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潘东凯:中共渗透自由国家 港人无处可逃必须抗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12日讯】中共近期以“大外宣”方式,大力炒作美国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引发全国性骚乱,不过,其隐身暴动后的“影子”却也随之若隐若现。香港作家及时事评论员潘东凯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中共“做贼心虚、心知肚明”。他还说,马克思主义通过苏联变异后,输入中国由毛泽东继承后发生变异,而今中共第四代再变异毛泽东的政治意识形态,向世界输出另一种形式的革命,“他们把它改头换面包装过再造,透过很多地方,很隐晦的散播全世界。”

美国非裔男子弗洛伊德之死,由抗议演变为骚乱,已蔓延美国数十城市,暴徒放火烧建筑物、车辆,不断“打砸抢”。组织Black Lif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或“黑命贵”)及ANTIFA(安提法,反法西斯主义运动),被指策划、煽动这场暴动。川普则宣布ANTIFA为恐怖组织。

“这次这个黑人暴动很奇怪。”潘东凯说,1月28日CNN报导,美国情报部门破获大陆一伪钞集团运了90万一元面额的美钞,至明尼苏达州。而伪钞集团往往由黑帮操作,大陆黑帮与中共关系密切,里面有中共的党委组织,“所以中共完全知道会起什么作用。”

他提出疑点,“明尼苏达州就是暴动爆发的源头,弗洛伊德被杀的地方。”弗洛伊德在夜总会工作,涉案警察德雷克.乔文也在夜总会兼差,“夜总会在地方背后往往有黑帮势力,黑帮是使用伪钞的,做伪钞的。弗洛伊德不会与这个警察没有直接的接触,也就是说这个警察究竟是否意外杀一个不相识的人?这个也是个大问号。”

“还有一些报导说,在这个黑人被杀后,这个黑帮支持、下本钱去搞暴动、搞抢掠。”他说,美国情报部门出身的国务卿蓬佩奥必定掌握这些讯息,所以当中共以大外宣大肆炒作,将自身践踏人权的恶行合理化,蓬佩奥罕见地以措辞严厉的轰中共“下流”(Obscene)及“可笑”(Laughable)。潘东凯说:“中共自己就做贼心虚、心知肚明。”

暴动发生后,中共喉舌《人民日报》以“美式双标,该破产了!”作为报导标题;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也冷嘲热讽,暗指美国对国内及香港示威者有双重标准等等。

潘东凯指“反法西斯主义运动”ANTIFA是个神秘组织,背后资金来源不明,但向来与川普意见相左的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就曾于2017年谴责ANTIFA,是一个有恐怖背景的组织,而且对美国的管治不利。“这样的一个组织,它的背后有政治和黑势力在的。”潘东凯还说,“Black Lifes Matter,这一个组织从来就是得到中共的同情和鼓励。”

对于中共及香港亲共媒体,将香港抗争者比喻为美国暴动者,潘东凯十分气愤,他表示,这场暴动至今已导致6名美国警察丧生,涉案警察也已遭到逮捕或停职,反观香港反送中抗争以来,却没有一个港警因暴力执法而被抓,“而且在道德上,我感觉到非常的愤怒,我们的手足,有死的、有伤的、有坐牢的。他们走过金铺、走过珠宝行,他们动也没动。”

“他们要打烂的是象征权力的符号。例如,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徽号、立法会的标志。他们只打烂和中共有关的。”潘东凯说,“怎么可以把他们和美国那些走进商铺抢劫财物的人,将之并排类比?他们这样去侮辱香港的抗争者,去同情这些在美国真正暴动的行为。”

日前香港泛民主派人权团体“香港社会民主连线”和外国学生到美国驻香港领事馆外,抗议佛洛伊德之死,“有一个美国人在社交媒体上,呼吁人们和他一起去美国领馆抗议。但是我有朋友查了这个人的背景,他应该是中共的外围分子,其实是有很多这种人的。”

“这些所谓的‘泛民’或者‘左胶’这些人,我不客气的说一句,他要不是很笨,要不就是很奸。”

