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黄伟豪:继续抗争 自由民主中国由香港开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24日讯】香港近日发生一连串风波,包括香港中学文凭考试历史科考题惹议,香港电台因褒贬时事的《头条新闻》节目被支持警方的观众投诉成案而被迫停播与道歉等,为香港言论自由敲响了丧钟。对此香港中文大学教授黄伟豪近日表示,这是中共惧怕民主派人士在9月立法会选举取得过半席位所做的威吓之举,并藉强硬态度意图干扰川普选情。

黄伟豪是香港中文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副主任及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他5月20日接受《珍言真语》采访时分析说,美国今年总统大选是川普对阵民主党的拜登,武汉肺炎事件后,大家都憎恨中国(中共),川普一定会对中国很强硬,如果中共退缩就说明川普有效,而中共认为川普很难对付,很不想看到他当选,“所以它(中共)对香港强硬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做给美国人看,让美国人觉得川普没有什么用,我们不怕,这样美国人会想,川普没用就换拜登。”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最近推迟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年度的审结报告,表示要看“两会”对香港问题如何解读,才决定是否保持香港独立关税区的地位。

对此黄伟豪认为,美国会在中共两会之后出台一些制裁措施,因为所有的政治都是本土政治,选举需要票数,“川普有实权做事,如果他不用实权去制裁,拜登肯定会说:我上任后一定会制裁,你看川普多软弱。”

他还提到中共官媒近期对蓬佩奥的攻击是很少见的,“民间的《环球时报》攻击是言论自由,但用一个国家去攻击另一个国家的主要官员,蓬佩奥其实是川普的心腹,你攻击他其实就是攻击川普。所以我觉得一些制裁会出现。”

盼当权者及警察自我制约 莫成替罪羊

黄伟豪也分析指出近期香港警界丑闻的两个原因。这些丑闻包括:高级警官僭建,有警察被捕,策划“自炸”警署嫁祸抗争等。

他认为,这些丑闻并不会降低整体警方在香港的影响力,而爆出这些事的第一个原因是,警队想减低外部压力,因此先制止有些太离谱的事,以便只有三十多分的警方民望不要跌到十几、二十分。

另一个原因则牵涉到整个国安系统。他说,近期落马的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跟港澳系统很亲密,“中国政府内部的权斗也牵涉到香港,因为警务署长的人,有很多人想上位,邓炳强是不是真是完全控制整个警队,有的人士又觉得他可以胜任,这个大家也都是拭目以待,所以我觉得内部的权斗和中央那个微妙的局势变化有关系。”

这些丑闻是否涉及到中共、中南海之间的搏击,引人揣测。黄伟豪说:“我感觉是有的,但这个没有确实证据。”他还提到英籍警官陶辉僭建是街知巷闻,“记者去问,邻居说他们投诉地政署很久了,但没有人去处理,为什么政府突然又高调去处理。”

他说,最近元朗事件中牵涉到的一个指挥官,也被人发觉他家有僭建,至于资料怎么来的,“通常都是有人爆料,可能是有关当局想制衡警方的力量,和中央内部的权斗,可能也都是延伸到香港的警方系统里面。”

对于港人近一年对政府的抗争演变成警民冲突,传出许多违反香港法律、甚至违反国际人权的警暴事件,黄伟豪特别提及20年前卢旺达大屠杀事件幕后金主最近在法国落网一事,“希望当权者,特别是走到最前线使用武力对付手无寸铁者,自我制约,良心上的制衡。”

“就算国际社会不清算你,当权者要稳住社会时就一定会找人出来做代罪羔羊。那你找哪些人做(代罪羔羊)呢?肯定是在警队里面找,‘僭建’事件找谁出来?肯定先找‘鬼佬’警员,他不会先找自己人。”

政权不稳时会频发不寻常死亡事件

除了香港出现一连串风波外,最近也传出中国驻以色列大使杜伟暴亡事件。黄伟豪说,“这不是一个很寻常的事件”,当年负责中英谈判的港督尤德也是突然在一次访问北京时过世了,“这些人都知道很多秘密”。

