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武汉瘟疫后中国经济的趋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瘟疫(Pandemic)是指大型且具有传染力、又会造成死亡的流行病,在广大区域或全球多处传染人或其他物种。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大流行病的出现应符合下列条件:新病原在人群中出现;病原因感染人,引起严重病况;病原易传染,特别是在人与人之间传染。显然,新冠状病毒导致的武汉肺炎,已满足上述条件,成为真正的瘟疫

武汉瘟疫大作,目前仍在持续进行之中。人命关天,生命可贵,经济上的影响本来就应该是最后要考虑的内容。上个月在明镜电视的节目中,一个观众打电话进来,问武汉肺炎之际,当务之急是不是该考虑汇率,赶紧换汇。主持人和嘉宾都对这个问题都感到哭笑不得,命都快没了,还考虑这个!别说,还真有糊涂之人。武汉人现在知道,纵使腰缠万贯,也一筹莫展,难插翅飞出武汉,只能买到政府配给的简单菜蔬,也敌不过业力和瘟疫的威胁。

从长远看,劫难过后、劫后余生的人们,还要继续生活。希望人们能从大瘟疫中得到教训,能够反思,知道瘟疫背后的原因,也联想历史上的瘟疫和人类道德的关系,联想到中国社会当下心灵和道德上的缺失,重拾善念和真诚,才不枉经历此一大劫。至于瘟疫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未雨绸缪,从长计议,是人们现在就需要考虑的事。

武汉瘟疫之后,悲观的说,中国经济前景堪忧。之前普遍预估的失业潮、GDP下滑、产业链转移和断裂、金融市场混乱、房地产泡沫破灭,都会加快出现。分析中国经济目前的状况和瘟疫期间及此后的走向,不难看出经济上可能出现的六个趋势。

可能出现的六个趋势是:第一步,消费市场萎缩,市面繁荣减退;第二步,公司盈利锐减和亏损,企业倒闭严重;第三步,债券违约暴增,银行破产和挤兑增加;第四步,金融市场混乱,外汇储备耗尽,人民币崩盘;第五步,中共政府介入,狂印大面额钞票,通货膨胀失控;以及第六步,全面物质短缺,民众财富大幅缩水,统购统销和票据时代回潮。显然,六个发展趋势中,可能不完全按顺序进行,可能会交错进行或同时展开,而中共也有可能在其中任何阶段倒台,使政治因素更迅速的影响经济变动。

第一个趋势,消费萎缩,繁荣减退,这在武汉、湖北,乃至长三角已普遍发生。甚至在珠三角、西南、东北、和京津要地,都迅速铺开。零售、餐饮、住房、旅游、运输在武汉和湖北的第一季度基本趋零,在从北京到上海的大都会区都出现锐减。新型冠状病毒、非洲猪瘟、禽流感,三大疫情同时扩散,令中国肉类供应受阻,供应不足。在北京居住15年的路透社大中华区视频制作主管马克·奇斯霍姆(Mark Chisholm),记录了他过去从未见过、宛如空城一样的北京。可以预计,因居民消费对经济的贡献减退,制造业因员工短缺停摆、出口因为疫区的原因受限、和基建因民工不能到位而停滞,中国2020第一季的GDP损失,至少在2%;而如果瘟疫持续到五、六月,GDP的衰减更会增加到4-5%。需要注意的是,这是中国真正GDP的衰减的幅度。

第二个趋势,不管是国企和民企,都面临开工和不开工的两难境地。开工呢,病毒感染病例持续增加,交通中断,停运、停工、开工后工人被劝返、隔离等因素,都影响开工。即使开工,产品的运输和销售都是问题,原材料供应也不能保证,出口更是非常困难,世界不愿接受来自中国的发货,会对产品是否携带病毒心怀疑问。陆企很多原定2月10日开工,但已有企业宣布继续延长停工时间,很多制造商确定2月难以复工。不开工,资金流动断裂,但固定支出不变,银行贷款依旧,必然导致盈利锐减和大面积亏损。企业亏损严重时,大规模倒闭潮会席卷而来。

第三个趋势,是债券违约暴增,银行破产和挤兑增加。中国债券违约在瘟疫来临之前就已经非常严重,银行破产和挤兑时有发生。第二趋势中所述的企业亏损和倒闭,将带来更大的违约风暴,和更多的银行破产。已经对中共政权极度失望、彻底丧失信心的百姓,不会承认中共银行的信用,一旦他们可以离开家里,可以提出现金,人们会第一时间挤爆银行。当中共面临几千家、几万家银行同时现金耗尽时,印钞机尽管已经全力运转,也拿不出那么多的现金。

第四个趋势,是金融市场混乱,外汇储备耗尽,和人民币崩盘。因为债务违约、银行破产​​和挤兑,金融市场会出现更大混乱。美国财政部日前公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数据按惯例延后两个月),2019年11月,中国所持美债大幅下降,持仓减少124亿美元至1.0892万亿美元。这也是中共在过去9个月中第8次抛售,目前持仓降至自2017年4月以来的最低水平,2016年2月的峰值为1.25万亿。去年12月和今年1-2月,中共所持美债会继续下降,因为中共必须在没有出口带来的外汇收入、救灾需要购买大量医药资源的时候,变现来用于国际支付。中共仅剩的3万亿外储,因需要满足与美国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购买,会迅速亏空。而失去外汇储备支撑的人民币,崩盘的可能性会越来越大。法国外贸银行日前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再次打击中国经济,预计人民币将会贬值。

第五个趋势,是中共政府介入,通胀失控。中共在经济崩溃、物质短缺、金融混乱、外汇枯竭、人民币摇摇欲坠之际,会进一步加紧汇兑控制,甚至强制没收民间的、百姓手中的外汇,还可能以非常时期之名,强制回购黄金。另一方面,中共会加快印钞速度,以满足需求,而无视通胀的威胁。在瘟疫期间及之后,统购统销、配给制度、票据制度,都可能在维稳和维持民生的幌子下,和供销社一起借尸还魂。

第六个趋势,是在前五个趋势之下,中国出现全面的物质短缺,市场匮乏,除了住房过剩、房地产价格崩盘、汽车过剩,其它民生产品、食品、药品、医疗服务,都会出现缺口。百姓财富因为通涨和人民币贬值而大幅缩水,国进民退,国富民穷,中共既得利益集团转移资产外逃加剧,都会全面出现。

总而言之,武汉瘟疫带给中国经济的冲击,会非常巨大,可能超过中共的承受能力,而导致政权崩塌。而政治、社会因素、民众心理、民间反抗如果加入公共卫生和经济的影响,则会给中国的未来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

(作者为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席教授)

本文转自668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www.epochweekly.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