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瘟疫正当前 凡事预则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目前,武汉肺炎,正肆虐武汉,蔓延全国,扩散至海外几十个国家和地区。

中国古人讲,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我是从1995年5月3日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之后,我曾准确预见4件事。

第一件事: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

1999年4月25日晚,当时的中共独裁者江泽民,此前长达7年的时间里从未对法轮功进行全面、深入、细致调查研究的江泽民,在致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中,发誓要“战胜法轮功”。

1999年4月27日,中纪委监察部有关领导向我传达了江泽民的信。我当时认为,江泽民可能不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1999年5月7日,写了致江泽民的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以挂号信方式,寄给江泽民、李鹏、朱镕基、李瑞环、胡锦涛、尉健行、李岚清7位第十五届中共政治局常委。信中,我写道:

“可以预言,将来不论有多大的阻力和障碍,还会有更多的人加入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行列之中。”

如今20年过去了。我的预言成真。尽管中共以天塌地陷之势,动用全部国家机器,用尽古今中外的邪恶流氓手段,持续迫害法轮功20年,法轮功不仅没有被打倒,相反,洪传到了全世界110多个国家和地区。

第二件事:我被中共“隔离审查”。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的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明天我将被“隔离审查”。7月20日一大早,起床后,我对妻子说,今天我将被“隔离审查”。说完,找出出差用的旅行包,将换洗的衣服、牙膏、牙刷、剃须刀、毛巾等放进去。然后,坐中纪委的班车,到了中纪委大院。

刚进大楼,就有人通知我立即到楼上开会。进到会议室,里面已经坐满了人。会议非常简短,说是有一份重要文件,要到外地的一个宾馆,集中精力修改完善,马上就走。一行人下楼后,等车的时候,我对带队的领导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根本不是什么修改文件,而是对我异地隔离审查。

几分钟后,一辆小型面包车开过来,载着我们七八个人,快速向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的中纪委监察部培训中心驶去。当晚,中纪委监察部有关领导宣布对我采取所谓“两规”措施,即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进行审查,实际上就是“隔离审查”。

第三件事:逮捕周永康

2008年11月19日,被关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东一区102监室内的我,写了一封致时任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的检举信《关于依法逮捕周永康的建议》。信末,提出两点强烈要求:第一,依法逮捕周永康;第二,周永康必须赔偿我的物质和精神损失不得少于1000万元人民币。

此信写好后,上交解国建(音)警官,解国建上交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员窦峥(音),窦峥立即“提审”了我。为留下一份白纸黑字的历史记录,我同意做一份笔录,上面详细记载了王友群某年某月某日写了致某某某的检举信《关于依法逮捕周永康的建议》,仔细确认这些信息后,我在笔录上签字并按了手印。

周永康是当时中共公、检、法、司的最高领导,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最大帮凶,正处在他一生中地位最高、权势最大、声名最显赫的时期。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提出依法逮捕周永康,在中共体制内的绝大多数官员看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2014年12月5日,中共最高检察院正式依法逮捕周永康。次年6月11日,周永康被判处无期徒刑。

第四件事:鉴定人伪造我的电脑、U盘、MP3。

2008年7月11日,北京第29届奥运会前夕,我因为坚持在法轮功问题上讲真话,被警方抓捕。警察在抄家时,搜走了我的电脑、U盘、MP3。

2008年12月12日,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预审室,一位姓宋的警官告知我的电脑、U盘、MP3的鉴定结论,说里面有法轮功内容的文件。当时,我明确指出,这个鉴定结论是伪造的。

之后,就鉴定人伪造鉴定结论栽赃陷害我,我写了大量检举信、控告信,包括上诉状,白纸黑字向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等索赔超过1亿元人民币。但是,中共公、检、法、司,从下到上,没有一位官员敢对我的巨额索赔要求说一个“不”字。

为什么?因为这个鉴定结论就是伪造的。

一个非常震憾的梦

2020年2月5日,上午,我写了一篇文章《中共即将亡党 国人应做准备》。下午,我午睡片刻。刚一睡着,就做了一个梦。

梦见在北京天安门上空,有一个巨大的类似乳白色的矩形瓷器。一边的中间有一个窗口,依稀可以看见一个人物的画像。不一会儿。这个瓷器从天而降,“呯”地一声巨响,砸在了天安门广场上,飞溅的碎片,像大爆炸一样,从中心向四周扩散。我一边跑,一边看到碎片像雨点一样落下,但没有伤着我。然后,我就醒了。

这个梦非常清晰,场面很震憾。我强烈预感到,在不久,在北京,将有震惊全中国、震憾全世界的重大事件发生。

“天灭中共”是当今最大的天象变化。我预感到,即将发生的重大事件,与“天灭中共”有关。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特将这个梦记录于此,留待日后大家来验证。

同时,再次提醒中国大陆的父老乡亲,及早为中共灭亡做准备。

远离中共,唾弃中共,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虔诚地礼敬神佛,请求神佛的护佑,大难之中可以保平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