他表示,不寻常死亡事件多发生于政局不稳,以及有太多不想被别人知道的秘密时,“现在全世界都在围堵中国,而这样的秘密一定不是习近平一人知道,会不会有些人觉得自己受到威胁?受威胁时最恐怖的就是被政治暗杀。小说家古龙说,只有死人才可以保持秘密,那就要搞政治暗杀,如果不是的话,发生了太多了,你也会怕的;因为有些人会自保,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清算,伴君如伴虎。好像孙力军就有这样的问题,他又怕被人清算,将那些秘密运到澳洲,好像他老婆在澳洲,那会不会有些官员会自己为了自保而搜集一些证据,人家怕他的时候,又想在他搜集证据之前先把他搞定。所以我觉得当政局不稳和政权有太多不想被别人知道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如果被揭露、对这个政权很动摇的时候,就会发生很多这样的不寻常死亡事件。”

对于香港抗争运动即将届满一年,以及六四晚会受限于“限聚令”应该不能举行的情况,黄伟豪分享了他对香港市民抗争心态的看法。

他认为,港民没有停止过抗争,这场运动就是Be Water(指像水一样能进能退,能聚能散),没有任何形态可以转换,要让政府看到还有很多人支持这场运动,政府不能乱来,也是给国际社会一个信息,“因为如果香港人放弃了,国际社会很难帮你,国际社会帮你就是觉得你们争取的东西我们也都认同,但如果你不争取,你放弃了,那国际社会不可以随便干预其它国家的事件,除非他们觉得整件事违反了国际社会里最基本的标准。所以我觉得他们要运用创意看看怎样令整场运动可以延续下去。”

黄伟豪表示,当年共产党可以占领整个中国,就是美国放弃了中国,最后发觉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后悔了很多年,因此香港作为东西方的汇集点,要让国际社会知道为什么守住香港的自由这么重要,“因为如果将来中国有自由、民主、价值,很多东西一定由香港开始,孙中山当年革命也是在香港开始的,我想这个象征意义或者实际意义都是非常重要,对于国际社会来说为什么会继续支援香港,这个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以下是采访内容整理。

中共近期震慑港人 怕立法会民主派过半

记者:请黄教授与我们分析最近香港一连串的风波,甚至有人形容是文革式批斗来到香港,你怎么看在6月4日之前,香港目前的情况是怎么样?

黄伟豪:我想整件事要看它最终的目的想要达到什么。我觉得它正在看两件事,第一件是看9月的立法会选举,因为它不想民主派在立法会过半,如果立法会过半,它们可能会采取最狠的一招:取消立法会,立法会2.0,它不想这样做;如果这样行的话,它现在宣布“一国一制”就行了,23条不用立法了,香港所有法例向中央看齐。所以它做很多威吓的事,包括香港电台的《头条新闻》没得做了,言论自由受控制,连香港的考试题目都要管,很大程度由它界定历史与教育。所以它会做很多很坏的、让我们很震撼的事。

对港强硬给美国看 中共盼川普落选

黄伟豪:其实香港问题已经不是单单香港的问题了。从大处看中央或中国想将香港问题……国际社会也一样,将香港问题看成国际社会问题,中国政府看香港问题是中美争议的问题,跨越贸易战,中美冷战,甚至有机会台湾产生一些武装冲突、热战的问题。所以我觉得它(中共)对香港的立场强硬的时候,就给人看到它不怕美国政府,那不怕美国政府就厉害了,因为美国选举是川普对拜登,川普肯定打中国牌,肺炎事件之后,大家都憎恨中国(中共),一定会对中国很强硬,如果中国退缩就说明川普有效。

中国(中共)很不想川普当选,很难对付。所以它对香港强硬就是因为美国很关心香港,蓬佩奥或国务院出过很多次声明,包括黎智英、民主派人士被拘捕的时候,国务院马上出声明。所以它对香港强硬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做给美国人看,让美国人觉得川普没有什么用,我们不怕,这样美国人会想,川普没用就换拜登。所以我想中央做那么多事,始终有它的意图,不是单纯想毁灭香港,如果想毁灭香港,马上一国一制,派解放军就行了,搞那么多干嘛呢!

