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揭秘中共酷刑系列之一:掐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4日讯】在6月26号“国际反酷刑日”到来之际,我们采访了多位遭受过中共酷刑折磨的人士,讲述他们的亲身经历,揭露中共的残暴。下面我们就来看“揭秘中共酷刑系列报导”之一:掐刑

在中共非法关押良心犯的场所,一双双罪恶的手制造出来的痛苦,超过了常人想像。出现掐,拧,抠,捏,拽这几手法,就能让人痛苦不欲生,而施暴者还专门找人最敏感的乳房,大腿等部位下手。

上海法轮功学者夏海珍,只因坚持修炼,就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女子监狱七年。她经历了数不清次数的掐刑

上海法轮功学者夏海珍:“掐你,就是拧你身上的肉。一拧上去就是一个乌青块,然后你皮就破了。她们拧都是死命的拧的。真的是痛不欲生,死去活来。我的内衣脱下来,背后那地方都是血痕。”

夏海珍形容,遭受掐刑的法轮功学员,常常会发出野猫一样的凄惨叫声。

夏海珍:“5到10分钟就实行一次(掐刑),一天要好多次好多次,这种惨叫声。一开始我都不知道是同修发出的声音,直到我遭受迫害的时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大,小腿部位,乳头等各种敏感部位,是狱警和打手们最喜欢下手的地方。夏海珍说,曾一同关在上海女子监狱的美国哈佛大学硕士陈平,也经过揪乳头的酷刑。

夏海珍:“她被揪乳头,后来那个乳房整个就发炎了,就肿大了。”

辽宁省沈阳市的马三家教养院,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重点单位,恶名远扬,因为实施的迫害手段灭绝人性。

沈阳市法轮功学者赵树环,2001年曾被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一分队关押迫害。一天,包括杨林在内的六个打手,把赵树环的棉裤扒下来,开始施加掐刑。

赵树环:“一共六个人,三个人抱一个大腿,两个大腿他们同时掐,就拿那个指甲呀,挖肉一样,抓着一点肉,就来回拧,来回拧,就一直掐。真的疼得很钻心!当时真的忍的很辛苦啊!那两个大腿内侧掐了​​一下午,能有两寸宽长吧、圆的,都掐没皮了。”

赵树环两个大腿内侧,一大块肉被掐到没皮了,打手们还让她蹲著。脓血沾在裤子上,越流越多,直到裤子都蹦蹦硬了,打手们才过来让赵树环站起来。

赵树环:“因为你蹲著,都是一个姿势,都疼过劲了,等我再站起来,那个肉啊,没皮的地方沾在衬裤上,那就像撕一层皮似的,那种钻心的疼啊!那种感受啊⋯⋯这边身体还在痛,那边精神上还得挨骂!我们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真的不拿我们当人待啊!

身体在流血,心在流血。打手一边一边掐赵树环,一边说着下流话,诽谤法轮功。她们还把赵树环双腿用绳子绑起来,强迫她盘腿长达十几小时。

赵树环说,这些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打得越狠,减刑越快,所以都往死里毒打。

为了让赵树环和法轮功所谓的“决裂”,队长张秀荣还找来几个最狠的打手,故意用鞋尖往她腿上化脓的地方踢。

赵树环:“她们就用皮鞋尖,就往我伤口上踢,全都是坑啊,一厘米深的坑,我现在身上还有疤痕。一年多了那疤还很大,很清楚。原来我不知道什么叫人间地狱,我到马三家我才知道什么是人间地狱,真的。”

类似的掐刑折磨,在很多中共监狱和劳教所上演。

2003年被劫持到吉林监狱的朝鲜族法轮功学员金成权,被弹睾丸,掐大腿内侧,掐得大腿一块黑紫,结满血痂。

贾淑英,2003年被黑龙江女子监狱迫害,肋骨被踢断后,一伙犯人脚踩着她的头,在大腿上一阵连掐带拧。当晚,贾淑英两条大腿全是一排排的黑豆子,有些地方被挖去好几块肉。

黑龙江法轮功学者车锦霞,2019年被劫持到佳木斯市郊区安分局长青派出所办案区,毒打,倒立劈腿,拽头发等酷刑轮番上演,造成车锦霞大流血,疼得几乎昏死过去。她的头发被拽下两大撮,左手小指被碾压至残,而让她在巨大的痛苦中感到极大羞辱的是,她还被用力掐乳房,大腿根,阴道两侧,上臂内侧等。

在“法轮大法明慧网”的数据中心,写着4523个名字。那曾是4523条鲜活的生命。他们中,大多数人生前都遭受了外面无法想像的残忍酷刑。

采访/常春编辑/王子琦后制/钟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