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709最后律师王全璋终于回家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29日讯】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结束了长达将近5年与家人离别的日子,于4月27日晚上回到北京的家中,与妻子李文足和幼子重逢。这一幕感动了全世界所有关心他的朋友们。

2015年7月9号,三百多名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遭中共抓捕和骚扰。李文足的丈夫王全璋是其中一位,也是最后一名被释放的律师。

结束长达将近五年的分离,4月27号晚上七点多,王全璋终于回到北京家中,与妻子李文足和年幼的儿子泉泉重获团圆。

这一幕,网友都看哭了。纷纷留言说这是在中共肺炎疫情中,让人快乐的好消息。想起王律师这些年在牢里失去自由的岁月,李文足坚强的在外守望和坚持着,幸福来得太不容易了!

王律师是条好汉,李文足是一位伟大女性。

王全璋平安归来,李文足功不可没。

709大抓捕事件发生后,王全璋被秘密关押,几年之后,外界才得知,他被以“寻衅滋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羁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中共当局不让家属和律师会见王全璋。

李文足到处奔走,只为见丈夫一面。中共想方设法阻饶,甚至还诬陷李文足,一段视频被张冠李戴的扣上“颜色革命”的政治帽子。

维权律师王全璋妻子 李文足:“在这个视频中所出现的我的镜头,是在今年8月1号,天津市二中院门口,我呼吁要无罪释放我的丈夫。然后他们就把这些视频拿出来,抹黑说成是挑动颜色革命。我觉得这个实在是太荒谬了。”

2017年8月20号,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在推特上曝光了当局施压她的亲属。她说:“王全璋被抓了,我是妻子,为什么迫害妻子的家人?只有一个目的:让我屈服,放弃对丈夫的营救。”

在内外强大的非人压力下,坚强的李文足一再坚守着,抗争着。

2017年12月6号,李文足和及其他“709”家属参加欧盟举行的国际人权日活动,他们在现场高喊“全璋,回家”。

2018年4月4号,李文足在抗争1000天的悲愤中,开始了步行寻夫壮举。从北京最高法信访办出发,走向天津关押丈夫的第二看守所。

2018年12月,维权律师的妻子们,包括李文足在内,结伴剃掉头发,抗议中共迫害维权律师,没有法律。

中共邪恶暴行的压力,已经超出了李文足作为一名女子的承受力,她只有不断地在社交媒体上发声控诉,寻求外界支持。鼓励自己和狱中的丈夫,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

今年4月5号,王全璋所谓刑满到期。即使如期离开山东临沂监狱,王全璋仍然无法立即与家人相见,因为狱方以疫情严重为由,强行押送王全璋回户籍所在的济南隔离14天。

直到4月26号李文足因腹痛呕吐,被救护车送至北京西苑医院急救。王全璋得知消息后,心急如焚,向看守人员要求回北京照顾太太,等了几个小时没有回应。王全璋自己乘计程车前往北京,却在高速路口被警方拦下,带往派出所。

709律师李和平的妻子 王峭岭:“当她丈夫还没有回家,当她前天阑尾炎在医院抢救时,我们后来进去看她的时候,我们聊天聊到最后,她说感谢上帝只是一个阑尾炎,不是什么癌症。本身她就是很积极很乐观的,接获丈夫不回来,我们也接受这样的结果,然后继续为我们的权利来抗争。”

在王全璋的强烈要求下,27号,当局派人押送他返回北京,李文足终于见到阔别四年多的丈夫。

王峭岭:“从山东来的警察,两个警察有一个就留下了,要隔离14天之后,带着王全璋去北京这边的派出所作手续。我觉得这说明现在王全璋在北京,在回到家里居住,还有很多的阻碍,会面临一些干扰,到底是什么呢,真的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与世隔绝五年的王全璋对媒体说,当局常把“依法治国”挂在口边,却“明目张胆”地违反法律,总是在设法扩大、滥用自己的权力,罔顾市民的基本人权。““大家在这样的一个时代,一个很特殊的历史时期,可能就是要需要互相抱团取暖,就这样大家才不会感到孤单。被羁押的人在里面,也会得到一些安慰和鼓励。”

目前,李文足因为体内的钾量不达标,暂时不能做手术,现在只能药物治疗,随时有恶化风险。见到丈夫后,她还要去医院“吊盐水”,而王全璋因在家隔离,无法陪伴妻子。

采访/陈汉 编辑/黄亿美 后制/周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