搪塞西方社会 撤并后的“610”一直在作恶

罗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12日讯】2020年4月,苏州市新区七旬法轮功学员蒋素根在刚结束一年冤狱(监外执行)后,于5月19日被当地派出所在吴中区“610”的操控下构陷到检察院。

2019年以来,四川米易县政法委、“610”在该县安排很多便衣到处转悠,给法轮功学员拍照、甚至绑架,同时在各小区强制推行人脸识别门禁系统,监控学员。

2018年4月12日上午9点,广东省乐昌市国保大队一伙人去曹丽萍家,砸大门,将其绑架。“610”主任黄学斌到场,将曹11岁的女儿哄著塞进一辆公务轿车。

1999年6月10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为全面迫害法轮功设立了凌驾于中共一切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610”,随后在全国各省、市、县、区、单位等都设立“610”办公室。

在政法委的指挥下,各级“610”对法轮功学员执行“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迫害政策,施用一切手段如绑架、骚扰、跟踪、关押、酷刑、庭审、经济掠夺、判刑,甚至活摘器官。

2018年3月21日,中共把“610”归划到政法委员会、公安部。之后,中共党媒对外宣称“610办公室被裁撤”。

但明慧网大量报导显示,从1999年7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至今21年,“610”办公室一直没有停止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近期,中共政治局现任常委赵乐际泄露了“610”依然存在的秘密。

据明慧网报导,中共纪委书记、原中组部长赵乐际最近在调研某地时训斥当地官员,说“610”还存在,还行使特权,撤并只是对外的宣传,为搪塞西方社会而已。

他还说,法轮功还在,工作还要抓;中纪委也要管法轮功的问题……

以下是“610”撤并后近几年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实例。

苏州老太多次遭“610”构陷

2017年11月29日上午,苏州市新区七旬法轮功学员蒋素根在批发市场讲法轮功真相时,被狮山派出所四个警察绑架。次日凌晨1点半左右,她被“取保候审”回家。

2018年4月20日,苏州法轮功学员袁坚英因为修炼法轮功,被苏州市吴中区法院非法庭审。蒋素根想进入法院旁听,被“610”副主任张震华阻拦。

张震华一直跟随中共江氏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他因2017年蒋素根被“取保候审”回家之事,对她进行报复。2018年4月21日,木渎派出所和居委会三四个人到蒋素根家中骚扰。

他们把构陷蒋素根的材料先送到高新区检察院,然后转到吴江检察院。

2018年10月31日、12月3日下午、2019年4月19日下午,蒋素根被苏州吴江法院分别三次非法庭审,最后被冤判1年(监外执行),罚金1,000元。

2019年5月29日,蒋素根因给一送空调的人讲法轮功真相,被新区木渎派出所警察与苏州“610”人员共七八人在路上绑架,劫持到木渎派出所。

在派出所,蒋素根由于血压急速上升,被送往医院,然后被取保候审回家。

2020年4月,蒋素根结束了一年监外的冤狱;5月19日,在吴中区“610”的操控下,再次被构陷到吴江检察院。

在中国没有司法独立,公检法机构的人员说,法轮功学员的案子都由“610”说了算,他们定不了。法官也说:“我们讲政治不讲法律。”

明慧网报导,2020年1月至5月,有107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非法庭审78人,非法构陷56人,非法批捕14人。

美国国务院在今年6月10日发布的2019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指出,中共继续非法镇压法轮功,“中国共产党维系着一个法外的、由共产党运行的安全机构,来消灭法轮功以及其它这样的组织。”

四川“610”监控法轮功学员

2019年8月,法轮功学员高龙英、胡光仙在四川城北农贸市场被警察黄文胜用手机照像。很快国保李雪松赶来将她们的头压在地上,当时高龙英流鼻血,脑门上起了一个小包。

2019年9月,另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被便衣拍照,便衣直接问:“你就是法轮功学员××吗?”这位学员反问他:“你怎么知道的?”便衣回答,他有上级给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单。

另外,米易县政法委、“610”早已布置全县各乡镇、单位、居委会、社区对法轮功学员再次进行排查、登记造册。政法委、公安局打着“平安、安全”的幌子在各小区强制推行人脸识别门禁系统。

据悉,2019年由政法委出钱,先为县城六个小区安装人脸识别门禁系统,以后逐步铺开使用。这六个小区的人脸识别门禁系统已于当年9月份投入运行。

系统安装完毕后,首先要把业主及其成员的信息,包括身份证、手机号及楼栋、单元、门牌号及照片录入该系统,登记成功后,才能够出入小区大门,否则将被人脸识别门禁系统挡在门外。

中共对民众的监禁程度引起外界关注。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说,“中共在宗教自由上,扮演着重要的负面角色,令人难以忽视。它们在输出迫害模式和监控技术。”

美国国务院2019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收录了比以往更详细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情况,其中写道:

“明慧网报导,这一年(2019年),警察以拒绝放弃信仰为理由,逮捕了6,109名法轮功学员,另有3,582人被骚扰。至年底,3,400位法轮功学员依然被关押。”

优秀教师被冤判 妻子控告遭“610”绑架

现年五十多岁的梁剑君,在广东乐昌市职业高级学校任教二十余年,工作兢兢业业,常常免费为家境贫穷又刻苦学习的学生提供学习资料。在他任班主任的那八九年里,他带出的班级成绩比较优秀。他的真诚、善良、友爱广为人知。

2017年5月25日,梁剑君在单位工作时被国保大队长李伟忠等人绑架、抄家、抢劫;之后被构陷到检察院、法院,最后被冤判5年。

其妻曹丽萍带着女儿奔走于公、检、法、“610”及其有关部门,要求释放梁剑君。

曹丽萍找到“610”头目黄学斌追问丈夫的情况。黄说:“他(指梁剑君)不听我的话,不转化(放弃修炼)”。“610”人员还恐吓梁的其他家属,扬言:“如果梁妻还到处控告,要把她也抓起来。”

“610”人员还让梁剑君的两个兄弟去看守所转化他,并到曹丽萍的娘家去骚扰。

曹丽萍因控告有关人员,于2018年4月12日被“610”绑架。

明慧网报导,2018年,在中共政法委和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的指使下,全国各省公安部门至少绑架了4,848名法轮功学员。

2018年11月底,海外曝光一份中共“610办公室”下发的机密文件,文中称目标任务是“严厉打击打压法轮功”。

“死亡职位”

“610”主要负责人周永康、李东生、张越等相继落马。

自中共1999年7月迫害法轮功以来,“610办公室”人员,尤其主要负责人遭厄运的事例屡见不鲜,因而“610”头目的职位又被称为“死亡职业”。

据明慧网的统计,1999年至2018年,各地共有1,614名“610”头目出现非正常死亡、被查处或患重病等情况。

以下仅举几例近年来的死亡案例:

徐文斗,湖北省江汉油田“610”办公室主任,在2020年新年期间从湖北省江汉油田回武汉市的新家,染上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死亡。

季黎明,江苏常州市“610”主任,于2018年11月27日死于肺癌。

王根庭,原河北省平山县“610”主任,于2018年2月15日,中国传统新年除夕身亡。

朱宪福,哈尔滨五常市原政法委副书记兼“610”主任,于2017年12月20日患肺癌病亡。#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