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范国威:警暴滔天罪行 疑找代罪羔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16日讯】最近香港警务处助理处长陶辉被指涉嫌违规入住牌照屋及经营非法民宿,两名《壹周刊》记者采访此事件时被警方以“游荡罪”拘捕。范国威等8名西贡区民主派区议员,顶着可能被警方拘捕的压力,到陶辉住处实地调查取证之后,于4日前往地政总署要求彻查,并向廉政公署举报。

西贡区议员、前香港立法会议员范国威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连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本身也有僭建,但迟迟都没有受到适当的处理,这是一个制度性的腐败,上梁不正下梁歪。当行政部门没有受到适当的监察、纪律部队的权力不受制约,这些涉嫌腐败的行为就会出现很长时间。

范国威指出,香港因为大量的警暴行为,已经堕落成一个警察社会。现在香港警队的形像很差,市民戏称其为“一门三杰”,包括陶辉、北区总警司韦华高,还有机动部队校长、速龙小队总指挥庄定贤,都涉嫌僭建和霸占官地。西贡湾碧水新村的村民曾经投诉过,但地政总署置若罔闻。警队高层、三个高级警官长时间持续地违规违法,不是偶然的。特区政府没有采取适当的措施去制止他们,反而一直在包庇和纵容香港警队漠视法纪。

“陶辉是滥权,公报私仇,指示前线警务人员去拘捕两名记者,甚至在未有法庭手令之下,将他们手机里的新闻材料拷贝下来,这是一个很严重的公职人员行为失当,令新闻自由受损。传媒工作者在找寻真相的过程中,受到警队高层的打压,香港的第四权受到警权打压。”

同时他表示陶辉违规已经很长时间,在这个时间爆出,有点蹊跷。他认为香港警队犯下了滔天罪行,好像是林郑政府的特卫军、党卫军,各种警暴,打压示威者、打压年轻人,造成了很多人道灾难,很残忍,将来一定会被香港人及国际社会追究。他怀疑警队找代罪羔羊,将来如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或国际社会要追究责任时,就会推卸责任给陶辉这些参与打压示威者的人。中共想要全面管治香港,目前大力打压香港的公民社会,同时共产党的做法是,当国际社会、香港社会的压力过大、避不开时,就会找人祭旗,为他们施政的失误去背黑锅。

他预估中共会有大量的秋后算账,会有很多的打压,从现在到9月这段时间会很黑暗。但是他呼吁港人不要放弃。“北京想造成这种震慑,想使香港人哀莫大于心死,甚至内部分化。面对这样的打压,我们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同时要有AQ逆商去面对,要延续(反送中)运动的精神,一路走下去。”

以下是访谈内容整理。

追查陶辉事件 实地取证举报

记者:为什么叫你咖喱饭?

范国威:因为小时候我的英文名叫Gary,广东话Gary范就变成了咖喱饭,很搞笑的。

记者:因为你从政已经22年了,政治经验相当丰富了,在立法会二进二出。今年都会再参选?

范国威:都会考虑的。我和我们新民主同盟的执委会都在商量当中,知道今年立法会选举是非常非常之重要,我们都希望可以联合其他民主派朋友,打一场漂亮也可能是很艰钜的一场选战。

记者:最近陶辉的案件,西贡区多名区议员今天下午去廉政公署那里抗议,怎么看陶辉这件事?

范国威:香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本身也有僭建,但迟迟都没有适当的处理,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制度性的腐败,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当行政部门没有受到适当的监察,纪律部队的权力不受制约,这些涉嫌腐败的行为就会出现很长时间。

陶辉和太太本身都是警务人员、都是警长,却涉嫌非法占用牌照屋、入住牌照屋,还有另一间牌照屋,违法经营Bed and Breakfast民宿,很长时间了。西贡清水湾碧水新村的村民曾经向政府部门投诉过,但地政总署好像置若罔闻,睁一眼闭一眼,没有在适当的时候,采取适当的调查与惩处。所以我们西贡区议会的几位民主派议员,亲自去到碧水新村1号屋,也就是陶辉与太太现住的牌照屋;还有61A 号屋,就是另一间涉嫌用来做非法民宿出租的牌照屋,去实地调查。

我们掌握了一些资料证据,照了相、拍了片子之后,今天下午我们将去地政总署正式投诉,把我们提出的质疑和收集到的材料,提交给地政总署署长陈松青先生,要求他严正执法,他们叫执管行动。如果执管行动正确执行,而且(违法行为)属实的话,应该就要作出惩处和检控。

以我们最新掌握的资料来看,在我们开始做节目的一个多小时之前,地政总署也派人去了西贡清水湾碧水新村一号屋陶辉住处那里,做实地视察,还出示了他们的身份证文件,进屋做了调查。我希望地政总署不要因为有媒体关注、舆论关注,才去看一看,它应该彰显制度的公义,如果有违规的、不适当地使用牌照屋的、违反发牌条例的,还有僭建甚至霸占官地的,它都应该做出一个惩处。

警队高层腐败 港府包庇纵容

记者:除了陶辉之外,在香港的其它地方,也爆出都有类似的情况,包括邓炳强,他租的地方都有僭建 。这一连串的事情被爆出,对警队的形像有什么影响?

