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吴明德:美三招制裁 中共酿内讧 人民币或“破10”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1日讯】中共推行香港国安法,一国两制宣告终结,香港社会陷入极度忧心及不安氛围。香港资深银行家、时事评论员吴明德教授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对国际社会而言,不合法理且背信弃义,目前香港态势已不同于反送中运动,是另外一个“牌局”。

他指出美国强力出招:取消香港特殊关税区与优惠待遇、撤资及制裁中共官员,这将令中共官员因利益而内讧。“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美国来为你(香港)出头”,香港前景非常之明丽,如同雨过天晴后,将迎来太阳露脸。他特别提醒香港年轻人,“大家保护好自己的身体、生命,因为这是一个长远的战斗。”

1984年9月,中英签署《中英联合声明》,中共承诺给予香港“50年不变”,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吴明德说:“它是举世公认的文件,在联合国有登记,令190多个国家(相信)香港会继续繁荣安定,这就是在法律上赋予了新宗主国(中共)和旧宗主国(英国)之间的交换条件。”

不过即使如此,当时美国的金融界、贸易界、商界人士,仍不敢贸然投资香港,于是美国国会1992年通过《香港关系法》。吴明德说,《香港关系法》带动美国资金进入香港,同时美国的银行也开始在香港进行超过1997年期限的房屋贷款业务,进而带动香港的繁荣。

“《香港关系法》对香港的繁荣安定,打入了强心针,才会不停有外资进来。既然‘头儿、大哥’(美国)都来了,那其它的欧洲国家也就放胆来了。”

而跨越97之后,香港变成国际金融中心,不停的吸引外国资金。吴明德说,香港因此为大陆的发展提供了第一批资金、第一桶金,“通过这个香港‘资金池’去资助、扶植国企、省企、县企、民企。”

此外,有了香港繁荣、法治的示范作用,令全世界预期中国在经济发展后,民主状况也将随之改善,“WTO(世界贸易组织)才给你加入,美国才给你加入的。”大陆经济也才因此繁盛起来。

“中共现在突然把香港变成一国一制,美国没办法向所有美国的投资者,还有全世界的投资者解释,所以这才是触动美国今天这么气愤的原因。”“你今天单方面撕毁《中英联合声明》,是不是‘弃义’呢?从法、理、情上你都在背信弃义。”吴明德说。

美国总统川普当地时间5月29日谴责中共推行“香港国安法”违反了《中英联合声明》,将撤销香港特殊关税区与优惠待遇,并制裁直接或间接参与扼杀香港自由的中共官员和香港官员。

吴明德分析,美国对中共施以三方面制裁,将令中共因利益而内讧。第一,撤销香港特殊关税区与优惠待遇,截断中共为避免缴付高关税,利用香港转出口,“这使得内地的利益受损,会引起利益集团浮出水面,去检讨现在这个(中共)政府是否代表他们的利益,引起他们内讧。”

第二,香港因拥有自由与法治,成为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是不具自由与法治的上海及深圳所不能替代的,“如果它(美国政府)喝令一声,所有美国(公司)从香港撤资,香港金融中心会慢慢褪色。”

“如果美国与中国谈不拢,没有了(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亦即宣布人民币不可以国际化,那么一夜之间周边所有的人民币全部被抛出来,(人民币走势)我觉得会‘破10’,‘破10’是一定的,因为国际市场不与你(中共)玩了,不与你对口。”

吴明德说,令中共最痛的是第三招:制裁中共及香港官员。

深谙中共官场运作的吴明德说,中共官员加入共产党,目的是升官贪钱,他们将“国家”视为一家公司,他们深知中共官场权斗下,财富名利一夕间可能化为乌有,“他们来上班而已,上班赚了钱后,就全汇走。将子女全搬到海外,钱也全搬到海外。”

吴明德形容这项制裁是一把“尚方宝剑”,即使这些官员的妻女、亲属与资产不在美国,但美国拥有全球支付的美元结算系统“SWIFT”,“全世界用美元系统的国家,或者包括英国用英镑,欧盟用欧元,他们都会与美国的系统衔接,这些官员都使用不了那些钱。”

