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英强:陕西公安疫情期勾结黑社会入民宅抢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5日讯】2020.4.30日中午13:10左右,辖区陕西省西安市西咸新区渭城街道办金旭路派出所民警蔡剑波和另一名民警带着三名穿便衣的陌生男人来我家,蔡剑波指着其中两名男子介绍说是陕西省公安厅刑侦局的警察,另外一男子自称是陕西省信访局的工作人员。
这三人对我和我女儿王小琴说,他们是奉陕西省公安厅领导的命令下访群众,来了解一下我家的案发经过和诉求。
我和女儿王小琴信以为真,带着这三人一起到社区会议室谈话,谈了不到一小时,一名自称姓王的省公安厅便衣警察就开始不停的对我们说:“在这里说话不方便,我刚才联系了一个附近的办案点,那里有摄像头可以音视频同步到省上,咱们到那里去,我们给你家做个笔录,你把案子和诉求谈一下,弄个正式材料,我拿回去交给省上领导,尽快研究解决你家的案子。”
我父女二人再次信以为真,被他们三人开车带到西咸新区秦汉新城管委会公安分局地下室办案中心。刚进门他们就把防盗门反锁了,他们没收了王小琴的手机和随身物品,又给她过安检、录了双手指纹和掌纹、量身高、称体重、量鞋码、要求她朗读一段提前准备好的范文等程序走完后,才允许我父女二人进入办案室接受谈话。
从当天下午三点半开始到晚上八点多,他们分别给我女儿王小琴做了两份笔录。
第一份笔录开头一段话显示他们的身份是秦汉公安分局的警察,王小琴反复询问他们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不是陕西省公安厅的民警?这两名便衣又改口说他们是西咸新区公安局的警察,受省公安厅领导指示下来查案的。我们要求他们出示警官证,其中一名便衣把警官证在王小琴眼前晃了一下就收起来了,王小琴只看清上边显示人名叫王立。另一便衣从始至终未出示过任何证件。
这份笔录只简单的记录了一下当年案发经过,有关因该案上访被长年暴力维稳造成的全家一死二残后果的事发经历他们不给记录,问原因,他们说凡事要先理出个头绪才能进行下一步,他们今天来的主要目地是找绳子头的。
紧接着王立警官又反复催促叫抓紧说诉求,并提前警告我们不允许提出什么终身追责之类的诉求,他们办不到,就这样,在他们的连哄带骗下,王小琴稀里糊涂做完第一份笔录。
接着,他们又开始给王小琴做第二份笔录,问我父女二人这些年都到哪些部门上过访,具体上访时间,去北京上访多少次?每次坐什么交通工具去北京?有没有在国内外媒体上披露过?如何联系媒体的?王小琴有几个微信号?几个手机?家里有没有电脑和无线网?和其他访民是否有联系?咋联系上的?等等问题。
两份笔录做完己经晚上八点多了。他们借口要叫领导看完笔录后决定咋办为由仍不允许我们回家。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左右还不放人,我因有严重心脏病,不按时服药随时有生命危险,在我多次要求要回家吃药的情况下他们于当晚十点多才把我们送回家。
回家不到十分钟,火电四公司小区保卫科长吴斌又带着四五名自称是陕西省公安厅警察的便衣上门,借口要找王小琴再了解个其它情况,约需二个小时为由要强行带走王小琴。王小琴叫他们第二天再来,他们不同意,冲上来两名便衣打算把王小琴强行架走,被我儿王小刚挡住,未得逞,暂时离去。
随后,王小刚向我讲述了4.30下午13:10至晚上22:30我父女不在家期间,家中发生的被一伙便衣强闯民宅,非法抢劫的遭遇。
当天下午13:40左右,金旭路派出所民警蔡剑波和小区保卫科长吴斌带着三男一女自称是陕西省公安厅警察的便衣一起上门,以要解决我家生活困难为由骗精神病人王小刚开了门,进屋后,在没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这四名便衣开始在家里乱翻乱整一阵,蔡剑波和吴斌全程在场未加阻止。
下午18:00左右,四男一女共计五名自称是陕西省公安厅警察的便衣戴胶皮手套再次上门,谎称要请精神病人王小刚吃饭把门骗开,在不出示警官证和搜查证的情况下,这五名来历不名的歹徒把我家所有的桌子抽屉、柜子、箱子等家具的锁都撬开翻了个底朝天,然后又锁好伪装,接着又把所有床上的铺盖等生活用品翻的满地都是,把我家上访的一些案子原始证据及部分上访材料、通讯录、别人寄存的两部手机、几本上访日记和一些电子产品等物品统统打劫走了。歹徒作案期间,王小刚多次反抗,被其中两名歹徒强行架住并威胁,失去自由。
从始至终,这五名由金旭路派出所民警蔡剑波带来的自称陕西省公安厅警察的四男一女,未穿警服、未开警车、未出示警官证和搜查证及物品扣压清单。
报警至今未见金旭路派出所出警民警有任何回复,也未给我家出具书面接警回执单。
举报人:王英强
电话:02933711064,18064379278
(责任编辑:陈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