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对疫情与暴乱态度矛盾 川普顾问:他们玩弄党派政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15日讯】美国民主党对当前的美国暴乱和重新开放持两种截然不同的立场。川普总统2020年连任选战的战略顾问鲍里斯·艾普斯汀(Boris Epshteyn)上周五(6月12日)发表观点文章,分析了民主党坚持针对中共病毒继续封锁的政治本质

值得一提的是,艾普斯汀的这篇评论发表在左媒《新闻周刊》(Newsweek)上,这似乎表明,对于民主党当前的极端做法,甚至连其盟友左媒内部也在发生分化。

艾普斯汀在文章中开门见山地指出,病毒不会基于政治进行区别对待,但许多民主党州长和市长却似乎的确如此。

他表示,在非裔美国人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杀害后,民主党领导人对抗议、暴乱和抢劫事件突然转变了态度,这证明,他们早先对反封锁抗议者的居高临下的谴责主要(如果不是全部的话)是出于党派偏见。

当州和地方领导人第一次开始发布应对中共病毒大流行的居家令时,人们被告知封锁是必要的,以“拉平曲线”,并防止医疗保健系统不堪重负。

美国似乎已经基本实现了这个目标,尽管代价惊人——超过4000万美国人被迫申请失业救济,企业需要数千亿美元的联邦援助来避免破产。

但是,许多民主党市长和州长非但没有放松限制,并努力让美国重新开放,反而寻求进一步扩大限制,有时甚至公然蔑视宪法第一修正案,总是公开无视渴望能重新工作和生活的普通公民所表达的关切。

例如,纽约州州长库默(Andrew Cuomo)傲慢地调侃想谋生的反封锁抗议者,说如果他们想工作,就去做一名必要行业的工作者。

密歇根州民主党籍州长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尤其刻薄,甚至称到该州首府抗议的是“种族主义者”,并说担心他们通过公开集会传播病毒。

然而,当密歇根州因弗洛伊德事件爆发抗议和暴乱时,惠特默却和示威者一起拍照,公然无视自己的“社交疏离”要求。

极左翼的纽约市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同样坚持封锁的立场,并称这“关乎人命”。

但是,这些民主党领导人却没有将同样严格的标准适用于弗洛伊德抗议者。

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Saint Paul)市长卡特(Melvin Carter)说,尽管他鼓励抗议者不要破坏自己的社区,但他希望抗议者们非常清楚,“我们不是在要求你们要耐心。我们也不是要求你们要和平主义”。

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的自由派市长雅各布·弗雷(Jacob Frey)是最应该受到谴责的地方领导人之一,因为他纵容了该市最近的抢劫、暴乱、以及解散警局,并允许该市的一个选区被纵火烧毁。

其他著名的民主党人,包括为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的选战工作的十几名工作人员,他们甚至为保释那些因犯罪而被捕的抢劫者和暴徒提供帮助。

从整体上来说,民主党人似乎已经忘记了他们先前发出的可怕警告,这些警告都是针对反封锁抗议的公共健康后果的,而这些抗议都没有演变成抢劫、暴乱或扰乱秩序的行为。现在,当抗议者正在推动极端的议程——比如撤警察资金时,民主党官员们似乎已经神奇地丧失了他们对大规模集会后果的“严重关切”。

艾普斯汀最后表示,如此多的民主党人对最近两种抗议运动做出了对比鲜明的回应,这非常清楚地表明,他们所谓的对中共病毒传播的担忧几乎与公共卫生毫无关系,而是完全出于政治目的。

(记者李佳欣编译报导/责任编辑:东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