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女绝望哭诉:母亲在死亡的前一刻,还在求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12日讯】武汉封城近3周,肺炎疫情越发严峻,困在城内的人在绝望无助中挣扎求生。武汉市民梦霞的母亲已过世,父亲也被传染,而她为父母找床位,却被政府说成是闹事。最令她绝望的是,母亲在死亡的前一刻,还在求她,“快点救救我,我不想死……”,梦霞极度伤心却无能为力,其父的病情也在加重。

封城后的武汉人人自危,市民梦霞的母亲70岁,1月底确诊感染武汉肺炎,由于当地医院人满为患,只能被迫在家隔离,结果导致梦霞的父亲也被传染。梦霞在接受《苹果日报》采访的前一晚,她的母亲病逝。

梦霞描述,她母亲开始出现发烧、无力等症状后,确诊感染武汉肺炎,可是因医院医疗设施短缺、病床不足,她只能在家看着母亲的身体日渐虚弱。

梦霞每天为母亲寻找定点医院的床位,但等了一个星期,仍无法给母亲找到入院的机会,最终,她的母亲在等待中离开人世。

她说,母亲临去世的前一刻,还在求她,“快点救救我,我不想死,我还想活着,快找人救我……”

梦霞无能为力,让她极其绝望却无暇伤心,因为她仍要照顾同样患上武汉肺炎的父亲。

在母亲去世后,武汉官方催梦霞赶紧火化,“我们这边医院安排殡仪馆,赶快送到火化区,我们也不能参加,不能办葬礼,任何亲人都不能来,什么都不能搞,我们现在还在等老人的骨灰。”

大疫之下,连至亲离世也未能安葬,梦霞感到心力交瘁,但没有办法停下来,父亲的病情也不轻,“现在我爸爸已经感染了,已经发烧,全身无力,我给社区打电话,给我爸爸救救去,他们说没有床位”。

梦霞爸爸在家隔离,高烧摄氏38度,一直没有退烧。梦霞目前没有病征,但是她也担心自己会倒下,到时连父亲都照顾不了。

她说,“我们在家里,没有任何防护措施,我也怕被传染,但是没有人管啊,我们就这样,武汉就这样,很烂、很稀烂,我现在照顾两个老人,第一个老人已经走了,现在第二个老人都没有人管……”

武汉当局更是不承认她父亲是受到感染而得到武汉肺炎,“肺部已经感染,非要我爸爸回去,我说我爸爸是照顾我妈妈感染的。”

梦霞四出奔走,为父母张罗床位,却被政府说是闹事。

梦霞悲叹,武汉肺炎疫情已持续两个月,瞒报的是政府,染病的是老百姓,一场突如其来的疫症,改变了她和所有武汉人原本的生活。

她说,“我们真的很无助,社区的人比我们还狠,警察和他们合作,都说我们不对,说我们老百姓太过分。”。

“我们最基层的求医是怎样困难,看一下政府官员是怎么当官的,怎么对待我们平民百姓的,我们现在说真心话,求市长、求政府,一点用都没有。”梦霞欲哭无泪。

而梦霞家庭这样的悲惨遭遇,在武汉并不是独立个案,这只是武汉千千万万个患病家庭中的其中一例。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李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