范国威:今时今日的警队形像已经是很低了,现在被市民戏称为一门三杰,无论是助理处长陶辉,北区总警司韦华高,还有机动部队校长、速龙小队总指挥庄定贤,相继的涉嫌在他们住的地方,僭建和霸占官地。客观情况是,特区政府在纵容他们漠视法纪,为了他们自己的私利,不管香港人的公众利益。地政总署、屋寓署和民政事务局,都应该高度关注这次的事件,作出跟进调查,甚至是惩处,给香港人一个信心,在制度上,对这些违法行为不应该容忍。

特首林郑月娥在反送中运动中讲过,她不仅是民望跌到谷底,市民不认同这个特区政府;而且她一无所有了,只剩下三万的警务人员。香港也因为有大量的警暴行为,而被退化,堕落成为像一个警察社会。特区政府是包庇、纵容香港的警队。这个警队的高层,三个高级职位的警官,相继地、长时间地、持续地违规违法,不是偶然的。特区政府没有采取适当的措施去禁止、制止香港这些纪律部队、执法部门、警队里面的高层,这样子去违法,反而是变相的纵容他们。

所以我们今天不仅是去地政总署,要求地政总署严正执法,调查三个警队的高级人员的住所,所持有的牌照屋、村屋、涉及的霸占官地啊、僭建啊等等这样的行为,我们还要去廉政公署做一个正式的举报,就是(举报)陶辉。因为陶辉和太太经营的民宿,明明那个牌照屋,根据牌照只能是作为储物、摆放杂货的,而不是给你住,或作为出租来牟利的,而他用来出租了。还有在过程中,根据警队的规范,他必须要向警务处长去上报,也是需要得到批准的。如果民政事务局回应传媒的查询,它根本就没有在碧水新村的范围,批出任何旅馆的牌照的话,那陶辉夫妇经营这个民宿,很明显就是违法。我们理解的违法,是他没有向上申报,更加不要说获得批准,这就涉及到公职人员行为失当。

港警滥权拘捕记者 新闻自由受损

范国威:香港的警队过去不断地透过警暴,去打压我们的示威者,我们的年轻人。当媒体记者去追访(陶辉)这件事情的时候,陶辉就回避,躲进公厕,更加离谱的是,记者明明表达了身份,在做一些调查,竟然有警队的前线警务人员,将他们拘捕,把他们上手铐,带回警署。后来查清楚之后,才把他们放出来。

对此我们的理解绝对是滥权,我们合理的怀疑,陶辉和前线的警务人员合谋,陶辉是滥权,公报私仇,指示前线警务人员去拘捕两名记者,甚至在未有法庭手令之下,将他们手机里的新闻材料拷贝下来,这已经不仅是说非法入住牌照屋啊,霸占官地啊,僭建这么简单了。这是另外一个很严重的公职人员行为失当,而令到新闻自由受损。我们的记者朋友,香港的第四权受到警权打压,而这个打压不是政治上的,不是因为反送中运动的,追求公义的,而是传媒的工作者找寻真相的过程中,都要受到警队高层的打压。我们不认为这个是香港人应该要容忍、要接受的,所以我们就是去ICAC (香港廉政公署)投诉。

记者:晚一点我们也约了香港记者协会的主席去谈这个问题,因为最近对传媒的打压相当的多,你们去追查这件事情有没有受到压力呢?

范国威:在5月1日去的时候,我们4位西贡区议员有心理准备,可能也会面临被拘捕,面对和两位传媒朋友同等的遭遇,比如说,犯了限聚令啊,又或者是游荡罪啊。因为当天有十多~二十位传媒朋友在现场,我相信陶辉本人也有点忌讳,当天他是11点离开他所在碧水新村的家,下午4点多5点才回来,被记者追访,我想他采取了空城计,摆空城计,就让记者们去报导吧,驱赶不了、也抓不完,如果抓的话,可能他又犯了另外一个很严重的错误。

记者:明天的区议会,你们是否再进一步跟进这件事情?

