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是惯犯 中共强迫运动员吃兴奋剂丑闻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04日讯】“孙杨出事不是一次两次了,他是个‘惯犯’,早就应该在国内就得到处理。这就看出来中国体育总局在这件事(反兴奋剂问题)上的立场。”前中共国家体操队队医薛荫娴说。她以揭露中国体坛兴奋剂丑闻出名,也因此全家长年受到打压。

近日,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因违反兴奋剂检测规则被禁赛8年,引起舆论关注,中共政府包庇运动员使用兴奋剂也再次被聚焦。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2月28日一致裁定,孙杨在2018年9月的一次赛外检查中违反了国际泳联(FINA)反兴奋剂规则中不得干扰兴奋剂检测的任一环节,被处以禁赛8年的处罚。他的批评者指责孙杨的行为是对游泳运动的不尊重。

法新社报导说,禁赛8年的判决对中国游泳头牌孙杨来说是一记重锤,这也是孙杨用锤子砸碎自已血样后,受到的最严厉判决。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发布的新闻稿说,孙杨在2018年9月4日当晚认为他的血样和尿样采集协议不符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检测和调查国际标准》(ISTI)的要求时,他没有提供令人信服的理由去证明他毁坏贮存血样容器,并放弃兴奋剂检测的做法是正当的。

仲裁委员会表示,在提供血液样本后,质疑检测人员的资质是一回事,在双方长时间交流后,而且工作人员已经警告运动员后果后,仍然以这样的行动最终毁坏贮存样本容器,导致药检无法进行,这是另一回事。

前中共国家体操队队医薛荫娴的儿子杨伟东对美国之音说,正常的逻辑应该是先允许检测方把血样和尿样采集完毕,然后再提出质疑和投诉。而孙杨阻挠尿样采集,在血样采集后又指示保安用锤子打碎存放血样的容器瓶明显是心里没底。

薛荫娴则认为,孙杨的领导在事件中负有一定责任,“他的领导在旁边敲边鼓,认为(检测员)拿走血样不合适。”

根据财新网的报导,孙杨曾在事发当晚通过电话请示过中共国家游泳队领队程浩,和他所在的浙江省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韩照岐。

孙杨被罚后,他的母亲杨明日前发长文抨击中国泳协,称“对得起领导、对得起组织,但对不起儿子”,无意中披露了中共泳协官员曾在2014年隐瞒包庇孙杨服用禁药曲美他嗪(Trimetazidine)。

2014年5月,孙杨在中国国内一次游泳比赛中被查出服用了禁药曲美他嗪。当时他仅被处以口头警告、罚款5000元人民币的处罚。但10月份亚运会结束后,有领导找到孙杨母亲,说“如果这样的处罚结果报上去,可能会通不过。反正现在亚运会已经结束了,不会影响成绩,最后结果也不对外公布,我们可以把处罚说成是2014年5月份到8月份禁赛三个月。”目前,孙杨母亲的这篇网文已被删除。

随着媒体报导和更多细节的披露,中共政府在掩盖和包庇运动员使用禁药方面所扮演的角色,逐渐浮出水面。事实上,中共强迫运动员服用禁药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就有将近50名游泳选手被查出服用兴奋剂。

2017年10月,薛荫娴接受德国第一电视台(ARD)采访时说,有超过10000名中国运动员涉及国家支持的禁药计划,如果他们拒绝服用就要离队。

她说,中国体育界服过禁药项目包括:排球、篮队、乒乓球、羽毛球、游泳和体操等。不管多么年轻的运动员也得服禁药,即使只有11岁的运动员也得服用。

薛荫娴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还披露,中国体坛用“特殊营养药”、“大力补”这样的名号将兴奋剂在全国推广。她说,正是因为兴奋剂,中国才有太多昙花一现的运动员。

前中国体育总局局长伍绍祖曾在回忆录中说过,当时中共体育界有个共识,成绩不行就得服兴奋剂。服用兴奋剂有三个原则:有用、无害、查不出来。

世界游泳教练员协会主席约翰•伦纳德曾指责说:“没错,全世界都有运动员吃兴奋剂,但只有中国选手是有组织的吃,拿纳税人的钱吃。”

由于反对兴奋剂,薛荫娴成了中共最高级别的异见者,长年遭到打压,最终于2017年逃离中国大陆,到德国申请政治庇护。

薛荫娴向美国之音表示,自己在几十年工作当中,有68本工作日志记载了大量的兴奋剂黑幕,在她离开中国大陆之前,这些日记就已经安全转移到了海外。她表示要当面向国际奥委会主席提交这些证据。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链接:孙杨领奖台现尴尬一幕 药罐子疑云再起
相关链接:孙杨禁赛8年冤不冤?国际仲裁法庭给出答案
相关链接:前国家队队医惊爆  逾万中国运动员用禁药
相关链接:陆专家揭中国体坛兴奋剂黑幕 “特殊营养药”全国推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