预估川普会利用实权制裁中共

记者:美国关注香港的情况,这次的年度审结报告,你觉得他们会关注哪些方面?特别是两会这里是否会有一份制裁名单出来?

黄伟豪:我估计美国会做一些动作,因为香港的情况确实没有改善,事实上正在变本加厉,(香港的)考试也要管,香港电台《头条新闻》已经很多年了,只不过是一些讽刺的节目,它都要控制。回头看一看,所有的政治都是本土政治,因为你要选举,是要票数的,它一定会看美国人是怎么看的。如果你是川普、拜登,会怎么做?拜登没选上的时候,他很会说自己有多美好、多厉害。川普有实权,他可以做事,如果他不用实权去制裁,拜登肯定会说:我上任后一定会制裁,你看川普多软弱。

所以我估计他有一些制裁的方式,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你立了法又没有做什么事,你与习近平好像又翻脸了、互相攻击,特别是中国(中共)在不断地攻击蓬佩奥,这是很少见的。民间的《环球时报》攻击是言论自由,但用一个国家去攻击另一个国家的主要官员,蓬佩奥其实是川普的心腹,你攻击他其实就是攻击川普。所以我觉得一些制裁会出现,你说多重多轻,我未必可以准确地估计。如果他不做就会给拜登拿到把柄,到时候拜登会说你不做我做,我比你更加强硬。

中共权斗延伸至港警系统 陶辉僭建街知巷闻

记者:现在大众的焦点是香港警察,最近香港市民见到很多警察的丑闻,包括我们最新看到的一些高级警官僭建,类似这样的个案,你觉得警方现在处于什么位置?他们会面临怎样的处境?

黄伟豪:我觉得警方整体的地位不会动摇,因为民望这么低的时候,特区政府也好,中央政府也好,靠什么去支持香港的局势,是继续一切如常,就只有(靠)警方,只有武力。最近出了报告,香港警方民望大概是30几分,其它的纪律部队是70、80分。还有一如既往,出现了差不多大半年,有四成,以前试过有一半的人给零分。所以我估计整体警方在香港的影响力不会降低,因为除了武力之外,没有什么可以维持的了,如果说要出解放军,即一国一制,它又不想做到这么快,但是你说内部,就似乎有些矛盾出现了,我觉得有两个可能的原因。你见到有的警察被捕了,有的就说,策动汽油弹(策划“自炸”警署嫁祸抗争)但大家都觉得这件事可能做很久了,为什么最近才抓,和是不是不只一单?

我想原因只有两个。第一个可能是政府想透过一些,邓炳强自己都说会成立一个什么检讨委员会,自己内部去检查警察是不是做一些非法行为,所以我想,第一件事就是可能警队都想外部的压力减低,所以有些太离谱的事,就可能先制止,三十多分不要跌到十几二十分。

另一个原因牵涉到整个国安系统。中国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下马,跟习近平去了武汉后下马了,他其实跟港澳系统很亲密。所以我觉得中国政府内部的权斗也都牵涉到香港,因为警务署长的人,有很多人想上位,邓炳强是不是真是完全控制整个警队,有的人士又觉得他可以胜任,这个大家也都是拭目以待,所以我觉得内部的权斗和中央那个微妙的局势变化有关系。

记者:他们现在内部出现一些分化,资料来自中共吗?唐英年和梁振英那时,国安放料给另外一个,这次警队这么机密的资料,包括他们怎样僭建的问题出来,会不会都是涉及到中共、中南海之间的这种搏击呢?

黄伟豪:我感觉是有的,但这个没有确实证据,但有一件事传媒有报导,我觉得很特别,就是陶辉僭建的问题。后来去地政署查,他也都说地政署会跟进,最后地政署署长突然被换了,但是最后发觉,其实调动是比较早之前的了。但是,大家透过传媒报导得到,陶辉僭建原来是街知巷闻,他说,记者去问,邻居说他们投诉地政署很久了,但没有人去处理,为什么政府突然又高调去处理。

