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吴明德:黄色经济圈成新市场 港府打压走错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4日讯】香港疫情稍许受控,但危机尚未解除,今年五一黄金周假期,十几年来首度没有大陆游客,壮大黄色经济圈成为众多香港业者与市民的共同愿景,然而港府却不时找借口施以苛刻打压。资深银行家、大学客席讲座教授、时事评论员吴明德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当七八成的民众因共同理念而汇聚成一股新兴经济活力,即形成了次文化,政府应该顺势提供帮助,让这个经济圈足以融化完整个香港经济的活动。港府最该做的是改变思维,想要打击八成民众喜欢光顾的店铺,表明政府走错路了。

因疫情而延后的年度中共两会定在5月22日举行,吴明德认为两会通常会定下今年的经济指标,会议上的陈腔滥调不必理会,只需留意它发布的经济增长目标是多少,尽管数据造假,但对比往年数据,仍有参考价值。

吴明德认为,眼下中共最担心的是它吸引不了外资回来。4月22日,美国证交会主席警示投资者:不要投资中概股,“此外,美国的议员也在发动不允许联邦雇员的退休基金去买这些中国概念股。一旦实行,将来中国的大机构,就不能去美国的股票市场集资。不允许集资,就是它吸收不到外汇回来。”

他还帮中共算了一笔失踪钜额的烂账:“中国2001年加入WTO后,世界工厂平均一年大约赚4,000亿美元。至今17、18年了,赚了7万亿至8万亿,却只剩下3万亿外汇储备。那其它的去了哪里?加上世界各地的直接投资者和去中国设厂所赚的1万亿,合起来有近10万亿。这10万亿为什么没了?肯定是被它那些贪官在过去十几二十年辗转拿出去了。”

当美国提醒投资者远离中概股,不让它上市集资,香港的股票市场理应成为中国第二个目标地,守护好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能帮助它去吸钱。但深谙中共官僚运作的吴明德提醒投资者警惕,“从理性的想法,中共一定要保住香港。但它可以不理性的,当它要政治为先时,即你影响到它管治或统治中国的威信时,它先牺牲你。到时来说,它提前27年收回你而已。这个有十分之一的机会,我们要计算这个风险。”

以下是访谈内容整理。

记者:大家都很关注现在的经济。今年黄金周假期,香港已经没有大陆游客。刚才我去看了一圈,他们说是要壮大黄色经济圈。你觉得这个对香港的经济影响会怎么样?

吴明德:我们香港有大陆游客是2003年SARS之后,2004年开始的。谁得益呢?就那些地产界得益,即地产发展商。所有多赚的钱,那些商店赚的钱,也是付交了租金。所以,这次比如第一年回到没有内地游客的情况,那就是看香港人的消费能力。香港人的消费能力现在是受疫情的影响,即不上街,没那么多商业活动。但是,那些商铺说,他们可以继续做,就是因为租金可以减低,比如减一半,或六、七成,他就能做下去。如果是这样的话,只不过是,以前的10几年,地产的投资者,或者地产发展商,它们赚的钱这么多,那现在只有一、二年调整回来,也都很合理。就是说,不会每次都能赢的。

记者:所以,你觉得香港经济还有希望,就是减少了租金,就可以继续下去的,是不是?

吴明德:香港的经济不单是减租就可以调节回来,另外一样东西,就是重新建立我们自己的普世价值,使这些人继续在这里开心地生活。我们追求的生活方式,就好像台湾那样。你只要看到有希望,那普世价值在那,有法治,有人权,有自由,有民主,那每个人都会留在这里发展,就不会有下一波的移民潮,也不会使每个人想多省下钱以备移民或送子女出国读书,所以就减少消费。这个才是重要。

黄色经济圈成新市场 港府打击是走错路

记者:为什么政府这么怕黄色经济圈,之前的限聚令被批评主要是打压黄店,对他们特别多苛刻的要求。功能组别选举快到了,黄色经济圈对香港政治环境会有何影响?

吴明德:这个政府把自己塑造成被公众打压的一方,生了一种我们叫做“风土病”的病,动不动就觉得那些追求民主的人在抵制他们。这样的思维就好像在搞对抗。其实政府是一个无形的架构,处理公共的事务,这才是政府的功能。如果他当自己要和别人对抗,香港政府十几万人,加上医管局、房协、房委啊,这些相关的机构,加起来有三、四十万人,叫这些人去和其他那些人对抗,那就是走错路了。应该想想,整个政府,一路走来处理公共政策、公共的钱财、公共的收支,所有这些都有行政、司法、立法分权去监管的。那如果当民众说你不对时,你就想一下,好像夏禹治水那样,去疏导一下,究竟有什么不对,有错就改,而不是用现在这种反方向的方法。

记者:那你觉得这个黄色经济圈是否会让香港经济开始洗牌?

