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揭秘中共酷刑系列之二: 性虐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下载视频
请点击右键,选择“另存为”下载视频。如遇到问题,请发邮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5日讯】在中共对法轮功20多年的迫害中,性侵和性虐待是常用的酷刑之一。而性迫害的对象不仅仅局限于女性法轮功学员,对男性法轮功学员的性迫害也一样触目惊心。

2006年11月,正在中国石油大学读硕士研究生的刘金涛,因为信仰法轮功,被警察从学校绑架,非法劳教两年。

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刘金涛经历了让他感觉生不如死的性虐待和性侮辱。

刘金涛:“最让我影响最深的是扒光衣服,用那个刷马桶的柄插肛门,说要把我插成同性恋。后来还有掏我的生殖器。”

刘金涛说,因为不给上厕所,大便都干燥的堵在肛门附近。狱警指使劳教人员在插他肛门时硬给他往里顶,不让他大便出来。他还遭受了捏睾丸、拽阴毛和掐乳头等各种性折磨。

刘金涛:“自己就感觉那种很无奈,很……就是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就无奈的喊啊喊啊,哭啊。其实经过了这个以后,我后面是一直不愿意想那里面的事情,不愿意再(回忆)性迫害我(的经历),一直想忘记这个,出来的时候。”

上海法轮功学员周斌,因为到北京上访,2001年被判12年重刑,关押在号称“百年老监”的上海提篮桥监狱。其中有长达4年的时间,他被关在不见天日的狭小空间中,经常遭受毒打。

2005年,狱警指使看管犯对周斌疯狂殴打,致使他下身生殖器部位被打成重伤,睾丸被打坏、僵死。

周斌:“他说老子让你断子绝孙这个样子。然后腿一掰,就拉开,往我那个裆上蹬,用脚蹬在上面。我就感觉下面不对,那个难受的不得了,整个阴囊全部肿起来了,然后我看了一下,那个像拳头一样大了。”

监狱为了掩盖周斌的伤情,长达5个月不许家属探视。

针对男性法轮功学员的另外一种常用性迫害手法,是电击生殖器和肛门。

2001年3月19号,大连教养院集中了全部电棍和手铐,在副院长张宝林现场指挥下,集中对150名男法轮功学员实施暴力,强制他们放弃信仰。

原大连一间鞋店的老板王志勇,第一个被拉出来酷刑折磨。

王志勇:“张宝林从腰里拔出一根电棍,对着我的脖子电击,当时我的鼻血就从鼻子里淌出来。紧接着上来一群警察,把我拉到办公室里,扒光衣服,用脚踩着我的头、胳膊和腿按在地上,用电棍同时电击我的脖子、后背、膝盖和肛门。特别是电击肛门,就像一个重锤在不断的敲打我的头似的。”

强大的电流使王志勇不停的撕喊和颤抖,但是他越挣扎,狱警电的越狠,直到他的声音越来越虚弱。

与此同时,教养院整个大楼充斥着着电棍发出的啪啪声,狱警的吼叫声,还有法轮功学员惨叫声。最后,被电棍摧残的法轮功学员横七竖八地倒在走廊里,惨不忍睹。

中共根据男性生理特点,实施的性迫害手段还包括用牙签扎生殖器,用绳子扎住生殖器不让小便等等,令受刑者生不如死。轻者致使小便困难,丧失性功能或伤残,重者甚至致命。

周斌:“酷刑真的很多很多,就是你想不到的那种方式,你想不到他们都做得到的那种。”

类似的性侵迫害案例,数不胜数。

2005年,被誉为“中国良心”的人权律师高智晟,曾致信给当时的中共领导人,他在信中提到对法轮功学员的性迫害

“几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过程中都遭到了极其下流的攻击……任何语言、文字的功能都无法复述清或者再现我们的政府在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

采访/常春、陈汉 编辑/李明飞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