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湖北官场大洗牌 新官能改变什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月13日,湖北官场突发变动:上海市长应勇接替蒋超良出任湖北省委书记,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接替马国强出任武汉市委书记。

就在12日晚,蒋超良还主持了新冠肺炎工作会议,学习习近平当日在政治局常委会上有关防控疫情的讲话精神,而马国强也在2月10日与记者见面,介绍入户排查的“高比率”,并宣布要在11日完成所有疑似病例的检测。两人卖力定目标、喊口号,自责、道歉,但没能保住乌纱帽。

事发突然,但不出外界所料。本次疫情在全国和世界蔓延,对人民生命安全造成重大损害,并重创经济,中共当局隐瞒情况,误导公众,民愤极大,武汉、湖北和中央三级都难辞其咎。几周前,武汉市长周先旺受访时,明显把责任推给中央,不甘心“背锅”,此公开“对抗”极其罕见,透露中共内斗激烈。

2月8日,中共国家卫健委副主任王贺胜被调任湖北省常委,10日接手掌管湖北省卫健委,兼任党组书记和主任二职;同一天,中共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以中央指导组副组长的身份南下、坐镇武汉疫情防控指挥部。显然,蒋超良的省委指挥系统被架空,钦差大臣出马,被视为整肃湖北官场的序幕。

2月12日,中共政治局常委就疫情防控召开会议,并研究了其它事项。次日,官方即宣布湖北两名高官任免的讯息,想必人事调整即在“其它”之列。那么,接下来轮到谁?湖北省长、武汉市长、副市长?

值得注意的是,应勇王忠林和陈一新都具有政法系统的背景。应勇是二级大法官,曾担任浙江省监察厅厅长、浙江省高级法院党组书记、代院长、院长、上海市高级法院党组书记。

王忠林一直在山东工作,从枣庄市公安局起步,后升任当地检察院副检察长,之后在山东多个地方任职,官至济南市长、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

山东知名打黑记者齐崇怀曾披露,他因得罪地方官员蒙冤入狱,在滕州监狱服刑快期满时,2011年,时任滕州市委书记王忠林专程到监狱和他谈话,谈了一天,其后公检法联手炮制材料、构陷齐崇怀,给他加刑8年,“从公安局、检察院到法院,24小时材料就出来了,就把起诉书送到我手里了。”

陈一新曾任武汉市委书记,2018年3月,他被调任中共政法委员会秘书长。当年9月4日,陈一新在政法高层工作会议上强调,政法委将培养政法网红大V,研究网络斗争新战略、新战场、新战法。

目前,这三人接管武汉,凸显中共力求维稳。只要政权的稳定被置于首位,人民的各项权利就不可能得到切实保障,生命安全将继续受到威胁。迄今,武汉10万或数十万病毒感染者以及上万死者已经用健康和性命做出了悲惨的证明。

2018年3月,《长江日报》在报导陈一新调职的文章里称,“武汉已成为国内外高度关注的投资风口城市、科研机构落户的首选城市、科研成果转化的热点城市、最关爱大学生的友好城市。”文章还提到,陈一新常说,武汉是可干大事、能干成大事的地方。

不到两年后,武汉成了全中国、全世界最恐怖的城市,市内交通被切断,近千万居民被困在家中,许多人病无所医,坐以待毙。传播疫情真相的医生被打压,医疗用品频频告急,红会连爆丑闻,27亿元慈善捐款上缴市财政,进汉支援的不仅有上万名医护,还有邻省的殡葬人员,荒诞悲情破世界纪录。

武汉疫情成为2020年最惊悚的头号新闻,此乃中共之治所致。其实,中共内部人人心知肚明:出了天大的灾祸,责任并不在一个或几个官员,这个红色机制以谎言和暴力治国,它怎么可能关爱人民,尊重生命?

1976年唐山大地震之前,中共当局为了稳定隐而不报;2002到2003年,萨斯爆发,中共隐瞒信息长达三个月;此次新冠病毒事件,中共重演恶劣手法,照样推出人民当炮灰。执政党的邪恶本性一成不变,单凭替换几个官员,就想扭转局面?!

当下,中共被病毒烧得焦头烂额,国内失民心,国外失信任。许多对“政治”不感兴趣,或不明中共本质的人,包括中国民众和外国政要、商家,今次都有了切肤之痛。相信中共的谎言,可能会带来性命之忧。目前湖北官场的震荡,无非是出于平民愤、推责或追责的政治需要,它的结果已明:换汤不换药,没用。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