“它会引致中共高层官员的利益受损,令他们内讧:为什么要搞成今天这个样子?我一个人留在中国做‘裸官’原因就是,万一有一天我要坐飞机逃走的话,外面有钱接济我。现在这些钱全没了,说不定我的子女还要被当做人质。”

吴明德说,这次中共立恶法引发的风波,美国的态度已截然不同于对待反送中运动,不再仅仅发声而已,“他(川普)亲自御驾出征了。”“接着英国就可以出手了,你(中共)既然撕毁了这个文件(中英联合声明),它(英国)可以拿回来的,因为你现在(破坏)了这个游戏规则。”

他说,香港六七十年来,因为祖辈与父辈努力耕耘,加上港英政府留下的法治精神,令香港有今日的自由与繁荣,吸引了全世界最强的国家来此做生意。

“现在你(中共)要拿走他们的利益,他们是不是要列队在这里说:‘好啊,你够胆就来吧!’我想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吸引全世界最强的人,集中一起结成联盟。所以我们有什么好悲观的呢?”

他提醒香港年轻人,以聪明智慧及高科技保护好自己,“我们不需要走出去被别人打破头,也不需要无端被别人被抓走,因为你每被它(中共)抓一次,它就多了一个人质。”“大家保护好自己的身体、生命,因为这是一个长远的战斗。”

他乐观地说,“香港前景非常之明丽,刚才下雨,现在出现蓝天白云,蓝天白云代表什么呢?啊!太阳出来了!”

川普御驾亲征新牌局

记者:港版《国安法》出来之后,美国为什么这么快就表态?

吴明德:从(去年)6月9日整个(反送中)运动,他(川普)都仅仅是发声,或者在国内立法,去保障美国的人民,然后他声援我们。但这次不同,他亲自御驾出征了。

要特别提醒年轻人,大家保持好自己的身体、生命,因为这是一个长远的战斗。这次不同于从(去年)6月9日一直到现在的(反送中)运动,是另外一个牌局。你们(年轻人)用聪明、灵活,懂得使用高科技的方法去保护自己的生命。

我们首先从法、理、情方面来讲这件事。

从1984年9月,赵紫阳在邓小平的见证下,和戴卓尔夫人签署了《中英贸易协议》,里面最主要的,就是大清政府将香港和界限街以南的地方,永久割让给英国政府。

1981年开始(进行香港)前途谈判,最终的方案就是,我(英国)把你(中国)之前所给我的土地还给你,但是你一定要同意我作为一个宗主国,要对当时的香港市民有个很完美的交待,就是“50年不变”。简单的讲就是“舞照跳 马照跑”,按照邓小平所说的。

换言之,这是一个交换条件,我(英国)连同新界界限街以北都给你(中共)了,不过你一定要维持现状,要同意给予“50年不变”的承诺。这个(条件)写在文献里,这个法律的文献正正式式拿到联合国登记,登记的过程需要差不多大半年,所以到1985年5月27日,为什么(这日子)这么重要呢?因为刚刚好满35年。

你(中共)就在“35岁”之后的下一日,你就举手说,“(现在)不是(这样)啦”。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英国政府当年要叫香港人留下来呢?我就是其中一人,因为90年代,89民运时期,我们个个都要去移民,港英政府就说,“不要啊,我给予你居英权”,当时(港英政府)认为你是一个人才,(所以叫你)“留港建港”吧。我(港英政府)当时更推出“十大玫瑰园计划”,并说“你就留在这里看清楚一点才决定(是否移民)吧,我不会骗你太久的。现在是89、90年,离97年还有7年,你到时候都可以走的。”所以我们就在这个计划里尝试一下,再看一年,又再看一年,到92年邓小平南巡,更加深化改革,接着就一直经济改革,到94年就改革那个双轨制,就是将金融系统变成人民币与美元正式可以兑换,那时才有朱镕基带领银行改革,我们看到一直进行得很好,所以我们就一直留下来。

