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不出的喜帖 武汉29岁医生一线染疫死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1日讯】感染武汉肺炎去世的医护人员不断增加,20日晚,武汉市江夏区第一医院医生彭银华去世,年仅29岁。他和未婚妻原定于2月1日举行婚礼,为了抗击疫情,他延迟了婚期,不料在一线染疫死亡。如今他俩的喜帖再也没有机会发出去,令人不胜唏嘘。

2月20日晚,武汉市江夏区第一医院/协和江南医院发布公告:该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医生彭银华,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年仅29岁。

据陆媒报导,彭银华和未婚妻原本定于2月1日举办婚礼,但因疫情来袭,他延迟婚期上一线。不料在隔离病区工作了近一个月,就感染了新冠病毒。

彭银华1月25日因感染在江夏区第一医院住院治疗,1月30日病情加重,被送往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治疗。2月20日21时50分传出他不幸过世的消息,未婚妻再也等不到爱人回家。

彭银华与未婚妻的婚纱照。(微博截图)

微博认证是“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护士”的网友“吃胖的瘦子”透露,彭银华在去世前曾经输入过病愈者的血浆,本以为会好转,但没想到还是走了。中共官媒近日热炒血浆治疗法,但实际治疗效果被不少专家质疑。

(网络截图)

武汉肺炎疫情来势汹汹,连日来,已有多名一线医务人员染疫去世。2月18日,武汉市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因感染疫情,抢救无效去世,终年51岁。

2月14日,武昌医院护士柳帆去世,今年59岁。

2月13日,鄂州市中医院院长许德甫去世,终年69岁。

2月10日11时,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科原副主任医师林正斌去世,终年63岁。

2月6日深夜,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李文亮去世,年仅34岁。他因最早于2019年12月30日向外界发出疫情预警,被称为疫情“吹哨人”。

然而,由于中共官方封锁隐瞒消息,这些病亡的一线医生仅仅是冰山一角。旅美中国学者吴祚来说,大批前线医护人员被感染,主要是因为中共政府封锁信息、控制舆论。对自己的人民,对一线的医护工作者非常不人道,甚至是一种邪恶。

武汉市第五医院一位呼吸内科医生对媒体透露,在官方一直强调疫情不会人传人时,他们的门诊已经挤满了被感染的病人,医护人员没有任何防护就得面对病人工作。疫情爆发之后,防护物资也一直短缺,增加了医务人员被感染的风险。

医护人员发病最多的武汉协和医院,在一月底出现防护物资紧缺,不得不在社交媒体以医院或个人的名义募集防护服、口罩。“协和医院Do先生”在官方微博上说,医院物资“不是告急,是没有了”。

然而,一直到2月1日,“华中科技大学”的微博上,才贴出捐赠物资由直升机空降到武汉协和医院的消息。在此之前,还爆出武汉红十字会拒发物资给协和医院的丑闻。

有医护人员因此情绪崩溃,落泪说:医院连基本物资都没准备好,他们在冲锋的时候还要自己造枪。还有医护人员透露,前线的医护已倒下好几批了,自己也准备好了遗书。

据中共官媒报导,目前已有约2万医护人员支援武汉,湖北省开设了1.1万张隔离病床,有17万医务人员“战斗在一线”。而且各地持续又有大批医护人员赴武汉支援。然而,这些医护人员深知去赴武汉抗疫,凶多吉少,因此不少亲人在离别时哭断肠。

推特上传出的一段视频显示,甘肃第三批援助武汉医疗队在出发前,为工作中更方便及减少感染概率,所有年轻的护士都流泪剃成了光头。

有网友哀叹:又一批青春靓丽的贫民子弟去给权贵搽屁股,这一去,凶多吉少,许再无归途,落发,就是诀别礼……患病的救人的,多是平民;制造灾祸的,自然是权贵,有条件躲过灾祸的也是权贵。据说医院有个不成文的规定,碰上这种所谓一线的活,基本上都是35岁以下的年轻人上,中年人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顶梁柱,死不起。

还有不少网友心疼这些年轻人,气愤地指出,中共隐瞒疫情一手制造这场灾难,却把医护人员送上前线当炮灰,政府造孽,百姓买单。“一些医学院的学生还没毕业就去充当炮灰,就和当年穿着单衣被送到北朝鲜的志愿军是一样的。”“每当灾难来临,全是拿平民百姓当炮灰!这个恶政该滚蛋了!”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链接:大陆护士变死士 支援疫区前含泪削发诀别(视频)
相关链接:武汉医护倒卧照片流出 网友质问:这叫没困难?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