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逼做药物实验 维权者忆精神病院经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0日讯】来自中国山东的界立建,从记事起就跟着父亲上访维权,不仅自己遭受各种酷刑折磨,也看到了其他访民遭受的苦难,最后他终于历经磨难来到海外,来听一下他的经历。

维权人士界立建表示,因为上访他多次被关到精神病院,受尽了苦难,还被逼迫做各种药物实验

维权人士界立建:“第30几天的时候,用一个DV架在我的床上面,拿各种不知名的药片,护士端过来给我吃,差不多有7-8种药,每天三次,架了三天DV,看吃药的反应,可能是新药吧,拿我当试验品,吃完我就偏头痛,痛得眼皮起不来,一直似睡,心痉挛,一会高一会低,心一会揪痛揪痛的,其实我没有闭眼睛,但是迷迷糊糊的眼前一会黑一会蓝一会白,脑袋像过东西一样。”

被关押在精神病院期间,他目睹了很多其他人的悲惨遭遇,许多人不断被护工打骂折磨。

维权人士界立建:“晚上有些女孩有些被强奸过了,他们领导白天来视察啊,他们肚子用布把她勒紧,可能是孕期,再穿上宽大的衣服,领导来可以做一个安全隐蔽,这些女孩很多就不见了,最后都不知道去哪里了,很多女孩晚上就哭,晚上护工打牌,无聊了就折磨人。”

他表示,上访民众除了被送进精神病院遭受折磨,还有些年轻访民被人间蒸发。

维权人士界立建:“他们说地方政府就把他给打死了,就直接火化了,然后就按失踪人员处理,有些健康的,被某个医院拉走了,因为关在拘留所里面,访民有的去声援,有看见大约4天到5天过去了急救车,再查这个人已经转移走了,转移的时间跟救护车来的时间完全是吻合的,冤案不仅不受理,你的命到最后把器官割走,最后的骨灰都不回归你的亲人手中。”

界立建为了躲避中共迫害,不惜飘扬过海,远赴非洲,最终逃难到美国。他表示,每位访民都有一本血泪史,并呼吁民众千万不要相信共产党。

维权人士界立建:“当时我认识一位抗美援朝的老爷爷,他跟我说,共产党的一切你都不要相信,用你的时候你就是一个尿壶,用完了他嫌你脏,把你丢远一点还不行,还要把你砸碎了,也表示对你的厌恶,他是立过二等功的,最后也走上了上访的路程。很多访民,几乎每一个访民都有一本血泪史。”

新唐人记者杨阳洛杉矶采访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