吴明德:《中英联合声明》写得很清楚: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法治、人权、自由、民主不变,我们才会留在这里(香港),它是举世公认的文件,在联合国有登记,令190多个国家(相信)将来香港会继续繁荣安定,你们(各国)可以照这个方法去“玩”,所以这就是在法律上赋予了新宗主国和旧宗主国之间的交换条件。

所以中共不可以说“我现在不让你(香港)一国两制了,你们一直立不了法(23条、送中法),我们来帮你立法”,你(中共)知不知为什么立不了法呢?是“恶法”,香港人怎会立这些“恶法”来欺负自己。

92年美国《香港关系法》稳固外资带动繁荣

吴明德:香港国安法于法不合,为什么于理也不合呢?我们(香港)有了这条法例(中英联合声明)之后,美国才说“你们(美国商人)去投资吧。”但我(美国商人)还是害怕,(当时)金融界、贸易界、商界的人认“为这样不行啊,(虽然)有这条法例,但不知道(中共)会不会履行,如果我们把钱都放在那里(香港),就没有人保障我们了。”

他(美国)就在自己国内,和那些商界、地界,我当时1986年在Chase Manhattan Bank即美国公司(工作),它(美国银行)知道你(香港)虽然有这条法例,但也不敢做楼宇按揭,因为这些楼宇按揭要跨越97年,到时如果真的(不似预期),那怎么办呀?他也害怕的,如此这般Chase Manhattan Bank就不做楼宇按揭,不做长(时间)的,跨越97年的生意。

美国政府当时就跟那些商界的人商量说,我弄个《香港关系法》出来,你们放胆去投资吧,因为如果你们投资出了什么事,我们美国一定会罩着你的。所以92年,通过了《香港关系法》就见到美资进来了,同时美国的银行也够胆做超过97年到期的楼宇按揭,那就带动了香港的繁荣。

试想一下,如果(香港)只有中资银行或本地银行做(楼宇按揭),所有外资都不做,即没有竞争,现在的楼宇按揭会不会这么低息呢?僧多粥少的情况下,所有楼宇按揭的利息就会越来越贵。所以(香港关系法)对香港的繁荣安定打入了强心针,才会不停有外资进来,既然“头儿”、“大哥”(美国)都来了,那其它的欧洲国家也就放胆来了。

所以“于理”方面,你(中共)突然现在(把香港)变成一国一制,人家(美国)没办法向所有美国的投资者,还有全世界的投资者解释?所以这个才是触动到美国今天这么气(的原因)。

97后中共藉香港吸金 一步一步走向世界

记者:中共背信弃义。

吴明德:在“法”和“理”不合就是“背信”,而什么叫“弃义”呢?背信弃义,“弃义”就是你(中共)在1984年签署了《中英联合声明》,1978年(中共)推行改革开放,香港搬了一些工厂进去(内地),带动了沿海14个特区发展起来,接着(89年)发生了“六四”事件,香港仍然稳住阵脚,然后配合你(中共)92年的深度改革,(89)民运之后有个华东水灾,那个大赈灾就是香港发起的,所有香港演艺界发起用民主歌声来赈灾,华东赈灾,然后我们不停的投资,透过投资,跨越97之后,香港变成国际金融中心,不停的将资金调进来,吸引外地来的(资金来香港),通过这个(香港的)资金池去资助国企、省企、县企、民企,所有这些资金池在这里全部都帮你带大(扶植)它。好了,带大了它,就是因为香港有这个示范作用,知道你(中国)会一步步走,WTO(世界贸易组织)才给你加入,美国给你加入的。接着发生了汶川地震,香港人对你多好啊,全世界的人都在帮助你,帮助你代表什么呢?就是(大家)有个信念,带大你之后,你知道世界的游戏规则怎么样玩了,就等于你踢足球一样,你学了某些技术,有一定水平的技术,我们就让你参加世界杯,世界杯经过外围赛、淘汰赛,你都有一届打入世界杯(决赛圈)呀。所有的香港人,所有世界各地的人都想你好,大家不是基于法律,也不是用什么理据来想你好,而是真心想你好的。

