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远快评】倒习保习公开信唱双簧?国际社会追责5连击

中共面临六四以来最严峻国际形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07日讯】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5月5号星期二,很高兴又和大家见面了。在上次的节目中,我们概括性的讨论了一下习近平上任以后的施政走向,以及他重蹈几个末日王朝覆辙的重大失策,其实都围绕着一个中心话题,就是中共当局现在面临一个什么样的形势,以及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等等。

现在一周过去了,我们看到形势的发展变化非常快,在外部,以川普、蓬佩奥和五眼联盟为代表的西方主流社会声音,连续就病毒来源问题和中共隐瞒疫情的追责问题在高调表态,这一系列相互协同的动作显然在释放极为清晰的信号,就是西方追责联盟正在迅速形成一个大致的雏形。对北京当局来说,目前的时间差已经所剩无几,因为美国和欧洲的整体疫情高峰已经在开始缓慢回落,像意大利昨天已经部分解封,而美国疫情最严重的纽约州,州长库默昨天也公布了按4阶段重启的计划。

也就是说,欧美已经熬过了最黑暗的时期,虽然还有一段距离,但现在已经可以看到隧道尽头的亮光了。这个态势对中共有重要意义,就是各国政府逐渐开始痛定思痛,开始有时间和精力来认真对待后爆发时期的很多事情,而首当其冲的就是追责。

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毫无疑问仍然是当之无愧的老大,从国会议员到国务卿,再到总统川普,对追责问题一直紧追不放,最具代表性的当然就是在5月3号同一天,蓬佩奥关于有大量证据证明病毒源自武汉实验室的讲话,以及川普在林肯纪念堂接受福克斯专访的讲话。而媒体也在这一天报道了美国国土安全部的一份分析报告。

稍早时候,我们还看到五眼联盟在2号被爆出有一份15页的调查报告。如果再加上英国国防大臣华莱士也在5月4号明确表示,在控制住疫情和撑过危机,英国将要求中共就分享疫情信息的问题上回答诸多疑点。

我们看到,仅仅3天之内,欧美重量级的政治人物和机构,先后发出了类似檄文一样的东西,罗列中共罪状,历数其造成的种种恶果等等,就等著下一步谁出面登高一呼,天下云集,然后很可能就要大举吊民伐罪了。

当然,这五连击中分量最重的要数蓬佩奥和川普的讲话。我们先简单讨论一下蓬佩奥的讲话。他讲话最重要的信息,其实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大量证据”表明,中共病毒的爆发始于中国武汉的一个实验室。

首先一点我觉得需要说明一下,病毒源自实验室,和病毒源自人工合成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泄露不等于人造。大陆和海外的很多媒体报道明显在混淆这两个概念。

蓬佩奥的说法当然和川普总统的说法是一致的,这其中包含几个重点信息:1、美方已经掌握关键证据,可以证实中共病毒最初的来源是武汉实验室,虽然没有说明是哪个实验室,但武汉病毒所的可能性最大。2、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刚刚确认了病毒不是人造,那只能说明病毒是研究人员从自然界采集带入实验室并发生了泄露。谁采集的?石正丽团队当然是头号嫌疑。3、病毒泄露是源于一次意外事故还是人为故意,美方并未给出明确说法,蓬佩奥也只是不予置评,这说明美方仍然在继续调查,并且没有完全排除中共故意泄露的可能性。

至于川普的讲话则凸显了两个重点:1、病毒源自实验室;2、他要对中共实施制裁,绝不下跳棋。

第一点不用说,和蓬佩奥一致,它们看到的证据应该是同一份。对于第二点,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信息。因为他在此前才公开表态说,相对于北京处理病毒的方式,贸易协议已经是次要问题。现在他又说我们绝不会下跳棋,这说明什么?

我们几乎每个人可能都玩过跳棋游戏,都知道跳棋的规则特点就是遇到障碍了要跳着走,要避开。他说我们绝不下跳棋,说白了就是一句话,我们已经准备好硬碰硬,不会绕道走。

很多人会觉得,川普一向说话不靠谱,随口放点狠话用不着当真。我觉得他不是随便说的。他说这话是特意挑选了非常正式的场合,挑选了林肯纪念堂这个地点来发表这番言论。这背后当然有政治含义在里面。林肯被誉为美国最伟大总统之一,他最大的功绩就是用一场战争拯救了美国。

