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非洲抵美 维权人士万里大逃亡经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2日讯】大陆山东维权人士界立建,跟随父亲去省政府、北京等地上访,在上访的过程中受尽苦难,最后他从西藏出境,经非洲等国家辗转来到美国,来看一下他的经历。

维权人士界立建为了逃脱中共的追捕,决定从西藏出境到尼泊尔。

维权人士界立建:“在西藏期间这一路我不去做大巴,拦火车拦卡车,还有拦小皮卡,这些车检查的非常少,就这样我就进了西藏,藏民帮助我翻越了基隆的喜马拉雅山,告诉我怎么走,跋山涉水去了尼泊尔,从尼泊尔去的迪拜,这样去的埃塞俄比亚。”

后来他到了非洲,因为中共已经知道他在非洲,并受到协查通告,在坦桑尼亚办理签证时被大使馆抓捕。

维权人士界立建:“当时是一个中国旅行社,他说小伙子,你把护照留下,明天就给你办,他说,经理马上就来,经理来了说,我今天晚上就能办,护照赶紧给我,现在还没有下班,5:30分这事就能完成,结果直到晚上7点钟来了,来了几个黑保安,说小伙子,你是不是在国内有些事情啊,没有解决,他说,这个护照现在不在我手里,要你也没有,等一会使馆的人会来安排你的事情。”

后来他被押送回中国,在回中国的班机上为逃脱中共控制,他在去洗手间喝了洗手液,于是被送到当地医院时逃脱,并在当地办了落地签证。

维权人士界立建:“当时我护照给我没收了,就个我颁发了旅行证,这样我就出逃了埃塞俄比亚,出来以后就离开了官方控制,出来没多远就是中国人区域,他们说大使馆又找你了,你是犯什么事了吗?你看看,微信群你出名了,微信群都疯传你的照片,都说你出什么事了,找到你的话,给大使馆打电话说来找你。”

后来搭车离开此地,在纳米比亚申请美国签证,2019年8月,界立建终于申请到美国旅游签证而进入美国。

对于这次冠状病毒事件他表示,中共就是为了转移视线。

维权人士界立建:“当初的意愿是想把香港的事情彻底解决了,以这个事为关注焦点,国际上就淡化了对贸易战的关注,人权的关注,民主的关注,自由的关注,包括这些访民冤案的关注,然后好继续统治苟延残喘这个邪恶魔鬼政权,继续奴役著中国人民。”

他指出,现在共匪已经穷途末路,垮台只是个倒计时问题了。

新唐人记者杨阳洛杉矶采访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