记者:从数据上可以看出,香港占外资投资中国比例是很高的。

吴明德:是啊,我们有七成的资金,撇除了台湾那一边,有七成的资金是经过香港去带大你们(内地)那些公司,为什么叫“带大”呢?因为你没有基金怎样发展呢?你要有第一批资金嘛,叫第一桶金,香港就给了你第一桶金。你今天单方面撕毁《中英联合声明》,是不是“”呢?背信弃义就是这个意思,从法、理、情上你都在背信弃义。

所有年轻人要知道,去年因为“送中法”这条恶法也要透过香港立法会立法,林郑月娥打死(不管如何)都说这东西是她自己想出来的,为什么她要这样呢?她不可以违背一国两制,《中英联合声明》里面讲的东西,所以她要说“送中法”是她想的,所以她要在香港立法,为什么要经过立法会,就是不想在去年,让世界各地觉得,这个是中央要她做的。

记者:否则的话,都一样可以通过《基本法》附件三的形式,在香港立法。

吴明德:没错。当大家年轻人明白这个的时候,就要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所以我们(去年)6月9日出来(游行),反对它;6月12日包围立法会,不让它通过(送中法),一直延伸到现在,就是靠我们的年轻人付出的宝贵生命、时间和青春,去保卫我们的“一国两制”。到现在,它(中共)知道没办法摆平你们,就归咎于教育问题,(指香港)没有爱国教育,归咎这样,归咎那样,到最后怎么办呢?那等我(中共)出手吧,因为你们(港府)管教不了。那你(中共)这枝藤条拿出来的时候,人家会说,原来你打下去时,不仅是打香港人,你是骗了我,骗了我35年来这里(香港)下了注。

“下了注”的意思就是,所有西方国家都在这里有投资,现在你(中共)说要一次清袋,你说,“我不是这样玩了”。那就赶快走人,岂不是乱了套?你岂不是可以捡便宜货?不如跌到“零”,然后送你,你在吓唬人,说美国又走,英国又走,德国又走,所有的东西都拿出来,100元的东西卖5元吧,那你就可以用5元捡便宜货。美国人当然不会像你这样想,跌到废了给你?当然是按部就班。

我(美国)为什么要养兵千日呢?就是用来保卫我这个全球化,在不同的地点,我的所有利益,包括商业利益。现在他(美国)的商业利益,摆明车马,就说告诉你(中共),我有这样的军事能力,保卫我目前在香港的利益。不是轮到你说了算,(你吓唬我一下)我就弄残自己,然后弄残这个城市,自己逃走。这样,你就可以捡便宜货,那是你的妄想。

美国出三招对抗中共 高官受制裁人财两失

记者:美国出招很关键。

吴明德:根据法律,第一,《香港关系法》,就是蓬佩奥讲的那句话,就是开了一道门。因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讲了,他(美国)每年要检讨。好啦,这检讨他一直拖。他头一个报告是要半年内给出的,但他一直拖。拖的原因就是,为他(美国)做情报的人一早知道这次开两会,势在必行,有些东西对它(美国)不利,所以他一直都不出这个报告,直到你正式出来,明显有眉目了,在你投票日之前,美国就出手。“出手”的意思,就是告诉你,香港已经不(止)是他们(中共)的,他(美国)用了一个字:reasonable man,就是一个有充分分析能力,即一个有常理的人都知道,香港没有“一国两制”了。一旦没了“一国两制”,即(香港)不能自治,它(美国)就启动那道门。

因为上一次,参众两院通过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已经授权给总统这个权力,去重新检讨。就是1992年批下来的《香港关系法》,是否继续给予(香港)。如果不给,第一,我(美国)当香港等于上海、深圳,那你就不会有比如过去一年,1月15日签了中美贸易战第一阶段所有的法例,(美国)要征收你(中国)的关税,也要对香港征收关税。那就变成,中国本来利用香港来过渡,想方设法,(把货物)当成是香港出口,(中国)转口来香港出口,你(中共)就没有这办法了。他(美国)就是要堵塞这个漏洞。

第二,它(美国)不会害香港,它只不过是想利用香港《特别关系法》,使得内地的利益受损。这会引起利益集团浮出水面,去检讨现在这个(中共)政府是否代表他们的利益,引起他们内讧。第二点,他(美国)可以做的是,这里(香港)是全球的第三大金融中心,即纽约、伦敦之后,便轮到(香港)。因为时差的问题,使得(香港)轮流转,24小时运作。