所以,川普最近一系列的讲话,包括他说对习近平的看法有极大改变等等,都说明他对中共的战略在开始发生转变。我们都知道,从贸易战开始,川普对中共的战略是一种渐进式的,通过关税和其他手段来促使中共逐步达成结构性改变,同时保持对习近平的个人友谊,这是他维持中美斗而不破的一个关键,也是他定位中共为战略竞争对手而非国家敌人的基点。

但现在我们看到事情正在发生变化,这个渐进式战略正在开始往突变,或促成突变的方向转变,其最大的因素当然就是美国严重的疫情。

这次疫情杀死的美国人已经超过在越战中死亡的人数,其对经济的打击超过当年大萧条时期也已经成为公论。也就是说,先不谈病毒来源如何,仅仅因为中共恶意的隐瞒导致疫情扩散,事实上已经让美国遭受了一次生化战争的重创。

只要大概浏览一下当前美国主流精英们的各种讲话、采访或社交媒体言论,你就能看到大量出现的都是“不能接受”、“国家安全”、“最大威胁”这一类用词。共和党参议院克鲁兹昨天公开说,中共是美国在今后一个世纪的最大威胁——大家有没有觉得这话听起来似曾相识?因为当初中共和朝鲜都曾经这么说日本,叫做“百年宿敌”,克鲁兹只是表达方式不同,但这个意思非常清楚。甚至就连拜登这种和中共渊源极深的知名亲共派,都开始在竞选广告中攻击川普对中共太软弱。

所以,这个战略环境变化的最大后果,就是川普政府已经在认真准备一个促成中共体制迅速终结的方案。这个方案主要是经济、外交和科技的全面脱钩与制裁,而且不排除爆发局部军事冲突的可能。美国《国家利益》最近一篇报道提到,美国太平洋空军(负责亚太区域防务)正在进行新部署,让F22猛禽战机具备不依赖GPS导航的独立作战能力,而且毫不隐讳目标就是中共。这是为了防止中共干扰GPS卫星信号量身打造的新技术。

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不多列举了,就是说习近平当局现在面临的外部环境和压力,可以说是空前的。路透社昨天报道说中共国安部向高层提交了一份内部报告,认为国际社会对中共的敌意已经上升到六四屠杀以来的最高水平。

但实际上,这次中共的处境比六四之后还要糟糕。上次六四镇压后,还有朝鲜、巴基斯坦、古巴、东德、罗马尼亚等国家表态支持中共。这次瘟疫大爆发,支持中共的国家可以说一个都没有,连中共视为关系最好的朝鲜和俄罗斯都一声不吭。

说到俄罗斯,我们顺便提一下,最近俄罗斯有两点值得注意的动向:一个是4月25日,川普和两国发表联合声明,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美苏军队易北河会师。另一个是俄罗斯现在进入高速爆发期,已经连续3天出现每日新增病例超万例。

也就是说,如果俄罗斯的疫情恶化下去,普京在贸易战时期“坐山观虎斗”的战略,一定会向美国倾斜,因为疫情的打击事实上已经断送了普京的经济振兴计划,俄罗斯很可能采取隐形、变相方式对北京提出索赔,比如提高出口的石油和天然气价格等等。

外部环境的急速恶化,实际上已经宣告习近平的开疆拓土的扩张之路彻底终结。而另一方面,他在国内的环境同样丝毫不能乐观。

对习近平在国内的处境,我们此前有过讨论,就我个人来看,换人的可能性非常低,习近平的地位短期内不会有什么实质性动摇。但这不等于说,他没有内部压力。他现在依然能够坐稳大位,一方面是依靠了对体制内外都采取了高压维稳手段,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现在没有合适的人来接他的烂摊子,都在等着他手里抱着的定时炸弹炸响,然后再相机行事。

在这样的背景下,习近平是没有什么盟友的,他现在已经是真正的孤家寡人,所以他只能自救。我们看到的一个明显的迹象,就是最近网络流传的两封信。

这两封信,一个据称是邓朴方写的,另一个据称是习远平写的。

在落款邓朴方的这封信中,提出了对习近平的15点质疑,看上去内容很多,其实浓缩起来就是两个字:追责,要对习近平上任以来一系列大左的行为追责。而号称习远平写的公开信,其核心信息浓缩起来也是两个字:卸责。用大左才能大右的说法,以及政法系对他高级黑来切割自己的责任。

这两封信,无论从内容到用词,都不太像其本人所写,在我看来,应该都是他人伪托邓朴方和习远平之名,都是假的。因为他们这个级别的政治人物,如果要发声向公众喊话,有的是像上次北大樊立勤贴大字报这种更为轰动有效,而且让人可信的方式,而不会用这种不知来源的网络图片流传,这种方式太低端,他们这个级别的红二代根本不屑使用。