近年来,中共在国际上扶植、吸收各类组织、团体,甚至黑道团伙,借此输出意识形态,甚或制造事端,进而控制国际舆论及形势,增大影响力,实现称霸世界的野心。

潘东凯表示,中共多年来向世界输出意识形态,且已渗透国际社会。而这意识形态经过时间变异,更为隐晦。他说,共产主义是人传人的病毒,最初马克思主义进入苏联发生变异,传入中国由第一代毛泽东继承后再变异,如今第四代继承者习近平再发生新变异,向世界输出另一种形势的“革命”。

“他(习)把毛泽东的政治意识形态,向全世界输出,他们改头换面包装过再造,不是输出以前的‘世界革命,无产阶级团结起来’,不是讲这样东西,是把中共的影响力,透过很多地方,很隐晦的散播全世界。”

“它的化妆,最初是很成功”,潘东凯说纪录片《假孔子之名》揭露中共以设立孔子学院的方式,渗透西方国家,“这些就是新的渗透,是改装过的东西。它挂羊头卖狗肉,但你看到孔子的招牌,你就失去了警觉性了。”

潘东凯表示,相对于英国及欧盟为首的德法两国,对中共态度软弱,目前美国执政团队里,国务卿蓬佩奥、安全事务部的副手博明等人,以及道德立场坚定的副总统彭斯,是国际上坚定的抗衡中共的力量。

以下为采访内容整理。

美警民事件背后疑云重重

记者:中共利用黑人死亡事件大做文章,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说它们的炒作非常下流。这件事被中共炒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潘东凯:现在很多人说,这只是在打嘴炮。但要想一下,美国做事的作风和蓬佩奥本人做事的作风,他虽然做过中央情报局的主任,但他原本是一个民选的政治家,做过州长,他现在任职国务卿,等于外交部长,所以他一直以来都有外交风格和手腕,不会单刀直入骂对方。

我想在国际上如果你是中立,你会同情,因为他(蓬佩奥)是被人家人身攻击在先,但要注意一个事是外交部长就是国务卿都是粉墨登场,你说当作去打嘴炮,其实是上升到什么层面呢?为什么美国国内的暴动又会上纲上线呢?这次这个黑人暴动很奇怪。所以中共自己就做贼心虚、心知肚明。

我要与大家解释一下,我们不是讲阴谋论,我们是讲阴谋,这个世界是存在阴谋的。在1月28日CNN,注意CNN不是与川普友好的媒体,它经常是涮到他(川普)不留情面,是亲民主党的。

CNN 1月28日报导,在大陆有一个伪钞集团运了90万一元面额的美国钞票,90万就是90万张,很大箱很大批去到明尼苏达州,然后美国情报部门找到这些赃物,但它没有详情说抓了什么人。

明尼苏达州就是暴动爆发的源头,就是弗洛伊德被杀的地方,明尼阿波利斯 (Minneapolis)。很清晰的说,中共管治之下的大陆黑帮,他们的活跃,党是不会不知情的,党不需要直接去做黑帮做的东西,但是黑帮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党委在黑帮里,因为党委是每一个单位、每一个组织里都有。所以说中共是完全知道会起什么作用。

现在被杀的黑人,他原本是帮一家夜总会做事,夜总会大家都知道在地方背后都有黑帮,黑帮是使用伪钞的,做伪钞的,而这个杀人的警察他在星期六兼职做这个夜总会的保安,这个警察在明尼阿波利斯里都有地位的,人人都认识的,那个黑帮控制着这个夜总会,他不会与这个警察没有直接的接触,就是这位德里克·乔文(Derek Chauvin),也就是说他究竟是否意外杀一个不相识的人?这个也是个大问号。还有一些报导说这个黑帮的背后,在这个黑人被杀之后,是支持、下本钱去搞暴动、搞抢掠。我就说不是阴谋论,我们是成年人,有一般人的智慧,这事你说美国情报部门,曾经做个CIA的美国国务卿,他是否是傻瓜?

记者:在美国很多不同区域的暴力事件,都有中共的因素在里面?

