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重启地摊经济 摊位管理费应声暴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4日讯】受到中共病毒疫情冲击后,中国经济低迷不振,迟迟无法恢复元气。为减轻失业大潮的压力、提振国内消费,中共官方开始提倡“地摊经济”。然而正当民众跃跃欲试之际,却出现了地摊租赁费和管理费暴涨的现象,有的地区一个摊位从每月20元(人民币,下同)飙升至每月2000元至3000元,令正准备练摊的民众哀叹不已。

据陆媒“大白财经观察”报导,由于官媒近日的报导都在鼓励地摊经济,郑州市不少因疫情影响而亏损倒闭了的个体户和失业人员跃跃欲试,都开始琢磨摆个地摊卖点东西以补贴家用。然而到市场去了解之后才发现,郑州的夜市摊位已经“坐地起价”,摊位费飙升得十分离谱。

陆媒采访了被称为郑州“第一大夜市”的健康路夜市的管理人员,该管理员承认,这个夜市最初开始招商的时候,一个摊位每月仅收20元的摊位费,后来涨到一个月800元。而实际上该区的摊位费现在已经飙升到了每个摊位一个月2000元至3000元不等。

此外,郑州南三环的一个商业广场上的工作人员也披露,该区域一个摊位每月管理费为3000元,而且需要押一付三,也就是说,摊主一接手摊位,立即就需要交付一万两千元。

报导写道,“看到如此高昂的费用,准备‘练摊’的市民心中刚刚燃起的希望的火苗,又被一盆冷水泼灭了。”

陆媒承认,这种摊位费暴涨的情况在中国大陆多地都出现了。

有网友发帖惊呼,“每月20元的地摊费涨至3千元,你确定这个地摊你摆得起吗?” 也有网友直呼这样坐地起价“简直与打劫没什么区别”!

(网页截图)

6月2日,东方网发表一篇署名文章称,近日一些城市的摊位费短期内猛涨十几倍,是因为背后存在投机行为。

文章以郑州健康路为例揭露,与街道人员关系好的投机者,先以低价租下摊位后,再以高价转租给其他商户。一些租赁者手中的摊位已经不知被转了几回手,摊位的价格倒手一次就上涨一次。根据摊位的位置不同,租赁者转租的摊位费也不尽相同,从2000元到3000元都有。

还有网友在网络社群中发帖爆料称,黄河路纬四路服装市场十平方门面房每月租金1500元,每天营业10来个小时,物业照明空调卫生都包括;而一个6平米的地摊,每天只能营业3小时左右,“什么服务都没有,特殊天气不能上班,每月大概干20天,3000块的摊位费!”

一位郑州居民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一些小商贩租用临街的民房,既可以经营,又可以生活,但政府不准小贩在自家门面摆摊,要求市民必须去政府指定的农贸市场摆摊,为此郑州市委书记还带头封锁居民的门面房。

一位成都居民发帖说,即使重启地摊经济,现在的市场环境仍然糟糕,白天的路边农贸市场生意都不好,更别说夜市了。

还有大陆民众表示心里不踏实,又想起十多年来中共城管掀翻小摊打人的场景,如果现在跟风去摆摊,万一政策又转弯被取缔该怎么办。

有网友质疑,“前几年提倡全民创业种种,后来如何了诸位心知肚明。这一次,政府所提倡的地摊经济,结局会如何呢…等到哪一天不需要了,又会把出地摊的民众打爆头。”

(记者竺颖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