范国威:是的。今天我们除了去地政总署,也要去廉政公署。明天的西贡区议会,也是我们今年的第三次大会。一般来讲在大会里,议员提出提问和议员的议案,是需要10到14天的提前通知,现在临时应急,我们只能够在其它事项里面提出讨论,一般而言是有西贡地政署的官员出席的,我们会提出我们的疑问,西贡地政署过去明明是收到村民、乡民、陶辉的邻居的投诉的,他们却迟迟没有执法?还有他们最新的调查进度是怎么样呢?希望我们议员有一个质询的过程,能够把这件事情更加搞清楚,让政府听得到市民的意见。

警暴滔天罪行 疑找代罪羔羊

记者:这个月美国人权法案的年度审核报告将会公布,国际都很关注香港的情况,你觉得这件事情在这个时候爆出来会有什么意义?

范国威:我觉得这件事情爆出来是有疑点的,当然壹传媒和苹果日报的记者,还有他们的集团不畏强权、面对拘捕去寻求真相是很大的功劳,好像香港很多的记者朋友都做得很好。但是大家不要忘记,这次陶辉他们两夫妇霸占官地,特别是违规出租牌照屋做民宿,说要追回到2018年、2016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之前),我们怀疑有很多资料是他身边很接近的人,才能掌握得到的。所以我们是有个怀疑,在此时此刻爆出来,是否警队内部要找人做代罪羔羊。

反送中运动里面有一个说法,手足啊、年轻人啊,付出之后被人家放弃,被说是condom(避孕套),那陶辉是否成为了警队的condom 呢?特区政府是否要找人祭旗呢?我认为香港警队犯下了滔天罪行,好像做了林郑政府的特卫军、党卫军,过去的警暴,去打压示威者、打压年轻人,是很严重的失误,是一定要被追究下去的。这不仅是我们香港人本身,还有国际社会,因为确实造成了很多人道灾难。他们攻进中文大学,攻进理工大学,是很残忍的。

我怀疑警队里面是不是有人觉得避不下去了,现在就找一些警队中的腐败分子,他们违反了香港的一些法律,现在就放风,让他们得到惩处,提早离开警队。日后香港如果真的有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或者国际社会要追究香港警队,这些警暴的政治责任,就将这些责任卸给(他们)比如陶辉,这些曾经很深入的去参与打压示威者的、(对示威者)施以警暴的人身上。我是有这个怀疑。

中共收紧管治香港 同时找人祭旗

记者:最近中国的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和傅政华都相继落马了。香港的警队高层爆出来(违法),你觉得与中国的政局有没有关系?

范国威:其实在过去两年的时间内,北京政府、西环,越来越深的干预香港内部事务,习近平安插骆惠宁等人,对中联办、港澳办的人事调动,确实是在执行他想要的全面管治,大力的打压香港的公民社会,政治的环境不断地收紧。所以共产党的那套管治文化,共产党的那套怎么去对待自己人,或者继续的去收紧,另一方面要找人去承担政治责任,为他们施政的失误去背黑锅。所以我怀疑这次陶辉事件有些类似的情况。

当国际社会的压力避不开;香港人迟迟不放弃“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这个政治理念;甚至于今年九月的立法会选举,借着反送中运动的民气,民主派史无前例地真的有机会夺取过半席位,希望可以发挥立法机关的作用,充分制衡行政机关宪制上面的权力;所以我相信西环也好、北京政府也好、习近平也好,他们是很着急的。共产党过去的做法,就是不断收紧的同时,又打压。当有些压力回避不过来时,他就要找人出来祭旗。

记者:香港的警署对应着公安部,它(公安部)上面换人了,下面是不是也要有人出来祭旗?

范国威:会的,这个是接近北京那套的政治文化、那套手法,手起刀落是可以来得很快的。

中共秋后算账 港人不要放弃

记者:未来香港的市民应该怎么样去面对这个挑战?

范国威:不要放弃。从现在到九月,我相信是会很黑暗的。前些日子港澳办、中联办怎么样的喊打喊杀,或者口出狂言,甚至想尝试绕过《基本法》22条,其实他们正在做的是释法,或者剥夺立法会议员郭荣铿主持立法会内会的权力,给他安插一个罪名,莫须有地说他公职人员的行为失当。就在我们这个访谈的过程中,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说拿到一个外间的法律意见,有可能在这周五剥夺郭荣铿主持内会的权力。

所以将来我相信会有很多的打压,当运动冷却下来之后,或者因为现在疫情所限,其实有大量的秋后算账,有大量的司法打压正在进行当中,民主派的区议员们现在很多时候都很忙,要去探望手足,支援这个运动,继续去推动黄色经济圈,希望在疫情造成的经济低迷的情况下,去尽量的帮助,保持着那个民气。

所以请不要放弃。北京想造成这种震慑,想使香港人哀莫大于心死,不断去营造这个失败主义,甚至乎内部的分化。面对这样的打压,我们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同时要有AQ 逆商去面对,要延续(反送中)运动的精神,一路走下去。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