潘东凯:我们现在知道有两个组织:一个叫Black Lif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另外一个叫“反法西斯主义运动”ANTIFA,是反法西斯,但是这个组织非常神秘,背后资金的来源我们没有人知道。现在民主党反对川普总统到了疯狂的地步,但是民主党里的重要人物,例如Nancy Pelosi(南希佩洛西),她曾在2017年谴责过ANTIFA,是一个有恐怖背景的组织,而且对美国的管治不利。这样的一个东西(组织),并不是它说反法西斯就反法西斯,它的背后有政治和黑势力在的。另外Black Lif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这一个组织从来就是得到中共的同情和鼓励。

美港抗议者本质不同 泛民左胶是笨还是奸?

记者:香港本地泛民政党支持Black Lif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他们到美国领事馆去抗议,他们搞不明白?会否变成帮了中共?

潘东凯:有一个美国人,他在社交媒体上呼吁人们和他一起去美国领馆抗议。但是我有朋友查了这个人的背景,他应该是中共的外围分子,其实是有很多这种人的。所以我觉得香港人很天真,其实这真是很悲哀,这会令我们自己打乱自己。而且在道德上,我感觉到非常的愤怒,我们的手足,有死的、有伤的、有坐牢的。他们走过金铺、走过珠宝行,他们动也没动,我讲说了多少次,当初和地铁关系良好的时候,他们会买储值票,还把零钱都摆出来,他们不会占别人的便宜。他们要打烂的是象征权力的符号。例如,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徽号,立法会的标志。他们只打烂和中共有关的,并没有动香港这边的。在立法会里有前任主席的肖像,他们也只是选择性地破坏。我不是说打烂国旗,或者把国旗扔进海里,是没有破坏他人的财物。也就是说香港的抗争者,他们毁坏一些东西,在地上写一些“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的口号,他们不会拿别人的一针一线。

怎么可以把他们和美国那些走进商铺抢劫财物的人将之并排类比?他们这样去侮辱香港的抗争者,去同情这些在美国真正在暴动的行为!他们对香港的抗争者,有没有对自己良心上的谴责?这些所谓的“泛民”或者“左胶”,这些人,我不客气的说一句,他要不是很笨,要不就是很奸。

中共输出变异意识形态 假孔子之名散播世界

记者:美国很多暴动,后面都有中共的因素,“大纪元”系列的文章指出,共产主义不单止在中国和北韩的,它以不同的面目,渗透著其它国家、不同的地方。

潘东凯:自从武汉肺炎(中共肺炎)之后,我觉得很清晰,一般人我们理解,我们以前讲,极权的起源,要找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的那些学术著作(《极权主义的起源》、《平庸的邪恶》),很简单的一件事,这个是一个病毒,病毒有它的来源,但是也都有它的变异,而它是会人传人的,即最初是一种的政治思想,马克思那样,当去到苏联之后,就变异,去到中国再变异。即是由毛泽东第一,就是那个“太祖”,去到现在的第四世习近平先生,它那个新的变异,它们是用另一种形式,输出所谓的革命,即是说,习近平为什么他说,赞这个改革开放的后三十年,不可以否定前三十年呢?他不是把文革照搬,香港有的人说文革重演,这个不是文革,他把毛泽东的那种政治意识形态,向全世界输出,他们把那样东西改头换面包装过再造,不是输出以前的世界革命,无产阶级团结起来,他不是讲这样东西,他是把中共的影响力,透过很多地方,很隐晦的散播全世界。

记者:所以我们称之为“党文化”。

潘东凯:是的。

记者:共产党的文化,渗透全世界,其实很多组织不叫共产党,但它吸收共产党的文化,用非常极端、暴力的手段拿到了一些利益,而不是靠自己的努力,有制度,有核心价值去做,其实它某种程度是共产党的分支。

潘东凯:它的化妆,最初是很成功的,我的脸书朋友刘小姐Doris,她拍了一套戏《假孔子之名》即是说,孔子,儒家思想喔。毛泽东时代,批林批孔,和“五四运动”是打倒孔家店,他说“歌德学会”都有歌德,现在“孔子学院”,它那样渗透,我们也都同情理解,最初西方的人,不会抗拒的。你(中共)宣扬孔子的理论,然后把中国的五千年文化,跟别的人分享,这些就是新的渗透。这些就是改装过的东西。

记者:西方人怎会知道它是共产党控制,那里变成间谍机构呢?

