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专家赞方方《封城日记》:强过百名记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8日讯】武汉封城一个多月,中共当局派出数百名记者进入武汉,报导所谓“暖新闻”,试图粉饰这场灾难,但遭到网路炮轰。相反,武汉作家方方坚持写“封城记”,记录在官方媒体上看不到的点点滴滴,却获得外界关注。有教授说,几百名记者还抵不上一个方方。

近日,在中共政法委的指令下,数百名官媒记者进入武汉,加大所谓“正能量”宣传,报导与武汉疫情有关的“有温度、有泪点、有人情味的暖新闻。”

但这样的舆论导向遭到众多网民炮轰,武汉一位大学教授日前发文表示,官媒发表的疫情报导基本是在“侮辱人的智商”,没有一篇能读得下去。

例如,在中共官媒的一个电视报导中,一名从方舱医院“出院的女患者”声称:在里面太好了,都不想回家了。引发网友嘲讽,称其“脑子坏了”。

随后有网友曝光,该名“女患者”疑似一名职业演员,此前曾在官媒的报导中扮演一名“女护士”。消息引发外界哗然,纷纷谴责中共造假。

2月15日,官媒《华商汉中》一篇报导中写道,在一线工作的王女士将出生不到20天的双胞胎儿子哄睡之后,要丈夫送她回医院工作。丈夫回到家后,刚起床不久的两个孩子见到爸爸竟开口问“妈妈干嘛去了?”

该报导同样引发网路嘲讽声浪,“天下奇观:厉害国的双胞胎出生20天就会讲话!”“我还以为20天的孩子脐带自己一剪,然后上前线了。”

在中共官媒炮制所谓“暖新闻”之际,武汉作家方方从1月25日,也就是武汉封城后的第三天,写下了第一篇“封城记”。之后一个月里,她几乎从未间断。记录下了一座千万人大都市突然沉寂后的点点滴滴。

2月7日,最早向外界披露新冠肺炎疫情的“吹哨人”之一、武汉眼科医生李文亮病逝,在中国网路世界掀起了一场尤为罕见的“我们要言论自由”的舆论浪潮。

方方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说出真相的李文亮,受到责罚,丢了性命,到死都没人向他道歉。这样的结果,今后是否还会有人敢说?”

2月16日,方方这样描述武汉当下的灾难:“灾难不是让你戴上口罩,关你几天不让出门,或是进社区必须通行证。灾难是医院的死亡证明单以前几个月用一本,现在几天就用完一本;灾难是火葬场的运尸车,以前一车只运一具尸体,且有棺材,现在是将尸体放进运尸袋,一车摞上几个,一并拖走;灾难是你家不是一个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几天或半个月内,全部死光…”

在武汉封城第30天的日记中,方方提到,“武汉一位叫肖贤友的病人去世了。临终前,他写下两行共十一字的遗言。但是,报纸宣传时,却用了这样的标题:《歪歪扭扭七字遗书让人泪奔》。让报纸泪奔的七个字是:“我的遗体捐国家”。而实际上,肖贤友的遗书还有另外四个字:“我老婆呢”?更多的百姓为这后四字而泪奔。

方方在日记中说,“临终前提出捐献遗体很感人,可是临终前剩下最后几口气,仍然惦记着老婆,同样感人呀。报纸标题为什么不能写《歪歪扭扭十一字遗书让人泪奔》,而要特意去掉后面四个字呢?会不会编辑认为爱国家才是大爱,爱老婆只能算小爱?报纸是不屑于这种小爱的?”

武汉华中师范大学教授戴建业23日撰文称,对于当前正在湖北进行疫情报导的陆媒记者们“不敢恭维,也不想多说”,这些官样文章与“方方日记”对照,境界和见识便高下立见。

现居悉尼的中国作家何与怀上周发文说,方方“封城记”中的这些不加修饰的文字是对虚谎的控诉,也是对盛世的诘问,它让人们看到了生命的脆弱、个体的渺小。

时事评论人士袁斌撰文说,中共为了舆论维稳炮制出来的这些“侮辱人的智商”的“暖新闻”、洗脑新闻,脑子正常的人谁会去关注,谁又读的下去?说的都是假话、官话、空话,别说几百个记者,就是再多的记者,加起来也不可能抵得上一个说真话、实话的方方。

文章指戴建业教授说的好:“各级各地组织那么庞大的新闻队伍,浪费纳税人那么多钱财,面对单枪匹马的方方,你们难道没有一点愧意吗?”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链接:方方日记:遗体捐国家,我老婆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