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劳脱水双重折磨 用精神跑完马拉松——体坛难忘瞬间(二十三)

作者:鲍天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06日讯】

时间:1984年8月5日

地点:美国洛杉矶

在奥运的众多项目中,马拉松可谓是最具象征意义的,甚至可以说是该项赛事的起源,因此每届奥运的马拉松比赛,都成为了重中之重,而这项赛事不但对体能,对意志力也是一项艰巨考验。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的马拉松比赛日,气温高达32度,湿度更是高达95%,潮热的天气使得比赛更加艰难,而在这一届也是首次举办女子马拉松,此前女子跑步最长项目是1500米,因此极具象征意义。

第一个冲线的是美国选手琼·贝罗蒂,他成为了该项赛事中的首个夺冠者,然而这并非是这一天唯一被后世铭记的一刻,以39岁高龄参赛的瑞士选手卡布利约拉·安德生·希斯,正在崩溃的边缘。

以39岁高龄参赛的瑞士选手卡布利约拉.安德生.希斯 正在崩溃的边缘。(youtube视频截图)

在比赛前30公里,卡布利约拉一直表现正常,但却错过了30公里处、也是最后一个补给点,这意味着卡布利约拉不得不以缺水得状态跑完剩余12公里赛程。

随着临近终点,卡布利约拉得速度也越来越慢,当她终于跑进体育场内时,距离贝罗蒂冲线已经过去了20多分钟。在仅剩一圈即可完成比赛时,她已经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连走动都极为困难,好似酒醉,无法径直前进,弯弯曲曲地蹒跚于跑道上。

以39岁高龄参赛的瑞士选手卡布利约拉.安德生.希斯,好似酒醉,无法迳直前进,弯弯曲曲地蹒跚于跑道上。(youtube视频截图)

而看到这一幕地现场观众,无不起身鼓掌,他们试图用这种方式,鼓励卡布利约拉完成最后的距离。但此刻最担心地是现场医生,他们有人试图去给她进行治疗,但被卡布利约拉阻止了,因为一旦如此她就将丧失比赛资格。

当看到卡布利约拉依然有流汗迹象时,医生才有些许放心,这表明她还没有中暑,但也不敢丝毫大意,一直跟在她身后观察,以防不测。

就这样卡布利约拉一步步艰难地走完了最后的路程,这短短地一圈花了将近6分钟时间,当她过线地那一刻,体力早已不支的卡布利约拉倒在地上,在医疗人员协助下离场。

“在跑进体育场时,我身体已经开始抽筋,”如今已经年过70的卡布利约拉回忆道,“那是我面临的最大问题,而我的大脑和其他器官都还正常运作。我知道我必须前进。”

“我告诉我自己说,坚持下去,努力下去,但我的肌肉却没有回应,而最后400米更加恶化。那一刻我想,这是在奥运会,我想要完成比赛,因为这是我唯一的一次机会。如果这是其他的马拉松赛事,我或许已经停止了。”

“在那种高温下,我的身体早已瓦解,但我清晰地听到观众席上的欢呼鼓掌声,那是无与伦比的响亮!这完全出乎我意料,或许也因此支撑着我继续前进。”

“我当时完全不在乎之后几个星期里可能身体会非常不适,我只想一点:我要做到!在最后一圈以及赛后于医疗帐篷内的一个小时,我的身体极度痛苦,但两个小时之后我就好了。”

卡布利约拉坚持完成比赛的一幕,成了那届赛事最经典的一刻,但她本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却不这样认为,而是为没能以很好的状态完成比赛感到羞愧,“如今回首往事,我觉得人们之所以这样看待我,是因为他们目睹到:经过拼搏,下定决心后,就能克服重重困难,而做到这一点,必须要经历痛苦的考验,不要因此而止步,要勇往直前。”

(转自希望之声/责任编辑:叶萍)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