潘东凯:是的,它里面根本不是孔子,它挂羊头卖狗肉,但你看到孔子的招牌,你就失去了那个警觉性了。

记者:这次中共大力炒作美国的暴力事件,那些小粉红,在微信,很多的社交平台,都一直讲这件事,和香港这里对比。

潘东凯:其实这个,奸有奸输,现在已经知道美国死了6个警察了,其实不止的,另外很多黑人的小店被人打烂了,现在美国警察,譬如说,推倒阿伯在地上,那人又被抓了,即是说,美国警察死的死,抓的抓,被控谋杀的那个罪魁祸首。香港抓过一个警察没有?有没有警察受伤,不要说死掉,香港的抗争者,有没有打烂那些不好什么的,即是除了有政治标签的一些地方。其实我自己就不是怕事,我一直都说,就算是“美心”,哪个集团都好,都不是进去打烂东西,因为我们不是这样的人。

记者:香港三万警察,真是很特殊的,公务员减薪,但他加薪。

潘东凯:是啊。

记者:他们现在有新的武器,胡椒球枪会令人们短暂的失明。

潘东凯:他那些胡椒球枪,原本是用那个化学药物的影响力,但是他不是这样用的,譬如,胡椒球枪也好,催泪弹也好,他向着你射,真的当作枪那样使用,近距离的火气,有那么大的爆炸力,有这么大的速度,射穿头的。即是这些是杀人的武器,你试试向着太阳穴射胡椒球枪会是怎样,是不是?即是说,他根本用这些驱散人群的器材,做最大的杀伤力,这些就是香港警察。

记者:现在市民,其实是没有什么动作的,即喊喊口号就抓的了,穿着校服都抓。

潘东凯:其实现在就是这样,你成功了,它就狗急跳墙,老羞成怒。2014年的“占中”,“和理非”“勇武”分得很清楚的,有的人要撞烂玻璃,有的人就不让撞烂玻璃,现在那些家长去帮年轻人,我们自己不会破坏那些东西,但是,我们不会骂那些破坏东西的人。所以他(警察)就看你不顺,就算唱歌,他都抓的,就算他觉得你的样子,看不上眼,他都抓的,即是已很混乱的。

美国骚乱背后有人吃“人血馒头”

记者:不单止香港这里表面上很乱,连美国都好像很乱,在这样的乱世,其实怎样分清楚善和恶,正确和谎言呢?

潘东凯:我觉得那些所谓 Black Lif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我觉得那个提出来就已经荒谬的了,我们知道美国NBA(国家篮球协会)很多篮球员讲这些又讲那些,其实这个活动进行了很久,但是我想问问,香港这几年来,被打压得这么惨,这一班义愤填膺的人,他究竟在香港问题有没有讲过一句话?我的观察是零,这一种就是双重标准,要骂那些政治迫害一些少数族裔,是很容易的。

美国现在的警察,究竟是不是针对黑人?有一位女士坎蒂丝欧文斯(Candace Owens)她原本是左翼,支持民主党,但是这几年都顶不住了,她是一个KOL(关键意见领袖),最近,她以黑人的身份讲,其实看看黑人的犯罪率,和黑人与黑人的仇杀,和现在警察所遭遇到的压力,根本整件事,不是用一个种族的纠纷去分析,而是美国的内部的政治问题,是被一些人,我们不要用炒作这个词,因为大陆很喜欢用,是被一些政治势力利用,你可以说是抽水(占别人便宜),甚至是利用,甚至是吃人血馒头。

聂德权:公务员有两种身份论点漏洞多

记者:香港政府高官公务员聂德权说:“公务员需要两种身份︰一个是香港的,一个是国家的”,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他讲这番话是代表自己还是上面叫他说的?