最近元朗事件中牵涉到的一个指挥官,也是被人发觉他家有僭建,所以我觉得这一件事,可能是政府本身不想警队太过没有制衡。其实中国政府或者中共的管治本色,当年的红卫兵突然间就下乡,他们通常都有一批好像力量、如日方中的势力去到一定时间,又被人整治的,因为它不想太依靠一方的实力,到时功高盖主,所以我觉得也有一点点这样的意味。至于资料怎样来,我觉得未必是纯粹传媒的,因为很多时候传媒没有这么多资源,或者没有这么多脉络,通常都是有人爆料,所以我觉得可能是有关当局想制衡警方的力量,和中央内部的权斗,可能也都是延伸到香港的警方系统里面。

因果循环以史为鉴 当权者应自我良心制衡

记者:警队是政治高危部门吗?大陆公安部、国安部都换了很多,军队这些。

黄伟豪:我觉得这样有好处。我们觉得,违反了香港法律,甚至违反国际人权的做法,我想他们最后的后盾就是,中央政府会支持我,但是,你要看看,现在发生的事,和看看过往的历史,即它重用过很多的武装力量,最后它的前途,或者它有没有被清算呢?我想大家看看历史,其实都很高危的。我想这对整个香港政治的发展有好处。因为政府这么依靠邪恶暴力的时候,负责这邪恶暴力的违法人士,看一看那段历史,都未必有好的下场,希望他们都有一个自我制约,现在在法律上的制约就是很低的,中联办的人都可以说他不受《基本法》限制的,他自己释法。唯一可以制衡这个力量的,就是从历史循环里边大家见到的因果报应,使当权者不太过极端地去使用暴力镇压。

还有另一件事情,我也希望警队或者政府的当权者听到国际社会的关注。任何人都不知道整件事情会怎么完结。卢旺达20年前发动的种族屠杀事件,背后的(金主、大屠杀主嫌之一)最近在法国落网了,希望当权者特别是走到最前线使用武力对付手无寸铁者,自我制约,良心上的制衡。

记者:现在是乱像丛生,除了警队,很多草民或市民见到这么多情况,其实中共在海外是不是都有类似的情况出现?好像最近中国驻以色列大使杜伟暴亡。

黄伟豪:有很多不寻常的事件正在发生著,这不是一个很寻常的事件。当年中英整个谈判都是由港督尤德负责,突然有一次他访问北京的时候,家里的人也不在身边,过世了。这些人都知道很多秘密,当年尤德整个事件大家都觉得,都没有什么证据,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令人很意外,很不正常,很少发生的,但是你都会见得到。

其实最近几个月、几年里,都有很多突然间自杀或怀疑被自杀的事件,中国的干部高官,可能当一个政权有内斗不稳的时候,整个政权里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如果它表里如一就没有问题,比如说北韩很邪恶的,我就是这么邪恶的,那你泄露的秘密没有问题,你就是这么邪恶的;但是中国现在有很多事情被人追着,以前的不提了,那些违反人权也算了,现在全世界都在追它肺炎病毒的来源,世界卫生组织都说要调查,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怎么调查就慢慢有得谈了。

现在全世界都在围堵中国,而这样的秘密一定不是习近平一人知道,那会不会有一些人觉得自己受到威胁?受威胁有两样事情,第一最恐怖的就是被政治暗杀。以前的小说家古龙都说,只有死人才可以保持秘密,那就要搞政治暗杀,如果不是的话,发生了太多了,你也会怕的;因为有些人会自保,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清算,伴君如伴虎。好像孙力军就有这样的问题,他又怕被人清算,将那些秘密运到澳洲,好像他老婆在澳洲,那会不会有些官员会自己为了自保而搜集一些证据,人家怕他的时候,又想在他搜集证据之前先把他搞定。所以我觉得当政局不稳和政权有太多不想被别人知道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如果被揭露、对这个政权很动摇的时候,就会发生很多这样的不寻常死亡事件。

记者:一般市民可能觉得很担心,见到很多打压,很多人可能觉得前景没有希望,甚至很多人想移民台湾,黄秋生都要移民台湾,你怎么看香港的前景?