为什么可以这样做?不是你说可以做就做到的,你说深圳、上海也可以这样做,为什么上海做不到?两样东西:没自由,没法治。没自由的资讯流通,就是不对称,将来如果在这里“玩”,你(上海)所有红筹国企的那些股东,预先知道资料,普罗市民不知道,那有什么好玩的?谁还会去买股票?就像内地(股市)那样,现在是一潭死水,连自己内地人都不买,不用说外资了。第二,不只资讯市场不对称,还有法治(问题),为什么那些(外国企业)要在香港开公司,然后去内地做生意?因为有什么事的话,在香港这里有一个仲裁机制,使用的是普通法,清清楚楚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不对的。不是像大陆法那样,写得很清楚的,但不执行,或者说“我要人大解释”。什么都是你(中共)解释,符合你的,你解释说是对的;不符合你的,你就说是(别人)错。哇,这样也行吗?所以,人家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去上海或深圳做这些国际金融(交易呢)?就是这个道理。

现在这个金融中心最大块、影响支配的就是那些美国公司,因为美国在国际金融里面是领先的,包括全球所有的支付系统,用美元结算,叫SWIFT,都是它的。如果它喝令一声,所有美国(公司)撤资,它未必(行动得)这么快,美国撤资就是,比如库德洛说,拿3000亿出来,叫他们(美国企业)搬厂,把在中国的企业搬回美国,他的法令都可以包括香港。但是他知道,这不是一朝说搬就搬的,这个金融中心会慢慢褪色,如果你(中共)不去检讨这个东西(恶法),这是第二招。

最痛的是第三招,就是《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建制派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已经说了,她说不去美国也行,人家就成全她。比如(中共人大常委、建制派民建联前主席)谭耀宗讲了,“这些我们早有预备了,我们祖国会有办法拆解的”。那就看看会怎么样。

记者:他说可以制裁美国在香港的侨民。

吴明德:这里引出一样东西,人家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中共国,中共的那些领导,中共的那些打工的人,就当中国是一家公司,用来上班而已。上班赚了钱后,就全汇走。将子女全搬到海外,钱也全搬到海外。为什么?因为他们担心,伴君如伴虎,怎么知道你何时会搧我一巴掌?所以,他们每人都说,“权力是不会永久的,但钱是永久的。”所以每个人来这里打工,原来在国内,与世界的游戏规则不同。你想(在其它国家)赚钱的话,就不如去做生意,就不要在政府部门待着,在国内是调转的,在政府部门待着,才能赚到从商者的100倍,所以每人都加入共产党,每人在里面用自己的方法爬上去做官,为什么要做官?我要贪,用来缴费给上层的人,来提拔我的职位,升了职后,我就可以多贪一些,那就一层层这样。

我们真正在一家公司工作不是这样的,在一家公司工作,就是我努力,我有本事,我就升级,升级后就多赚一些工资。再投资,再多学一些东西,又升级。即是,我们世界的标准是这样赚钱的。

记者:他们很多钱是不能见光的,却富可敌国。

吴明德:他(美国)就看通了这一点,迟迟不动这把尚方宝剑,都是先给你们面子。你们中共国的党员,你们去那里(中国)打工,打完工后,那些钱其实都是运来我们(美国)这里。就算你不来美国,你都要用美国的系统,因为将来所有的国家,只要它推出制裁措施的话,制裁你个人的话,全世界用美元系统的那些,或者包括英国用英镑,欧盟用欧元,他们都会与美国的系统衔接,你都使用不了(那些钱)。

记者:当时美国制裁伊朗也是一样的。

吴明德:是,这是最好的(制裁)了。话说回来,你们(中共)那些官员,比如它(美国)现在要制裁,所有2800多个在里面(人大会议)举了手(赞成通过港版国安法)的那些人,不过我(中共)不告诉你他们的名字。

记者:觉得第三招“制裁中共官员”是最厉害的吗?