潘东凯:当然是上边的意思。如果就这么单纯抽出这几句说话,很难说它完全错了,我是这样讲,因为比如说很多人他们参选从政,他都放弃了外国的国籍,但是,这个《中英联合声明》说50年的生活方式不变,还有,其实这句话说到底都是错的。我很简单的解释,是逻辑上的错误,有很多真正的香港人他们不是属于中国这个国家的,比如香港的非华人族裔,还有在香港服务的公务员,陶辉(香港警务处任职助理处长,英裔港人)他有否加入中国籍?庄定贤(英裔港人,香港警队机动部队校长)、陶辉这些人,是不是有中国人的身份?他们没有的。就是说没有中国人的身份(中共)一样可以压逼我们,只要他手上有武器。所以聂德权这个人讲的表面上好像可以,实质上是逻辑不通的。

记者:好像法官也是的。

潘东凯:对,我们现在知道终审庭请了几个女性的外籍法官,这是在《基本法》里讲清楚的,我们可以这么做,以及应该这样做。它(中共)当然有办法,可能人大释法之后说以后都不可以(这样),或者他们可以,因为换掉我们司法系统里的控制者,马道立(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那些人又退休了,李国能(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那些一早就顶不住了,包致金(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又说什么乌云盖顶啊,接着退休了,可以说(他们)个个都不欢而散。它真的可以一步一步的清洗司法系统,所以我觉得只要中共的本质不变,和中共在国际上还继续的(被)这么孤立的话,它都会狗急跳墙。那么香港是更加的悲哀,这其实已经是一个定局了。

记者:美国说宣布制裁之后,北京隔了几天都没有什么反应,是不是触动到他们(中共)的痛处?

潘东凯:这样东西我们要小心。很多人现在都在说:李克强是反习近平,又说:中共现在是不是软化了。我觉得不是。如果由1921年成立的中共到现在,都没有软化,它是口蜜腹剑,是吧?就好像1936年《西安事变》之后,周恩来是笑面人,又说要跟蒋委员长合作,然后接着又将那些武装力量表面上修编为国民革命军,这些全部都是假象。中共永远都不会软化的。即是当毛泽东见基辛格、尼克逊的时候,其实他后面有一把刀,他那把刀从来都没有缩过。

不过现在中共就觉得自己正在赢,为什么这么说呢?它搞得美国这么乱,它认为它认为它很有信心在11月的时候美国会变天,所以它不就是不怕你(美国)了,是吧。美国一变天,拜登两个父子对中国(中共)这么友善,又可以跟他合作去做大投资,是不是?十几亿美元都不用想就可以管理(得了)。江泽民的名句“闷声发大财”是吧?(中共认为)这个局面会出现的。

自由国家被中共渗透 港人无处可逃必须抗争

记者:觉得这样局势会怎么发展下去呢?

潘东凯:如果我们没有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没有了现在的安全事务部的副手博明这些人,我们没有了美国在道德立场上这么坚定的副总统彭斯,没有了这样一个团队,我觉得美国不会有能力可以去对抗中共的。

看一看其它西方国家的领袖,约翰逊(Boris Johnson)染上武汉肺炎治好了,他都畏首畏尾的,虽然他比较好了。最糟糕的就是德国的默克尔(总理),法国的马克龙(总理),你看他们合作;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共眉来眼去。其实欧盟就只得两个(国家),其它国家都是叫做跑龙套,除了德国和法国还有什么国家可以代表欧盟呢?现在马克龙和默克尔这两个都跪在中共的面前,拿着个兜。所以我认为如果美国这支旗倒了,中共就可以一统天下。

我们一定要作最坏的打算,就是差不多去到自由地区,都好像要地下作战。为什么这么说呢?你去到一些欧美国家,那些谷歌、脸书、推特全部对中共友善的,它都会屏蔽你。是不是?这个全世界都没有一个安乐窝了,我们去到哪里都需要抗争。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