黄伟豪:我又不是太过悲观。他们都是大规模地去搜捕民主派人士,有些已经上了法庭,6月又要再审;他们抓多一些行不行?都行的。你回头看一看那个时期,很多人出来上街或游行,刚巧经过也好,警察拍了照就去抓他,他们就是这么录像的,抓了几百人甚至几千个人也可以,假如要清算的话,那些人也行,就是说看完所有的录像和看完所有人的留言,电台又不准播任何类似《头条新闻》,有一些讽刺意味的也不会播,他们那些(事情)都可以做;但是他为什么要做这么多的事?有些人的说法是他虚怯,他怕什么?如果很稳定的话,为什么要抓你?他们抓你都要有资源的,他们做很多事情,他们收的那些钱,敛的钱财他自己享受都好过,他为什么要做这么多事情?防暴警察都很辛苦,就是说他打你的话都要用力气的,所以回过头来看一看,其实他们是自己觉得不稳了才去做这么多事情。

记者:很多调查都说那些警察情绪不稳,特别是面对自己家人的时候,40%的人和自己家人的关系都不是很好。他们每一个人做这个行业的时候,他怎么样去把握自己的尺度?

黄伟豪:为什么他们还有这么多,叫做黑警察,运作到走不了,就是因为警察的技能未必真的,就是说他不想做保安员,人工(薪资)低很多,他的技能未必真的可以转行进入其它行业,以他的学历可能找不到一份工作,因为他们有宿舍,所以我明白他们是被困在这个位置上。但我想,最近也有一些年轻人死亡事件,有一个就是死在警察宿舍里,我看到一些报导也都证实这个死者应该是警察的女儿,所以警察的制度是没办法管的,基本上是政权的打手。

另一方面也要想一下良心的责备,将来会不会受到国际清算,就算国际社会不清算你,当权者要稳住社会的时候就一定会找人出来做代罪羔羊。那你找哪些人做(代罪羔羊)呢?肯定是在警队里面找,“僭建”事件找谁出来?肯定先找“鬼佬”警员,他不会先找自己人,先找老外,老外也不是什么好人来的,所以你见到前几个都是“鬼佬”,或者有点“鬼佬”的样子,都先被别人举报出来。希望警方知道自己要有条界线,千万别去超越,这是反人类的罪行,不单是违反香港的法律。

港人会延续抗争 阻政府乱来 争取国际支持

记者:香港抗争运动很快就到6月9日、“6·12”一周年,六四晚会现在有“限聚令”应该不能举行了,但他们以遍地开花这种形式纪念。你觉得香港市民面对一周年的抗争的心态是怎样的呢?

黄伟豪:我觉得整个的抗争心态没有停止过,政府也没有改善过,甚至更差,有些人的说法就是退无可退,这场运动就是Be Water,没任何形态可以转换。六四晚会大家都预计不能搞了,你问一下(主办维园六四烛光晚会的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大家都知道他们一定不会让你们搞了,但我们用什么形式来凝聚这个力量以使每个人都能参与见到我们的力量很大,让政府看到我们还有很多人支持这场运动,政府不能乱来,也是给国际社会一个信息,因为如果香港人放弃了,国际社会很难帮你,国际社会帮你就是觉得你们争取的东西我们也都认同,但如果你不争取,你放弃了,那国际社会不可以随便干预其它国家的事件,除非他们觉得整件事违反了国际社会里最基本的标准,所以我觉得他们要运用创意看看怎样令整场运动可以延续下去。

国际不会放弃香港 自由民主中国由香港开始

记者:你觉得未来香港的优势在哪里?过去一年香港人令世界很重视,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地方,今次香港人重新出发,他们的优势应该在哪里?

黄伟豪:我想香港的优势都是传统的优势,作为一个西方和东方的汇集点,既是国际的全球城市,也是中国的其中一部分。当年共产党为什么可以占领整个中国,就是美国放弃了中国,最后发觉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后悔了很多年。

全世界不可能放弃中国的,因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一个很具足轻重的国家,无论谁当权,中国发生的事都影响很多人。我觉得香港人的优势是让世界看到香港既属于中国,但它的制度或者价值又与中国(中共)不同。西方社会绝对不会放弃香港,为什么守住香港的自由这么重要,因为如果将来中国有自由、民主、价值,一定由香港开始,孙中山当年革命也是在香港开始的,我想这个象征意义或者实际意义都是非常重要。

观看【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