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日记:遗体捐国家,我老婆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2日讯】作家方方在武汉封城第30天的日记中提到,武汉一名患者临终前写下两行遗言“我的遗体捐国家,我老婆呢”令人泪奔。但中共官媒报导中特意去掉了后面4个字,民众批评官方利用百姓悲苦造假煽情,粉饰太平,欺骗社会。

被武汉肺炎疫情困在家中的武汉作家方方,每天用日记的形式记录当前武汉的疫情真相。她在武汉封城第三十天的日记中写道,“时至今日,坏消息还是接连不断。这些坏消息,自然是死亡。死神一直在我们中间晃荡,天天都能看到它追逐的身影。”

“武汉一位叫肖贤友的病人去世了。临终前,他写下两行共十一字的遗言。但是,报纸宣传时,却用了这样的标题:《歪歪扭扭七字遗书让人泪奔》。让报纸泪奔的七个字是:“我的遗体捐国家”。而实际上,肖贤友的遗书还有另外四个字:“我老婆呢”?更多的百姓为这后四字而泪奔。”

方方在日记中说,“临终前提出捐献遗体很感人,可是临终前剩下最后几口气,仍然惦记着老婆,同样感人呀。报纸标题为什么不能写《歪歪扭扭十一字遗书让人泪奔》,而要特意去掉后面四个字呢?会不会编辑认为爱国家才是大爱,爱老婆只能算小爱?报纸是不屑于这种小爱的?”

就在武汉肺炎疫情持续恶化之际,中央政法委2月18日下达通知,要求遵循习近平的指示,各地加强正能量的宣传,推出更多有温度、有泪点的“暖新闻”。自由亚洲的报导称,这意味着真实反应民情的报导将会被“和谐”。

近日,有知情者向大纪元提供一份湖北宣传部的内部文件,文件中显示湖北省宣传部报请中央网信办删除所谓的“谣言和有害信息5.4万余条”;另一方面,他们还组织网路大V撰写“网评文章近400篇”,并组织五毛入群,及时“跟评40万余条”,并称此举是“以主动发声对冲负面舆论”。

此外,当局还严控外国媒体,在武汉采访的33家境外媒体60名记者,已有47名记者在“劝导”下离开了武汉。

早在2月4日,中宣部就宣布已调集300多名记者深入湖北和武汉进行宣传报导。人民日报下属的健康时报记者张赫到武汉一周以来,发表了雷神山医院患者出院等报导。

然而,在社交媒体上,网民呈现出的却是一个完全不同、处于绝望之中的武汉。在张赫抵达武汉的同一天,10天建成的雷神山医院,在遭遇大风大雨后出现漏水情况,部分病人紧急转移到其他病区。

由于政府秘而不宣疫情,于1月18日举办万家宴的武汉百步亭社区成为重灾区。但社区有多少人感染,官方媒体不报导,居民对此十分焦虑。

身处在武汉的奥莉(化名)是一家市场化媒体的记者,她说“完全不允许发在湖北、武汉的新闻。不允许做他们所谓的负面报导…这个事情非常过分。”

与此同时,中共官媒的煽情造假宣传也不断穿帮。在中共官媒的一个电视报导中,一名从方舱医院“出院的女患者”声称:在里面太好了,都不想回家了。引发网友嘲讽,称其“脑子坏了”。

随后有网友曝光,该名“女患者”疑似一名职业演员,此前曾在官媒的报导中扮演一名“女护士”。消息引发外界哗然,纷纷谴责中共造假。

2月15日,官媒《华商汉中》一篇报导中写道,在一线工作的王女士将出生不到20天的双胞胎儿子哄睡之后,要丈夫送她回医院工作。丈夫回到家后,刚起床不久的两个孩子见到爸爸竟开口问“妈妈干嘛去了?”

该报导同样引发网路嘲讽声浪,“天下奇观:厉害国的双胞胎出生20天就会讲话!”“我还以为20天的孩子脐带自己一剪,然后上前线了”

另外,中共官方管控媒体言论的同时,知识份子的信息平台及社交媒体也被大量封杀。2月6日晚,疫情吹哨人武汉医生李文亮过世。住在北京的00后的桑德尔(化名)和同龄朋友激动地转发#武汉政府欠李文亮道歉#的帖子。隔天早上,他的微博就被封号了。

记者奥莉也表示,“这几天,我有很多的微信没有回复,等我开始一一回复,却发现好几位老友的微信已被注销。”

19日,腾讯旗下的自媒体平台《大家》被执行”死刑”。这个集中了许多中国自由派知识份子的平台被封前发表的最后一批文章,包括《武汉肺炎50天,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

创刊主编贾葭说,得知《大家》被赐死时说不上乐观、悲观,“我做一个老媒体人来讲,都已经习惯了。”

他表示,时至今日,中国的大问题是言论自由基本已不复存在。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链接:住方舱医院不想走的女患者曝光 疑是职业托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