吴明德:是的,因为它会引致中共高层官员的利益受损,这样会令他们内讧,为什么要搞成今天这个样子?为什么他们要把姨太太送出去,子女们送出去,我一个人留在中国做“裸官”?原因就是,有一天万一我要坐飞艇(逃)走的话,我都有钱在外面接济我。现在这些钱全没了,说不定我的子女还要被当做人质。

所以走到这里,以后情况发展下去,现在是大国的博弈,是全世界超级的军事强国在保护他们自己的利益,我们就不需要走出去被别人打破头,也不需要无端被别人被抓走,因为你每被它(中共)抓一次,它就多了一个人质。

记者:梁振英说,汇丰没有出来表态,呼吁香港商人杯葛汇丰银行,怎么看?

吴明德:这些是小人物,就由他做这些事吧,他不做这些事情可做什么呢?他不是出主意的位置,又做不到林郑月娥那个位置。

记者:“反送中”都没有叫四大家族出来说话,这次“国安法”每个人都要出来表态?

吴明德:“反送中”是香港人的事情,但是这次是国家的事情,那你需要出来表态嘛,表什么态呢?我反对萝卜头,那就反对萝卜头,每个人都要这么讲的,但不是发自内心的,是吧?但是现在,你(中共)叫那些人出来说话,那些人会出来说话,不过我(四大家族)会先把钱运走。

记者:走资或者换钱的情况是怎样的?

吴明德:不是(现在),那些有部署的人从“反送中”那时就一直在做了。只不过就差按个键而已。比如说,我认识很多朋友,是中产阶级的,他们早就在海外开了户口了,一半资产已离开(香港)了。

不过你说在钱里面,你数数目,你(中共)印多少人民币都行的。不过,到真正开炮的时候,一夜之间你就没有了。真正开炮的意思就是,美国要跟你讨论一件什么事呢?就算你“不玩”,我都可以(答应),不过你要给我时间,因为我本来计算你(还有)27年,现在突然之间没有27年给我了,那就坐下来谈判吧,就像中美贸易谈判这样。接着英国就可以出手了,你(中共)既然撕毁了这个文件(中英联合声明),我跟你讲,你把香港岛和界限街以南一带交还给我,它(英国)可以拿回来的嘛,因为你现在(破坏)了这个游戏规则。

如果人家不(揭开)所有的底牌,只不过是人家觉得还没有到(适当的)时间,如果站在美国人角度想想,“不玩”都可以,不过你(中共)要给我(美国)时间撤退,是不是?现在不是你一个人是庄家呀,(香港)是一个国际大都会,我预计你27年之后才变回“一国一制”,现在你提前改变了,你要给时间我(撤退)啊?如果这样的话,你就是陷全世界的政府于不义,因为全世界的政府都有一个责任,令他们资金的持有者,他们的国民安然撤退。

“国家队”托市保颜面 人民币或“破10”

记者:估计金融市场会受到什么程度的震荡呢?因为(中共宣布将推出港版国安法的)第一天,(香港股巿)就下跌了1300多点,这几日又好像很平稳。

吴明德:金融市场上个礼拜五(5月22日)我们做访问时,下跌了1300多点,接着到了礼拜一,当那些人出来吹风(放话),(股巿)一样再下跌700点,下跌了2000点之后,才反弹,反弹了1000点,然后是配合一个短期的技术因素,因为礼拜四是期指结算日。为什么会这样呢?而不是立刻下跌了三四千点呢?原因就是上个礼拜五之前,所有商界的人都是看好(股巿)的,因为这个疫情越来越好了,可以重开(一些业务)了,所以这些人,整个5月都是看好的,没有想到突然间爆出这一件事(港版国安法),所以他(商界的人)来不及转身。来不及转身的只是第一批,他一开始沽下来,沽到1300点下来,第二批是礼拜一,再沽700点下来,接着“国家队”进来了,因为礼拜一之后,它要进来了,因为礼拜二三四要继续开两会的嘛,如果你(中共)讲了什么之后,(股巿)再下跌四五千点,它(中共)就会没有面子,所以“国家队”进来了,“国家队”进来托住什么呢?就是托住它自己的股票。

记者:那托得了多少呢?