但信件内容是假的,不等于其没作用,也不等于其没价值。不知大家有否注意到,这两封信虽然难以确认谁先谁后,但基本上是在同一个时间段内出来的。这就很不寻常,因为从内容看,这两封信几乎就是一个提出问题,一个在回答问题,一问一答,配合的非常及时巧妙。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种一方刚刚“冒死谏言”,另一方立马就积极回应说,高层早有筹划,正在下一盘大棋,先集权,后改革等等。这种场景在习近平上台8年的时间里,已经反复上演过至少3、4次了。所以,这一次的政治版渔樵问答,有很大概率同出一个源头,很可能只是保习派左右互搏自问自答的又一次实战演习而已。用老百姓惯用的一个说法,叫做唱双簧。

不管怎样,这两封信的出现,至少说明,习近平在内部的压力并不小,这个压力主要的体现,还不是他集权搞定于一尊这一套,其实党内对习近平反腐集权一直都是默许的。党内最大的不满,是他搞砸了和美国的关系,从而直接导致经济断崖式下跌,也直接影响到权贵家族的巨大利益。

现在习近平面临的经济局面有多糟糕呢?

我们都知道,瘟疫对欧美的打击后果,已经远超2008年的金融风暴,对美国甚至直逼192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而这些发达经济体就是中国大量出口商品的主要买家。大陆有大约两亿的人口是靠这些买家上游的出口加工企业谋生。

现在大陆的一大尴尬就是,尽管政府强制复工了,但大批企业却无法复产,因为没有订单。我们完全可以预期,只要欧美疫情没有得到控制,其经济在未来一两季仍陷于严重萧条状态,那么中共庞大的出口产业也必然因连锁反应而大批出现破产、倒闭。而大规模的失业人口只会拖垮整个社会的消费力,中共经济成长的所谓三驾马车,出口和消费这两匹马已经基本接近于熄火状态,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更糟的是,中共的全国债务和GDP的比率已经超过250%,早就越过警戒线了。这注定了中共无法像上次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一样,以大规模举债从事基建来拉动需求,所以到目前为止,中共提出的提振经济的措施规模和欧美比可以说相当小,而且大部分都集中投入在许多根本不具有经济效益的公共建设上,所以根本就无法指望剩下的最后一匹马——投资,这次能将经济拉出泥沼。

所以,如果中共用滥发货币来放水,就要面临恶性通货膨胀。如果不这样做,则要面对房地产持续下跌与通货紧缩的风险。因此光就经济面来看,习近平现在处于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死胡同。

我们此前讨论过,习近平正在重蹈历史上几个王朝末日的覆辙,有人可能会说,无论秦朝隋朝还是大明,最终的灭亡都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国内战争直接导致了王朝管治系统的崩溃。现在看看大陆,似乎不太可能出现陈胜吴广或者李自成这样的人物。。

的确,从这个因素看,习近平现在的处境更像大清面对八国联军的时候,那时候慈禧太后还有义和团可以利用,现在习近平能够利用谁来“扶党灭洋”呢?没有人。

但是有一点大家想过没有,虽然大陆现在看不到农民军战争的可能,但这场瘟疫对中共政权的打击效果,和一场战争并没有多大差别。而且,我们过去已经讨论过,大陆疫情的第二波爆发可以说只是时间问题。

就在昨天,美国安德森癌症中心的华裔终身教授张玉蛟还在公开警告,说美国科学界普遍的看法认为,由于高达50%左右无症状感染者的存在,以及病毒高发地区特异性抗体检测阳性数据正在从百分之几上升到百分之三十左右,这都在预示中国很可能在今年秋冬季迎来第二波爆发高峰,现在大陆的处境,不过只是短暂的中场休息而已。

我们接着刚才的话题说,如果第二波高峰爆发,大家就不难看到,瘟疫对中共管控体系的打击效果一点不亚于一场大规模的国内战争,其烈度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有没有可能复制当初大清末年的时候,中央管控系统陷于瘫痪,各地形成事实上的割据状态呢?毕竟,在武汉爆发的时期,已经有这样迹象出现过。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好了,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今天暂时就讨论到这里。最后啰嗦一句,不少朋友发现我的推特账号没有了,是因为前段时间不知什么原因被冻结了。现在我开通了新账号,大家用繁体字搜索“唐靖远”应该就可以看到。有一个用简体字注册的唐靖远账号,那个是冒牌的。欢迎大家关注,更多的时事讨论,我们可以在推特上进行,谢谢各位,我们下次见。

(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