吴明德:这个黄色经济圈,只不过是,你可以搞个蓝色经济圈,你也可以搞个橙色经济圈的。只不过我在配合什么叫板块,什么叫Market segment(市场区间)。那以前的Market segment,比如我们做银行的,最富裕的5%的人,我们叫一组人;然后5~20%,叫高、中产;然后21~50%的叫中产;然后叫基层。那当然它一层层,只不过我们叫红、黄、绿、蓝,是不是?那这些都是针对不同的收入层,我们设计些产品、服务给他们。

黄色经济圈,我知道这些人追求公义的、追求普世价值的,那我就设计些产品、服务去迎合它。如果这个经济圈是可以大到整个香港都由它来带动,那它就代表着客人是大多数,那大多数就成为一个次文化,即黄色经济圈其实就是代表七、八成的人口,所以很多人就会加入做黄色经济圈的生意。那很自然的,因为这个黄色经济圈的需求那么大。那么反过来你可以搞个橙色经济圈,如果橙色经济圈只有2%的人口,那他就只是专门去服务那橙色经济圈的2%。概念是,等于你去Maze买5万元的手袋,可能整个香港那些阔太太只占1%。那我觉得没问题的。

所以最主要看这个经济圈是不是真的越来越大。如果是越来越大,那作为政府你何必去打击它,你就顺势去帮它。你自己去改你的思维,而不是它是黄色经济圈就不喜欢它,那如果八成的人都喜欢去光顾这些黄色经济圈的店铺,那就是说政府你走错路了。是不是?你应该收纳这些黄色经济圈的人,然后扶持他们,是不是?让这个经济圈的人能多做生意,然后可以融化完整个香港经济的活动。

中共外汇储备数万亿失踪?中企美上市集资不再

记者:中共两会定在5月22日举行。中共病毒疫情对中国的经济到底造成什么危机,其影响是否在这次两会中有所反映?

吴明德:我想它不会反映出来的。通常两会会定今年的经济指标。他们讲什么呢,陈词滥调的东西我们就不会去理它,最要紧的是告诉我们每年的经济增长是多少。这才是中国的特色,市场经济的特色。过去那么多年由10、9、8、7、6的GDP增长,那看它今年会不会讲。习主席3月底4月头已经在浙江讲了,要5到5.5,那就等那些人做事。那些人做事,是因为习主席讲了出口,那你要先做好一份报告,预备怎么计划。以前是3月出台,现在迟了2个半月,但现在你还是要说的。这样资源分配,最主要通过银行系统来分配资源出来,去带动经济增长。

3月份全球的股票都下跌,下跌就看谁走得快。即比如你看美股,由29,000几点下跌到19,000点,跌了10,000点。3月份因为全球的股票调整,债券调整,每个人都扑去美元、日元那里,要来避险。每个人都拿着日元债券或美元债券,然后又把股票都沽了,预备到低位时才回购,把钱收回来,那所以要看多2、3个月。如果4月份走,5月份也走,那就确定了外资不会回来了。那如果它4月又兜回个底,比如说4月又升回去,把跌的升回一半。比如美股都去到24,000多了。那它由19,000升回24,000多,也就是说由29,000多跌到19,000多,又升回到24,000多,那看看它4月公布的数据,我们的外资持有国内的A股是否又反弹回来?这才行,不可以单看一个数字。

中共最担心是什么呢?最担心就是它吸引不了外资回来。那外资来中国投资是要带钱过来,换成人民币投资。另外最担心是美国证监处上周头刚刚宣布了,证监主席和委员提醒国内的基金投资者,对中国概念股披露信息和年度财务报告的担心和风险,这个才是重要。因为,如果他是证监会的主席,就像你看香港的证监会,可以罚你全世界四大投行,每人罚你8亿、9亿,即之前的大半年都是这样,因为你做错了一些什么事。同样,如果他说了话,就是代表美国证券市场的立场。就是说,我提醒你了。另外,议会的议员也在发动,不允许联邦雇员的退休基金去买这些中国概念股。一旦实行,将来中国的大机构,就不能去美国的股票市场集资。现在他们的市值,大约是12,000亿到1,500亿美元。如果不允许它集资,就是它吸收不到外汇回来。

加上中国面对的是,2001年加入WTO后,世界工厂使我们平均一年大约赚4,000亿美元。至今17、18年了,我们赚了7万亿至8万亿。这7至8万亿,现在剩下3万亿外汇储备。那其它的去了哪里?除了赚这些钱外,还有吸引世界各地的直接投资者,或者来中国设厂的人,这些可能接近1万亿。另外,他们在中国赚的钱,一直这么多年,每年赚200至300亿美元,存在这里。合起来,就有近10万亿。这10万亿为什么没了?只有3万亿在这?肯定是被它那些贪官在过去十几二十年辗转拿出去了,是不是?所以,别人才会说,2012年、2013年加拿大和美国的信用机构去调查后,发现它单是拿出去的存款,不计买的物业,都有3、4万亿美元。那这些钱就是跑出去了。这反而是我们最担心的。

中国面临被印度取代 若提早收回香港将更惨

记者:那他们会不会回香港上市?你觉得香港这里的情况如何?现在香港在两制上发生冲突的情况下?

吴明德:美国不让它上市,去年阿里巴巴回来,跟着回来的是百度、携程、京东,这些。中共是否要香港变成第二个出口的地方,去吸资?因为它去不了美国,第二个想的地方就是这里。这里是世界各地都可以来投资的股票市场。所以,这是我们用公民社会去想,国内的领导不会蠢到这地步,连这个可以帮忙吸资的地方,也要把它毁掉,是不是?

全世界,现在除了印度之外,没一个地方说,香港和中国是一样的。因为根据50年不变,人家都是承认,尤其是美国、英国和欧洲那些经济发达的国家,一直承认香港有特别关税区的地位。那现在,第一枪是印度开的,就是当香港是中国。印度想替代中国做世界工厂的角色,所以它这样做。

但真正来说,我们香港到现在来说都是叫做一国两制,如果不保持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如何去吸钱?所以,当美国决定不让中国概念股去那里集资,因为影响他们国民的投资,那它唯一想法就是返回香港。

从理性的想法,中共一定要保住香港。但它可以不理性的,当它要政治为先时,即你影响到它管治或统治中国的威信时,它先牺牲你。到时来说,它提前27年收回你而已。这个有十分之一的机会,我们要计算这个风险。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