吴明德:整个恒生指数的市值,七成都是国企、央企、红筹股以及内地的民企。所以它只要托住股市,托住自己的股票,那剩下的三成,就是地产股、银行股、本地的概念股、本地的投资股,这些股票就会比国内那些企业下跌得更快,就因为国内企业它们有“国家队”支撑。但只是支撑到几个大银行:ICBC(工商银行)、CCB(中国建设银行);几个“油”:中海油、中石化;还有红筹股:中移动、中国电信等,它应该可以托住指数的一大截。

但是西方人没转身,还没走的话,他们不会那麽蠢的,不会一天下跌30%然后就走的,现在他们有很多军事力量,但如果他长远不看好你(香港股巿),就不会再有资金进来,但要计数离场的那些就拾级而下,我知道你(有人)要买进,比如在2300点与你纠缠一、两个星期,然后在2200点又与你纠缠两、三个星期,然后再去到2100点与你纠缠几个月,再来看,他(西方人)会这样操作,他不会一次性全部身家给你,岂不是给你捡到便宜,他不会的,他会一直延续下去,原因是现在够强大,我大哥(美国)够强大,在这里,我不怕与你纠缠久一点,你试一下,如果我大哥不够强大的话,我还不落荒而逃,马上一天之内就下跌6、7千点,最主要是大哥够强大。

记者:汇市方面,人民币和港币的走势,怎么看?

吴明德:这要看金融中心会不会有大的改变了,如果美国与中国谈不拢,中共要给时间他们撤退,就是没有了国际金融中心,亦即是宣布人民币不可以国际化,人民币不可以国际化的话,只会一夜之间周边所有的人民币全部被抛出来,(人民币走势),我觉得会“破10”,“破10”是一定的,因为国际市场不与你(中共)玩了,不与你对口,你自己的人民币就当“大富翁”游戏的钱,把它拿回到国内。所以这要看他们(中美)是否能谈判成功。

记者:这几天好多香港市民兑换美元,一家兑换店一天就兑换了400万美元,是平时的10倍,市民是否需要把港币换成美元?

吴明德:你要尊重每个市民的做法,原因就是,比如我是李嘉诚,我要换1000亿,那就有1000亿兑换的方法,但如果我是普罗市民要换10万元,我有兑换10万元的方法,因为有了这个信心的问题。你给我兑换,你一定要给我兑换,给我兑换了之后我就安心了,但钱还是在这里的,只不过是变成了美元。大家的钱还是放在银行系统里,就是我不怕你连银行也充公掉,所以香港这个运作是很正常的,你可以全部持有美元,因为我有充足美元给你,所以不用担心,但你个人走不了,那些人比如小市民只是想心安理得,他(把美元)放在这(银行),就是以后走难时他都有些美元可用,因为到那时没有人会承认人民币了,没有人相信那些人民币了,为什么还要放着这些(人民币)呢?

港人祖辈努力不白费 深信香港前景明丽

记者:港版国安法推出后,许多市民都觉得很down(情绪低落)、很害怕,怎么看香港的前景?

吴明德:前景非常之明丽,因为我们的人生都是这样走过来的,我有三次(差点)死,但(还是)死不了,就像现在的环境。刚才下雨,现在蓝天白云,这个蓝天白云代表什么呢,啊!太阳出来了,那就等于人生一样,要经过许多的风风雨雨,这些风风雨雨之后都会带出一样东西,就是更有阳光的未来,现在这个世界上有哪个地方比得上香港呢?由全世界最强大的那个国家(美国)来为你出头。为了什么原因,他(美国)真是不会无缘无故的,是我们的长者、我们父辈、父辈的父辈、我爷爷的那一代努力、辛苦的,用了六、七十年的时间建立起一个叫做民主自由的香港,有了这个民主自由的香港,再加上港英政府留给我们的法治精神,我们才可以吸引全世界最强的那些国家来这里做生意。

现在你(中共)要拿走他们的利益,他们是不是要列队在这里说“好啊,你够胆就来吧”,我想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吸引到全世界最强的人集中一起来做一个联盟的。所以我们有什么好悲观的呢?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