤其是老百姓的死活。

从专制到民主,看起来遥不可及,但有时只需要一场瘟疫,就会变得触手可及。然而,对于那些“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的中国人来说,却不知还要经历多少天灾、人祸,才能让他们完全摆脱中共的欺凌与残害。中国人何时彻底清醒,足以决定中国从专制走向民主的速度与进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