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口罩熔喷布价格翻20倍 小作坊大量生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15日讯】中共肺炎蔓延全球,口罩需求大增,制造口罩的熔喷布价格高居不下。中国国内的最新报告曝光,大量小作坊为了牟利生产劣质的熔喷布,导致PP(聚丙烯)纤维料的价格暴涨。

4月13号,“国泰君安期货”刊登能化商品首席研究员张驰的专题报告,“劣质口罩引发的PP暴涨何时结束?”。报告中指出,由于全球疫情蔓延,对口罩需求大增导致熔喷布的价格在短短2个月时间上涨了20倍。在利润的诱惑下,国内很多不法商家正大量生产劣质熔喷布。

所谓的“熔喷布”是口罩三层结构的中间层,也是过滤病毒、阻隔粉尘的关键材料。熔喷布的纤维很细,所以过滤性、屏蔽性等远超一般不织布。但是由于生产设备,和专用原料的限制,目前熔喷布产量有限,成为口罩生产的瓶颈,价格也高居不下。

大陆资深媒体人 黄金秋:“这个熔喷布价格目前已经暴涨到(现货)一吨55万到60万之间。在疫情之前,熔喷布也就是几万块钱一吨。所以目前熔喷布就作为国家专管物资,是定向供应的,有政府红头文件才能购买。所以导致了,一方面是权贵阶层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开红头文件,权力腐败、权利寻租。另外一方面,就造成了这个替代品。”

在这个背景下,中国大量小作坊开始投产劣质熔喷布替代高价熔喷布。专题报告说,他们用普通的PP纤维料替代熔喷级PP,用普通挤出机、注塑级替代熔喷布专业生产设备。生产出来的劣质熔喷布再用每吨35到60万元出售,转眼就获利几十倍。

农历新年后,江苏扬中市出现了大量生产熔喷布的小作坊。此外,近1个月来其他地区有近10万家小型作坊投产。最近扬中市声称要整治熔喷布行业,光4月10号和11号上午,被查扣运送“三无”熔喷布的卡车就有30多辆。

安徽口罩工厂员工 强先生:“第一它可能没有证。第二的话,它的产品就用次等货,它的中间的那个熔喷都是有问题的。你懂我的意思吧?因为这个东西最贵的地方,就在熔喷上面。”

大量生产劣质熔喷布也推动了普通PP纤维料价格暴涨。据《中国证券报》报导,神华包头的S2040牌号的纤维料,在4月13号拍卖价达到了每吨 22000元人民币,比上周五翻了一倍,有市场人士感叹“这简直是印钞机”。

但是,在商家赚得砵满盆满的同时,使用这些劣质熔喷布制造的口罩质量如何呢?

日本化学企业资深研究员杜先生表示,劣质熔喷布使用的PP纤维料熔融指数不达标,生产出的纤维较粗,达不到正常熔喷布的防护效果。另外,劣质熔喷布也没有经过“驻极处理”,而这一步对口罩过滤病毒很重要。

日本化学企业资深研究员 杜先生:“因为熔喷布它的纤维和纤维之间的距离是完全没有办法阻隔像病毒这么小的东西。那么它是怎么达到阻隔病毒的效果呢?其实是它靠‘驻极处理’之后,纤维上自带静电,所以就算是比它小的,像病毒一样小的物体想要通过的时候,它也会被静电吸附,从而没有办法通过。”

杜先生表示,因此劣质熔喷布制造的口罩,会将抗疫第一线的医护人员置于不必要的危险中。

这篇专题报导在微博被转载,引发讨论。此外,微博账号“塑料东哥”的专业塑料原料生产商,某石化副总经理也曝光了类似的黑幕,并指其中的利润有300%。

有网友说:“怪不得之前外国的说我们的口罩不合格呢”,“换句话来说,就是国内市场上假口罩的占比是约等于99%”,“拿人民生命开玩笑,这种玩意难道不该严厉打击?”

之前,芬兰、比利时、荷兰、澳洲、巴基斯坦等国都曝光从中国进口的口罩不合格。但中共官方则辩解称是规格不同,或者将责任推给采购国家。

采访/陈汉、熊斌 编辑/尚燕 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